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禮樂:彌撒禮儀中的歌詞/喻笙華/505

天主禮樂:彌撒禮儀中的歌詞

喻笙華

拉丁文Missa是被差遣之意。聖祭禮儀的結尾:Ite Missa Est-去吧,你們被差遣了─真不是中譯「彌撒禮成」四字所能代表於萬一!自古「彌撒」是伴隨祈禱、讀經、歌詠、禮儀動作(戲劇)的方式進行的,從公元六世紀到十六世紀,彌撒的形式逐漸成熟。其所用歌詞分為「常用」(或「固定」)及「專用」(或「變化」)兩個部份。常用經文包括「垂憐曲」,「光榮頌」、「信經」、「歡呼歌」(聖、聖、聖)及羔羊頌。專用彌撒的歌詞隨不同的條件而改變,包括「進堂詠」、「答唱詠」、「歡讚曲」(阿肋路亞)、直唱曲、繼抒詠、奉獻曲及領主詠。公元十三世紀,常用經文的五首詞曲已經系統化的建立,為以後許多作曲家採用並發展出無數傑出的聖樂作品。值得紀念的是,這五首詞曲雖來自於不同的開端,發展在不同的條件下,最後則成熟於一個「聖家」內:「請大家前來,我們要向上主歌舞,齊向救助我們的磐石高歌歡呼」(詠95:1)!

垂憐曲(Kyrie)

認罪呼求儀式早在古代異教中出現,聖詠中也有「我曾哀求祢:上主,求祢憐憫我」;「求你治癒我,因為我得罪了祢」(詠415)等句。「上主求祢垂憐」(Kyrie Eleison)乃拉丁化的希臘原文。公元五世紀教宗格拉西額斯(Gelasius492-496在位)釐定連禱文(Litany)做為大禮遊行者全體對答歌唱,表示信徒悔罪求赦的赤誠,即以「上主求 祢垂憐」開端。公元七世紀,冗長的對答及遊行消失,只留下九次「上主求祢垂憐」,並移入彌撒禮儀進堂詠之後吟唱。

公元六世紀末,教宗大葛利果(Gregory the Great,590-604在位)又加入第二部份:「基督求祢垂憐」(Christe Eleison)。「垂憐曲」遂告完成。教會文獻有關「垂憐曲」最早的記載是在「宗徒憲章」(公元五世紀)及六世紀威松(Vaison)大公會議記錄中。公元八世紀的文獻聖亞芒常用經文(Ordo of St Amand)中首次出現完整三段體的垂憐曲。每段呼求上主求祢垂憐、基督求祢垂憐及上主求祢垂憐各三次。一九六○年代教會禮儀改革則減為上主、基督各兩次。

光榮頌(Gloria)

光榮頌和垂憐曲是歷史發展最悠久的常用彌撒禮儀聖樂。光榮頌的第一句:「天主在天受光」早在公元二世紀即出現於希臘文的晨禱經。公元三八○年又出現於「宗徒憲章」。公元五三○年「歷代教宗叢書」(Liber Pontificalis)中明定將此曲列入彌撒禮儀,引證教宗特勒思弗洛斯(Telesphorus,125-136)於一二九年頒令羅馬教區於聖誕彌撒中歌唱此曲的權威。光榮頌曾出現不同的修正版本,提供不同節慶吟唱。公元六九○年拉丁詞句譯出。此曲又名「天使之歌」(Hymnus Angelicus),來自路加福音記載聖誕之夜天使的歌詞。

光榮頌也是聖三禮讚及信友罪過蒙赦後感恩之歌。在傳統禮儀上,亡者彌撒,降臨期及四旬期主日不得吟唱。古代只有教宗和主教獻彌撒時才可以高歌此曲。公元十一世紀時神父也只許在復活節及晉鐸紀念日唱光榮頌。

信經(Credo)

現用信經文詞是彌撒禮儀最長經文。它是天主教教義的基礎和信友靈修的指引。內容包括三部份:「敬畏聖父」、「緬懷聖子」、「光榮聖神與教會」。所謂「宗徒信經」即是後人根據宗徒們傳下的信條大綱而完成。其中出現十二次「我信」,是反映十二位宗徒。最後的完整成形是在公元八世紀。信友於早晚課中誦唸。現在彌撒中所用信經(長式)是連續經過公元三二五年及公元三八一年兩次大公會議後才確定,又稱尼西西信經(Nicene Credo)。公元六世紀該經文已深植廣大民間。公元十一世紀首譜曲調,是五首聖樂中最後形成歌詠條件的經文。公元一○一四年教宗本篤(BenedictVIII,1012-1024)在德皇亨利二世的堅持要求下將之納入彌撒禮儀。

聖、聖、聖(Sanctus)

聖、聖、聖最早於公元二世紀出現在希伯來禮儀。公元六世紀威松大公會議時法國教會正式採用。公元七世紀始由羅馬教會採納。此曲是在祝聖禮之前,主祭唱頌謝詞(Preface)之後為引發教友舉心向上的激昂歡呼高詠。文詞是從聖經原句改編:「他們互相高呼說:聖!聖!聖!萬軍」(Sabaoth)的上主!衪的光榮充滿天地」(依六3)!「萬軍」是極強度的形容詞,用以描述莊嚴聖父無限的大能。這字在舊約聖經裡出現過二百八十二次!

羔羊頌(Agnus Dei)

羔羊頌的文詞早在古代米蘭教區及羅馬教區的「光榮頌」中。「天主的羔羊,聖父之子,除免世罪者,求祢垂憐我們。除免世罪者,求祢俯聽我們的祈禱。坐在聖父之右者,求 祢垂憐我們」。若望福音記載施洗若翰見耶穌走來,便指著祂向四周的人說:「請看,天主的羔羊,除免世罪者」(若一25、26)!古代羔羊讚是以連禱文(Litany)方式在彌撒結束時唱出。公元七世紀,希臘籍教宗塞爾吉斯(Sergius 687-706在位)將羔羊讚訂入拉丁彌撒禮儀,並伴隨分餅禮,仍多次重覆吟唱。公元十到十二世紀之間方才形成三次呼求,而第三次以「求祢賜給我們平安」結束。

正如「音元樂始」中所說:天主之深處(格前二10)的顫動,形成了神聖的波浪,觸及我們心靈的深處而奏出禮讚的樂音。我們在彌撒禮儀中將喜樂的歌聲融入會眾的高詠,末了怎能不心曠神怡地向:「去吧,你們被派遣了」回答:「感謝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