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與更正

顧保鵠

拙作「山西紅溝天使之后聖母堂」一文所述與實際情形略有出入,今特說明與更正如次:

一、板寺山(阪泉山)聖母堂與紅溝村天使之后(據「中國天主教指南」)聖母堂有別。

二、板寺山包濟翁古拉聖母堂,雖以義大利天使之后堂為母堂,但不稱「天使之后堂」。

三、拙文中稱鳳主教自1909-1912年間逐漸把聖堂擴充等,係據「旭旦」舊稿所稱。查「天主教在華傳教史集」,艾士傑主教殉道後,1902年鳳朝瑞主教繼任,1909年請辭,1910年由希賢主教接任,1915年希主教調任陝西關中主教,鳳主教回任晉北主教,直至1940年退休,翌年逝世。「旭旦」一稿編於1924年,係集當年各教區回信編成。其時鳳主教仍是晉北主教,可能因此而就歸之於鳳主教。實際上兩位主教必然都有所貢獻。

四、拳匪之亂,由山西巡撫毓賢引進,禍及河北、內蒙、關東各地,山西殉道者當然不止太原二十九人,此僅指已列品者而言。

五、板寺山聖母堂三大慶節之3月25日天使報喜節日,亦係出自「旭旦」原文。但半世紀以來大陸上變化非常之大,可能在習慣上亦已有了不少變化。

在此謝謝張體謙先生的關注與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