主徒會走過七十年

盧美娟

1922年聖誕節之後,有一位來自意大利的傳教士,風塵僕僕地抵達中國的北京,他是教宗碧岳第十一世派駐中國的首任駐華代表。五年後,他動用了一批美國密耳瓦基天主教婦女團體的捐款,在北京的西北方、宣化城外購買了一個溪畔的山谷,作為剛成立的中國神職修會──主徒會的母院。這位傳教士就是主徒會的會祖,剛睄暕`主教(1953榮膺樞機)。

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流過這母院的東(邊)界,西側有座小山,山頂有座古廟,廟頂和廟的圍牆,從會院往上望去,非常醒目。宣化代牧趙懷義主教受托購買土地時,原也計畫把山上的廟一起買下。然而剛總主教則另有打算,他希望主徒會士們能夠以善表、佈道、善行,把基督的清香在四週散發。等週遭的百姓皈依基督後,自然也會把那座廟獻給該會,屆時再以聖母像代替佛像,使之成為一個朝聖地。

剛睄暕`主教創立這國籍修會的主要誘因:一是在中國有一種牢不可破的偏見,認為天主教是一個洋教;二是教會內急需培育一批學富五車,又精通國學的中國神父。剛總主教認為他所成立的本土修會,應如歐洲修會那樣,擁有自己本國的優秀神職人員。這些中國神職人員應具有社會領導階層所具備的文化素養,好能運用更恰當而卓越的方法,把福音介紹給自己的同胞。正如早期教會利用希臘哲人的思想,把信仰介紹給西方學者一樣;同樣,孔子與中國賢哲也能成為真理的跳板,進而把中華兒女導向基督。

1927年1月4日,教廷核准了成立修會的申請。剛睄暕`主教為修會取名為「主徒會」,以紀念基督派遣門徒做前驅,為福音鋪路。他認為基督正要進入中國及海外華人地區,所以主徒會會士應做祂的開路先鋒,就像孔子的弟子把孔子的思想傳揚開來一樣。剛總主教特別強調對聖體的熱愛以及對聖座的效忠,這就成了主徒會的兩大特徵。

主徒會的母院──愛瑪塢會院,交由義大利卡西諾山本篤會士葛烈尼(Gresnit)神父設計並繪製藍圖,格調新穎和諧,富有中國式建築的本色。母院的建築工程順利完成後,旋即招生培育會士,並將陶冶首批會士之責,托給四位西班牙籍贖世主會的會士:慕朗神父(Moran)、羅神父(Rodrignez)、米神父(Michael)及艾神父(Velasco)。最早的兩位主徒會士吳耀漢及張思定,於1930年4月21日,在宣化愛瑪塢會院矢發初願。

1937年,主徒會召開第一屆會員大會時,僅有八位神職會士;時至1948年召開第二屆會員大會的那一年年底,神職會士已增至34位。同年,鑑於中國共党的勢力迅速擴張,在年初剛當選的總會長楊紹南神父開始部署,準備將部份會士派往南方及海外。1948年夏,王若瑟神父首先由上海前往印尼的棉蘭,不久再轉往馬郎;同年冬季,李之仁等六位神父則啟程前往印尼的坤甸。另有多批會士陸續抵達台灣、香港、菲利賓、羅馬、馬來亞及美國等地。

先後抵達印尼坤甸及馬郎的七位主徒會會士,陸陸續續在當地創辦了多所中學、小學及幼稚園,同時也開始培育本土聖召。八十年代後,先後在馬郎近郊、巴厘島及坤甸郊外興建了三所深具本土色彩的避靜院(活動中心)。除此之外,更協助當地社會人士推動儲蓄互助社、提昇農業產品、維護文化傳承以及建立藝術從業人員之家等。隨著最近政治上對華文的開放政策,主徒會也即將於今年的新學年堙A在小學開辦華文班。

1949年,主徒會士在同會會士郭若石所主持的台北教區,開始從事福傳及牧靈工作;在建造聖堂之餘,也先後創辦睄搕諝Z、睄搕冗リ峖h所幼稚園和診所,並有會士任職輔仁大學及牧靈中心。主徒會總會院亦正式於1949年遷往台北市。

1957年春天,主徒會從台灣派遣會士馬文遠及徐嘉志等神父,前往馬來亞(今日的馬來西亞)彭亨州接管文冬公教中學,同時也在彭亨州負責多處的堂區工作。八十年代,多位本土會士陸續接受長期培訓之後,開始投入福傳行列,主徒會士分別在八打靈和馬六甲工作,先後建立了聖依納爵教堂以及主徒會小修道院-如今改名為主徒會培訓院。九十年代伊始,則積極推動文字事工,並先後成立了芥子福音傳播中心、光仁服務中心以及剛睄搰膍s中心,透過平信徒志工和職工的獻身服務,強化以文化眾的期許。

回顧七十年前,主徒會在中國成立之初,即以培植本土神職人員為己任,輔以熟稔當地文化的有利條件,做為傳播福音的有效工具。時至今日,主徒會會士仍在各自的福傳事工及崗位上,努力在「基督化」與「本地化」的接軌過程中創造「新」意,以期耶穌基督的福音得以廣傳。

在主徒會慶祝成立七十週年之際,願相互期許:福傳心火不滅、事主忠誠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