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亦有生生學

陸達誠

五月八日請王天麟老師到「生死學」」課上演講道教的生死觀。在短短的一小時中,王老師簡要的介紹了道教人生觀,以及由此信仰產生的對死亡的看法。基本上,為入道(接受過「傳度儀式」)的道教信徒,沒有死亡這個字。換言之,道教不相信修行的人會死。為他們,生命只有一次,死是假象。因此沒有生死學,只有生生學;更好說【生學】。

道教人嚮往的是成仙。修成正果的人常生不死。與佛教的嚮往的「不來不去」和儒家主張的「有來有去」截然不同。生命的「一次性」使道教信徒重視修行,通過不同的修煉方法來淨化自己,調和「精」「氣」「神」,使自己從罪惡和污穢中解脫。那些到大限來臨時尚未修完者,要去「朱陵火宮」受水火煉度。這些有罪垢的人在磨煉後要通過「仙考」,「魔考」,「仙試」合格才能出宮。而「注連」(類似天主教的「諸聖相通功」)則有解怨赦結互通有無的功效。道教的選民叫「種民」,由太上老君所選,通過遺傳的方式久存下去。他們積善培德,修心養性,直到無罪無穢,才得成仙,得入人間的「大道國」。「末劫」後存留的都是好人,享受:喜樂、清淨、光明、安詳的幸福生活。每一仙光煇璨爛,他們的外形永遠保持得道成仙那一刻的風采。

王老師堅信道教,對不死的憧憬充滿信心。他雖未曾出家當道士,但他也用修煉的方法來改造自己。他相信自己可以成仙,可以不死。「死亡」這二個字並不在他的字典中。所以當人問他有關道教的死亡觀時,他都會笑出來。道教是沒有死亡的,人人可常生不死,人人可以成仙,人人可以抵達極樂永福的境界。他演講時充滿喜悅的心情,一點沒有常人怕死的感覺。他是為道教來到課堂上作見証的。

另外,王老師還強調現實世界上有不少已成仙的前輩,他自己碰到過不少這樣的「仙」。台中某地有一位一千歲的還有肉体的仙。仙人行動迅速,去紐約一分鐘足矣。很像天主教講復活後的人享受「神光、神速、神透、神健」的特恩。不過道教的仙未經過死亡而達到這個境界。沒有死亡,當然也無復活。一次性的生命使他們生而不死,因此他們不談生死學,只談生生學,或生而不死學。

上述的生死學開在輔大宗教學研究所,修這堂課的學生約十五人,其中有位佛教尼師對講演產生很大興趣,不斷發問。她最無法了解的是生命的一次性。因為她的輪迴信仰根深柢固,以為人必須一次又一次的投胎,才能終極解脫。而死是輪迴的必要條件。另外,佛教的普度眾生與道教的只度有緣人很不同。最後,兩教都接受某種程度的外力援助,但基本上,二者都強調自力拯救。道教認為:「吾命在我不在天」,不需神啟和恩寵。道教的「度亡」是法師以自身的功德使亡者來聽經而開悟,再自己往前走。

十五位選這堂課的同學有三分之二是從該系直升的,所以老早聽過道教理論,不覺奇特,但對另三分之一,包括筆者在內,這是第一次聽這樣的理論,真是大吃一驚:世上居然有如此的信仰,而信者信得如此堅定,絕不懷疑,令人大開眼界。不過基督徒的相信復活,為他們是否異曲同工呢?

如此看來,「生生學」並非基督徒的專利,道教不但有,還更上一層樓,為他們死亡根本不存在,死亡是假象。如果在二十年前聽到這種說法,我會大笑其荒謬,斥之為迷信,為反科學。現在我不敢如此大言不慚地否定別人的信仰了。這堂課給我消除了一份交談的障礙,增加了一份同情和尊重。我們不也是確信基督已肉体復活,且不願別人譏笑我們的信仰嗎?

關鍵可能在於死亡的定義罷。通過這堂課我了解了為某些人:死亡非死。

說不定「大道國」與「天國」是可以相通的,等那一天來到,我們再求証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