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千年開始的宗座牧函

張春申

羅馬教宗向整個教會頒佈的文件有不少的名稱,如:詔書、憲章、通諭、勸諭、法令等等,每一名稱各有特殊的意義,這為專家們比較重要,必須分清。今年一月六日在大禧年閉幕的時候,他發表了一封牧函;這是出自教會的首牧,向所有教徒,為了他們的信仰培育而寫的,所以是牧靈性的書信,因此我們大家都該注意。由於另一方面它還沒有中譯(至少本文執筆時),另一方面它寫得較長,因此這裡扼要介紹,應該為不少教友是有用的。當然我們也會插進一些詮釋。

全函分為四部份:(一)大禧年的留念:與基督相遇;(二)仰瞻一個聖容;(三)自基督重新出發;(四)為愛作證。

這是一封大禧年聖門始開即發的牧函,教宗不能不為諸聖寶庫遺下的恩寵留念。所以在第一部分,他寫下了他自己作為教會首牧在禧年中的主持典禮與心靈經驗。由於那些公開的活動早已分別在教會各地報導,我們的介紹不必舊事重提。但教宗自己似乎在標題上,已經指出在這次活動中,他以及他代表的教會與基督相遇。整個一年,降生成人的耶穌在教會的紀念與慶祝中出現。這為它跨進公元第三千年是一個發動力。

但教宗在牧函第二個部分中,似乎表示禧年的與基督的相遇,尚需要加深。慶祝雖是熱烈,能夠流於表面,所以他要求教會跨進門檻之間,瞻仰一個面容;當然它是基督的面容,然而教宗卻特有所指,這是我們的介紹必須特別處理的。

基督的面容蘊含在舊約,彰顯於新約,由宗徒的作證以及聖神的啟迪始能在信德中瞻仰,原來祂是降生成人的天主的永遠聖言。這是教會在第四世紀欽定的信德道理:一位永遠天主子;祂是真天主也是真人;我們在信仰中瞻仰天主子的面容。教宗強調瞻仰的面容,即是這個唯一的面容。繼而他根據耶穌生命的過程,一再重複。在耶路撒冷過逾越節、十二歲耶穌的面容,當祂向雙親說:「你們為什麼尋找我?你們不知道我必須留在我父親那裡嗎?」(路二49)此後祂大約三十歲時的面容,當天上有聲音向祂說:「D是我的愛子,我因D而喜悅。」(路22)伯鐸也曾由於天父的啟示,明認「永生天主之子」(瑪十六15)的面容。

為什麼教宗如此表達呢?當然這是信仰的真理、耶穌的真實身分,但也因為當今教會中在對於唯一與普遍救主的討論中,傳出了一些雜音。羅馬教義聖部已在大禧年中發表了宣言「主耶穌」,現在教宗在進入第三個千年時,親自從牧靈的角度予以肯定。

於是在牧函的第二部分,教宗繼續指示瞻仰山園祈禱與十字架上苦難基督的面容,以及多默宗徒朝拜的「我主、我天主」的面容。(斐二6-8;若廿23)

「上主我在尋求你的儀容」(詠廿七8)這節聖詠結束了強而有力的呼籲,惟有如此,天主子民具有天主的經驗,開始廿一世紀的信仰旅程,也即是教宗牧函的下面兩部分、包括教友生活的兩個部分。這是我們繼續需要適當地介紹的;雖然都很重要,但不能不有所選擇。

第三部分的標題上我們應用了「從新」代替普通的「重新」來譯出是故意的,因為教宗不希望教友結束禧年的慶祝,到日常生活中只是重複過往;而是從一個新的態度,我們的信仰經驗出發。這個「新」即是耶穌基督天主子的萬古常新。至於實際指出的便是基督信徒的成聖、祈禱、主日慶典、和好聖事、聆聽聖言與宣講聖道。這都是教友生活的功課,教宗期待教會在主的新經驗內忠於那些神操;但這並不包括全部,因為牧函尚有關於教友使命的第四部份,它的標題是「為愛作證」。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有關教會的使命,發表過的宗座文獻很多,但這次表達的方式仍有新意,那便是以「愛」為主軸。耶穌要求門徒彼此相愛,如同祂愛了我們一樣,因此教會團體應該為愛作證,它本身在愛內的共融便是使命。在此前提下,牧函討論了共融的靈修;靈修是成長,它有法律制度面,也有智慧生活面。為愛作證的團體不只維持秩序、同時呈現多元的風采。這誠是瞻仰基督的成果,不同的聖召輝耀在共融的愛德之內。

第四部份繼而由同一主軸的運作,提出教會的各項使命途徑,但一切都是出於愛;教宗具體的公開報導一個決定。為了羅馬舉辦大禧年種種慶祝活動,普世各地都有樂捐,開銷之後尚有剩餘。因此成立了愛德基金,作為紀念。值得我們再次留意的是末段討論交流與使命時,他明顯抓住機會又重申基督救主的唯一與普遍性,而且引述「主耶穌」宣言:這是我們詮釋牧函第二部分時曾經特別注意到的。其實,教會使命的來源便是唯一救主耶穌基督。

這封宗座牧函的結語之前,若望保祿二世教宗說到二十世紀教會最重要的梵二大公會議,他也表示邀請過所有地方教會檢討自己接受與實行這個公會議的程度。很有意思的是他插入一個問號:「做過了嗎?」的確,教會尚須划向深處!

不論怎樣,第三個千年開始的宗座牧函要求我們從新由基督出發,在信仰生活上,由日常的神操來成長;同時也為愛作證,履行使命。至於台灣天主教尚在「新世紀新福傳新希望」的進展中,更應藉此以「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格前二2)的專注去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