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與宗教

二水心台

在人間的團體裡,紛爭是免不了的。解決紛爭的方式很多,其中被認為比較合理也有效的方式,叫做「民主方式」。民主方式的基本精神是:少數服從多數。不服從多數的人,被認為是缺乏民主精神的人。缺乏民主精神的人,往往很難融入團體之中,而常常被人輕視也受到排斥。可是人是社會性的,人天生有被需要或被認同的需求,所以,人或是積極地展現被人肯定的言行,或是消極地隱藏與眾不同的想法與作法,以免與人格格不入,被視為異類而感覺孤獨寂寞;若有時服從多數,可以附帶地獲得某些好處,則表現民主精神,更成為「何樂而不為」的「義舉」!因此在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運作形式裡,極可能隱含著許多不真、不善與不義。

在宗教的領域裡,人們以有別於所謂的「科學」或「世俗」的方式追求真理,也不太用民主的方式解決紛爭。在宗教的園地裡,人們奉行的處事原則,是如同耶穌所說的:「是就說是,非就說非,其他的一切都出於邪惡。」當「道行」較高者揭櫫真理或真相時,芸芸眾生唯諾接受,紛爭立刻平息;若團體中眾人精進祈禱修行,則更爭端不起,唯領導人之言計聽從。不過「道行」的高低,非一般人容易辨識;精進修行也可能流於形式或走火入魔,表象的紛爭不起,未必真是人生漸入佳境的徵兆。雖然如此,在宗教的世界裡,若想以民主的方式決定言行的標準,必然會使宗教俗化,使宗教團體與一般團體逐漸顯現不出本質的不同,而宗教有別於一般教育的教化功能就逐漸消失。

宗教與民主皆有屬於自己領域的困境,也似乎一直存在著一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其實追根究底,困境與問題都來自人性的弱點,以及隱含在天主造化中的奧秘。從原祖父母以來,「貪、嗔、癡」的人性弱點,一直是造成人間紛爭的根本原由,也是宗教時時面對的挑戰與對治的課題。運用得當的民主,可以減少軟弱人性發揮的空間,但不能削弱貪嗔癡的人性傾向;而運用不當的民主,非但制不住軟弱人性的蠢蠢欲動,且必定滋長人性貪嗔癡的發展。根本解決問題的方式,必須是宗教的,但為了使混亂不至於越演越烈,民主是必要的暫時方便法門。天主造化的奧妙就在於:暫時的方便法門,快而有效,但治標不治本;終極而徹底的法門,治本也治標,但不能立竿見影。世間的智者,以宗教的眼睛觀看世事,又見機行事,偶爾以非宗教的方式處理世事,雖難以逆料成效,但至少已奮力朝人生的樂土逆流而上;世間的愚者,以非宗教的眼睛觀看世事,只能以非宗教的方式處理世事,故在不知不覺中,使人類沈淪在無法自拔的泥淖中。

今日的社會是「民主有餘,宗教不足。」雖然宗教似乎越來越蓬勃發展,但實際上是,宗教的俗化現象越來越激烈,宗教的本質功能越來越喪失,民主自由的外衣披在各式各樣的宗教形式上,使宗教的外表更加炫麗,更具吸引力;而激烈俗化中的宗教,對於世間事沒有過問的能力,使得不真、不善、不義的勢力可以假借崇尚民主自由的理由而義正辭嚴。殊不知,這正是今日社會亂象的主要原因啊!正本清源,如果我們真正想為社會貢獻心力,一定先要學會分辨民主與宗教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