誨淫的哲學

思果

友人某兄和高行健認識,說高君的《一個人的聖經》是一個人的「性」經。(按友人是粵籍,廣東話的「聖」「性」同音)。他說高君寫性活動很明顯,毫不遮掩。

我只看過高君的《靈山》,裡面也有描寫性活動的筆墨。不去提這種文字讓人看了會找對手做同樣的事情,可能傷害別人或犯法。他的人生哲學是:人總要滿足性慾的,男女一樣。都怪宗教作梗,所以不得為所欲為。經他一提倡,所有的戒條全要打破。

我一向相信,原始的人是不顧一切的。後來發見弊端很多,才一點一點謹嚴起來,到今天文明國家才有一夫一妻穩定的婚姻制度;人有許多顧忌,要守好貞節,社會才因此穩定,人的幸福才有保障。夫妻的潔德是配偶最大的幸福。完整的婚姻是家庭幸福的基礎,不是男女性的自由。

歷史為證,不知多少次,人要完全自由,為所欲為。結果有人受害,有時候很多人受害。於是人又想到要守貞潔。我認識的人裡面,有的不顧一切,最後肉身也受害;有的守貞,甚至配偶死了也不再婚,得到想不到的報酬。

性自由的害處不僅是犯宗教家所指邪淫不潔的罪,可以指出的不止一項。性病是一大害,現在愛滋病還沒有葯可以治療。非洲有的國家有滅種的危險。女子受人輕視,失去婚姻的保障。好萊塢美艷的女星年過四十,往往孤獨、淒涼,沒有伴侶子女的安慰。男子一再換少女,到了老年,少女都另找對象,老漢也孤單可憐,連子女都恨他。回教徒可以多妻,結果自己變成性無能。中國男子納妾,年過四十也容易多病。我觀察得多了,不乏實例。所以守貞雖享不到肉身的快樂,也有很多報酬,是天主賞賜,也可以說是自然的結果。我始終相信,信仰耶穌的教訓不但可享天堂永福,在世上也過安逸的日子,往往長壽康健,絕不上當。很多夫妻為了子女而不離婚。我的朋友當中,凡是十分風流的都不在了,有的年紀四五十歲,婚姻破裂,子女受害,不能盡述。

諾貝爾發明炸藥,大量製造,發了大財,害了全球的人,自己良心有愧,撥出920萬美元(在當時是一筆大數目),造福世人。今天這筆獎金給了高行健,他的書暢銷,受害的人會更多。恐怕諾貝爾的陰魂不安:你的炸藥炸死無數的人,現在高行健的書又要害無數的人,你舒服嗎?高行健得到鼓勵,會再接再厲,寫他的淫書,別人也會效尤。眼看受害的人更多,反對宗教的人更有理由。

已故大作家徐訏對我說過,他的文章要能給他成年的女兒看才寫。當時小說作品要帶色情的描寫才受歡迎。徐兄不盲從,他貧病而死。據勞達一神父告訴我,徐兄臨終前奉了教,我真欣慰他在天堂享永福了。

性自由是現代人竭力鼓吹的。大家恨的是宗教,教條教人要守貞潔,大家認為這個要求妨害人的自由。誨淫的書不受譴責,所以有人寫。

我想原始人的性生活一定自由,血親也不禁忌。總是發見了弊害,才漸漸謹嚴起來的。人在「性」方面,越來越不自由。不時會有人反對,大喊:我們要自由!只要力之所及,充分滿足性慾。大約也有人反對,文明社會才有一夫一妻,有穩定的婚姻。這兩種勢力互有消長,都有信徒,說出來的道理很動聽。

我們撇開宗教的道理不談,只談性自由在現世的弊端。我在世上觀察七十多年,看到各種人物的情況,得的結論是:性,我們沒有自由。

有人享足了自由,怎麼樣?以中國以往的男人為例,凡有點地位和金錢的無不納妾,他們大都衰弱多病,早死。沙烏地阿拉伯的男子可娶四個妻子(更多也可以,四個是標準數),他們都成了性無能的人。我的朋友在那裡工作,常有婦人找他的司機,要和他親密。美國的電影明星享很多自由,結果男子變成性無能,他們一再換年輕的妻子,到後來少妻把他們丟開。有人結婚不久就孤單了。女子再和男子同居,後來色衰,沒有人要,只得過孤獨的日子。美女如艾娃.戛納,死在英國,只有一個女僕為伴。有的更慘,貧窮偷竊被捕。

至於少年,因為犯了姦淫罪被捕,毀了前程,也害了別人,婚姻破裂,子女受苦。女子有過許多男子和她同居,就沒有人要跟她結婚,到後來她的情況很慘。有的生了沒有父親的孩子,她的負擔奇重,誰也不肯負責,來和她共同照顧孩子。這種孩子日後心理也會失常。現在的愛滋病,可以叫一國絕種。

人有尊嚴,能忍受痛苦,以顧全別人,一個乃至無窮。歐文(Irving)是美國早期的大作家,他的未婚妻病故,他哀悼不已,就再沒有結婚,成為美談。電影明星布恩斯(Burns)妻死再沒有結婚,他活到一百歲。他們難道沒有性慾、不要享性的快樂?不過他們的愛情高於一切,寧願受肉身的苦,他們能顧全愛情。還有什麼人不能?友人賈亦棣兄中年鰥居,他為了兒女,再不結婚。現在他以八十六歲高齡,精神健旺,還能導演。兒女孝敬他,他有了報酬。

我十分風流的朋友幾乎都早已去世了。他們看拘謹的人有福不享,十分愚蠢。那種沒有性快樂的日子,他們一天也不要過,「你們長壽,活受瘟罪罷了!」他們會說。不過享那種福的代價也不小,上面已經提到了。本來人有權選擇,誰也不能強迫誰。不過誨淫的文章很厲害,有人看了沒事,有人看了就要行動,要得到滿足,受害、害人都不去管。現在淫書之外,還有色情電視、電影以及供人洩慾的(情趣)器材,甚至更進一步要有真人供他們利用。

有一種人生哲學是:性的快樂,女子一樣有,她們會找男子來給他們滿足。這一來男子用暴力也不算錯,反而是施恩惠了。「你想,不敢說。我來成全妳!」友人某兄看了寫這種想法的書,認為侮辱了中國女性。他說他一生沒有碰到過這樣的女人。(我的一位長輩說他一生遇到許多愛他,要和他親密的女子。我做了八十年的人,從來沒有碰到過一定要和我親密的女子。她們都是端莊的人。想必我的相貌太差了。)友人某兄說,一個人只要壞過一次就完了,以後會一而再,再而三,以至無數次。我發現他的話對。人要就一生無二色,要就不計其數。友人指的是被騙失身的女子。

天主教會的聖人,全是傻子嗎?他們一生保持貞潔,沒有非分的性快樂。我要問,究竟誰有智慧?

世上有些快樂可以享足,如欣賞大自然的美,幫助別人,成全別人;有些快樂不能盡享,如鮮衣美食;有些快樂碰都不能碰,婚外的性就是這一種。我們沒有自由。

我們教人守貞,千辛萬苦,能守的人要靠自己和聖神的合作,才有希望成功。而教人放任性的衝動去享肉身的快樂,卻非常容易。人受管制,正苦於束縛,現在有人提倡,大可稱心如意,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了。後果怎樣,高君可以不管。

諾貝爾的遺囑明明說得獎人應「對人類有最大益處」,現在決定誰該得文學獎的人,可曾顧到這一點?

中國人第一個得這個獎,我們本來引以為榮,也會感謝高君。不過他的書是淫書,他的人生哲學是誨淫,我們不能引以為榮,也不能敬重他。他要人倒退,做原始沒有文明的人。我們不贊成這種態度。

現在各地因為他得獎,把他捧上了天,可曾想到他對公眾的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