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道

思果

內子梅醴最不喜歡責備得罪她的人。別人怠慢了她,她總說「人家忙,不是疏忽」,她總替別人設想,不和別人計較,即使叫她難堪,她也原諒。我發現這是恕道。

聖方濟著名的禱文,裡面有不求人安慰他,只求安慰他人;不求人了解他,只求了解他人;不求人愛他,只求他愛他人;諒人以求獲得他人原諒等等,全是恕。

忠是大德行,恕更不容易。我們誰不喜歡得到別人的諒解、愛護?中國還有句話「任勞任怨」,我發現任勞還不難,任怨卻不容易。你替別人效勞,結果不見情反遭怪,這時候就要原諒別人,要知道他怨怪一定有原因。照聖方濟的主張,不要生氣,要原諒他。原來中外聖賢主張一樣。孔子說他的道理貫穿一個基本觀念「吾道一以貫之」《論語里仁15》,照曾子解釋,所謂「一以貫之」指的是忠恕二字。可見恕道是很重要的。

最顯著的是吾主耶穌的恕道,祂被釘在十字架上還說「父啊,寬赦他們罷!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路廿三,34)釘祂的人祂都不恨,真正難得!我們還有什麼不能寬恕的呢?

美國有個人恨政府,就轟炸一座大廈,死了一百六十八個人,內有兒童多名。他並不後悔。現在判他死刑,在五月十六日執行。這些人全死得冤枉。這是最違反恕道,也是最兇殘的罪行。我們恨別人,對那個人犯兇殺的罪已經不能原諒,何況井水不犯河水!受害的是無辜的人,如果基督徒殺人,犯的是天主十誡之一,不是輕微的罪。(編按:據外電報導,該凶手幼時曾在就讀的教會學校受過洗,之後就不再進教堂。在行刑前的關鍵時刻,凶手聽從了律師及執行官的勸導,會見了一位教士,等教士離開後,才拉開窗帘,執行死刑。)

恕道不全是犧牲。原諒別人,自己就免了生氣,過舒服的日子。不原諒別人怎麼樣?從前的暴君可以立刻殺掉得罪他的人,什麼酷刑都可以用。方孝孺得罪了明成祖,成祖滅他的十族,(包括他的朋友、學生)死了八百七十多人,還有充軍垂死的千餘人。成祖當時當然快樂了,日後會不會後悔,能原諒自己嗎?心能安嗎?平常的人沒法報復,苦惱萬分。如果犯法殺人,自己也要坐牢或被判死刑。不如恕人,人家可以過得去。信了基督的更要學祂恕人。儒家崇奉孔子,絕不可以忘記他的恕道。

不過說說容易,實行很難。我們只有勉力去實踐。因為如果相信天主管事,別人負我,天主會罰他,我們應該可憐他。因為天主的罰可能就在眼前,不容逃避,情形可能很慘。我們最多等一等而已。

也許我們得罪了別人,自己還不知道,還能不原諒別人嗎?要祈求天主寬恕的是我們自己,那裡談得到恕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