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李家同

人類最大的罪惡,莫過於見死不救,每一次看到我們教友的證道,都會談到自己家人的健康有問題的時候,我們會如何地訴求上主,求祂可憐我們。現在,身為天主教徒,我們應該知道我們所參加的教會,是聖而公教會,所謂公教會,就是想到全世界的教會,也就是說,我們所關懷的人,不能只限於我們的親人,而應該包含全世界的人。

非洲一直被認為是黑暗之洲,貧窮一直是非洲的象徵,天災和人禍也一直跟隨著非洲,目前,非洲已經不是一個純粹的貧窮和飢餓的問題,死亡的陰影現在正在跟隨著非洲人,而這次,死亡的陰影卻是愛滋病。

公元二千年,全世界有三千六百萬人感染了愛滋病,其中有百分之七十住在非洲,但是公元二千年,非洲就有三百八十萬人又感染了愛滋病。自從1970年,愛滋病爆發以來,有一仟七百萬非洲人死於這個世紀性的黑死病,其中,三百七十萬是小孩子。一仟二百萬個小孩子因為父母雙雙死於愛滋病而變成了孤兒。大約百分之九的非洲人感染了愛滋病,而在波茲瓦納,有百分之三十六的人已經有了愛滋病。

為什麼在非洲有這麼多的人感染了愛滋病,貧窮、無知和偏見都是主要的原因,但是,在我看來,我們對非洲人悲慘遭遇不聞不問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愛滋病並非無藥可醫,但是治療愛滋病的醫藥都是由西方國家發展的,這些藥廠發展這些要的主要目的是在賺錢,而不是在造福人類。因此,可憐的非洲人就得不到這種西方國家所發展出來的治療技術了。

貧窮仍然是主因,非洲本來就是一個百廢待舉的地方,愛滋病使非洲更加貧窮,而貧窮又使愛滋病更加猖獗,非洲已經進入了越來越黑暗的時代,要使非洲脫離黑暗,消滅貧窮應該是唯一的辦法。

我們天主教會,應該讓教友們知道非洲人的悲慘景象,德蕾莎修女說:「愛的反面,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我們能力有限,所能做的事一定不多,但是我們一定要對非洲人至少有同情心,我們不是普通人,我們是基督徒,基督徒看到世人生活在極端的悲慘情況,如果仍然無動於衷,是配不上被稱為基督徒的。

我始終認為,如果在非洲如此嚴重的災情之下,我們仍我行我素,耶穌基督一定會大失所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