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契與宗教對話

陸達誠

英國宗教哲學大師之一約翰•希克(John Hike, 1922- )於一九九九年出版了一本新書《第五向度》( The Fifth Dimension: An Exploration of the Spiritual Realm),立刻受到這一領域的人士注意。大陸學者王志成於二○○○年十二月推出該書的譯作,名為《第五維度──靈性領域的探索》,希克親自為該譯本撰寫<致中國讀者>一文。他認為中國有與西方不同的靈力場,這是由儒道佛共同構成的。西方人可以活入中國的靈力場中,接受它的影嚮,反之亦然。大陸翻譯此書一年後,台灣亦推出該書的繁體版新譯,於今年(二○○一)八、九月間由商周出版社出版。可期該書必會在寶島引發討論的熱潮。

老子曾說:道可道非常道,道有二道:常道及可道之道。希克秉承西方密契傳統也稱有二個上帝,一個是可知的,另一個是不可知的。前者有啟示,後者則是絕對超越,無法認知的。前者通過教秩、教義、教規、教儀的組織性宗教而存在及推廣。後者則是無法言說,無概念、無範疇的。第一個上帝是一神論信徒的神。第二個上帝是無法命名的絕對超越的他者。他「不是」上帝、「不是」道、「不是」存有、「不是」實體…,是「無」、「空」。

希克認為除非我們把焦點指向這個絕對超越的他者,不然我們一定會被自己信從的教義羈絆,把自己相信的宗教及教義絕對化,把其他的宗教貶低、排斥。所謂宗教對話,必須更上一層樓,進入「神聖」根源,探視其心,體會大同。這個觀點必然使人們把教義的重要性相對化,不再執著。

希克自己原信基督,但讀萬卷書後,逐漸放開對基督信仰的堅持,至少對該信仰中的許多信理有了不同的解讀。大概而論,他主張教義是終極問題的答案,都是無法用經驗去認知和考證的,因此本來就可有爭議的空間。我們不應該用「字面意義」( literally )的方式去閱讀,卻應用讀象徵文件的方式讀之。譬如聖經中許多故事不必是事實,但是很有意義的。為此,希克把基督宗教中的許多基本信條,逐條解構,把它們的事實性淡化。他認為三位一體、道取人體、童貞生子、聖誕故事、耶穌死而復活、地獄的永琚A以及舊約中的亞伯拉罕和出埃及記等都應用隱喻式的閱讀才可正確地被領悟,若以字面意義的方式死讀,就像基要主義者所為,不但與啟示者的原意不合,還會產生嚴重的後果。他認為歷史上許多由宗教引發的大災難都是由錯誤的解讀聖經引起的,如:宗教戰爭、殖民政策、異端及女巫的裁判、猶太人遭迫害等。以字面意義的方式閱讀聖典絕不可能對別的宗教寬容,不是要把它們排斥,便是要拼而吞之、甚至絕滅之。

希克認為他的改變是健康的、開放的、成熟的。因為人幼小時的想法在成長過程中會被新的更全面的見解取而代之。從前被認為是重要的激勵人心的觀念,有一天會失去它們的控制力,而退居幕後。希克不在乎自己被基要主義者判為叛教的可能後果。

宗教對話在各教的基要派的緊張關係中確是絕對無法展開的。因為基要派一定要堅持自己有的是唯一真理,而自己對這真理的解釋是無誤的。他們忘掉了有更高層次的信仰對象,那是超概念、超範疇的、超教義的。除非我人接受真理之源是在密契那裡,宗教對話是徒勞無功的。

密契的確給我們開出一個廣闊的對話天地,但真實的信仰一定不會引人作惡。教義有其限制。對它偏狹的解讀,確能導人進人相反神意的地方。但同一教義不必經過澈底的解構亦可釋放出最大的誠意與包容。目前天主教中尚未能全然達到最大包容的階段,因為新舊交迭尚未完全完成。教宗一再認錯,表示對啟示的新的解讀在遂步完成中。宗教對話因天主教的自省而有大力的催勵作用。歷史中犯過的錯誤大概不會重覆了。至於如果我們失去了教義,是否還會有密契,倒是相當可懷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