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主教會議與宣揚耶穌基督

張春申

亞洲主教會議是在一九九八年羅馬召開的,按照這類特殊會議的慣例,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次年十一月六日在印度新德里頒佈了「教會在亞洲」的宗座勸諭,內容多為會議期間出自代表的言論。繼本刊上期話題,我們這次願意根據勸諭,提供亞洲主教有關宣揚耶穌基督的思維,當然只能選擇比較特殊部分;但此並不妨礙穿插作者的解釋在內。

值得玩味的是他們對耶穌亞洲人的強調,同時也表示亞洲是世界大宗教的發祥地。不過另外卻有一個令人訝異的事實,即耶穌基督卻是歐洲傳教士介紹給東方的,以致亞洲基督徒的印象中,耶穌好像是西洋人。不過,這並不影響亞洲主教對傳教士的感謝,然而也順理提起本地化的課題。無論如何,這也是我們台灣教會應該注意到的一點。但真實的大問題卻是今日亞洲基督徒怎樣向他們四週的同洲人,尤其其它宗教的人討論自己信仰的耶穌基督、人類唯一與普遍的救主。印度教、佛教、道教、更不用說回教怎樣想呢?後者比較清楚,他們原來只承認耶穌是一位先知,穆罕默德纔是真主最後的先知!大概也由於如此,主教會議坦認在亞洲宣講耶穌基督唯一救主是件困難的事,因此需要「教育法」。我們以為,即使困難,大概人力無法解決,主教們提出的方法很有價值,至少為一般性的宣揚基督而論。

「教會在亞洲」勸諭的第四章中,特別提出適合亞洲人的是講故事的方法,而一再指明講耶穌的故事。這應該與近年以來流行的「敘述神學」有關(Narrative Theology)。究竟怎樣講耶穌的故事呢?為什麼這尤其為亞洲人喜歡呢?我們嘗試在本地教會的情境中予以闡述。

故事與佈道或演講不同,一般而論,故事講給人數不多、圍繞左右的熟人聽,佈道往往面對群眾,甚至成千上萬的陌生人講。故事必須娓娓動聽,甚至輕聲細語,滿懷情感地訴說。至於佈道往往大聲疾呼,氣如洪流以致聲嘶力竭地表達。故事引人參與和同感,佈道必須辯才無礙,予人難以抗拒之感。根據我們的觀察,本地的古老傳統中講故事的天才很多,孔孟莊子都是一流好手,不像西方的希臘人狄摩西斯和羅馬的西色洛那樣的大演說家。甚至春秋戰國時代的那些縱橫遊說天才更是講故事的專家。因此,我們自然會認同以講故事的方式來宣揚耶穌基督。

其實四部福音中的前三部,每一部似乎都是由許多耶穌的小故事編成的。故事與歷史並不全同,歷史要求正確客觀,故事、尤其耶穌的小故事並非缺少歷史價值,然而其來源卻是出自信仰的生活實況。原來福音中包含了耶穌的許多不同種類的小故事,它們都是宗徒時代講出來的。那些目擊耶穌的門徒與親聆祂的弟子,根據記憶與傳授,再在自己的聽眾面前,適應他們當時的信仰實況,把耶穌的小故事一講再講地講出來,此後陸續分門別類書寫下來。至於我們現有的三部對照福音,都是公元七八十年代由三聖史編製而成書的。所以每部福音都由許多耶穌的小故事編成一系列大故事。至於小故事最初大多是宣揚耶穌的福傳人講出來的,它們即使並非今人所指的歷史,但也是在教會團體的嚴肅與尊敬中、傳授下來的有關歷史中耶穌的可靠資料。

由此可見,亞洲主教會議提議以講故事的方式宣揚耶穌,倒是非常反映對照福音的來源,另一方面至少與亞洲的傳統極為配合。當然,講耶穌的故事,不論在教會團體內或向教外人講,都是學習這個方法;甚至也需要一門課程,如同一般神學院開的講道法。無論如何,宣揚基督的任何方法,都不該偏離聖經與教會的訓導;至於講耶穌的故事當然另有特色,在此無法發揮。不過亞洲主教會議的另外一個思維可以連結下去,繼續它的「教育法」。

福音記載的耶穌具有年種面貌,於是產生了祂的形像之討論;這與宣揚基督有關。宗座勸諭第四章首先總述耶穌的不同形像,如:智慧的導師、憐憫者、治療者、宣講者、奇蹟與赦罪者、禱告與朝拜者、愛護與安慰者等等,不一而足。我們認為由此可以講各類的耶穌故事,引人歸依基督。不過,亞洲主教明顯地表示,不同形像中智慧的導師尤為亞洲人所喜愛。這也是我們願意繼續討論下去的,因為台灣教會在自己的傳統中,對此實有思索的必要。

首先,漢思孔神父在他與秦家懿女士合著的「中國與西方神學」一書的序言中,曾有一個與我們的問題有關係的思想。他將宗教列為三類模型,即先知、神秘與智慧:猶太基督宗教為先知模型,印度教、原始佛教等為神秘模型,至於中國宗教則為智慧模型。其次,他建議像我們台灣教會的本地化,更應朝向智慧模型發展。的確,這是富有建設性的建議,因為我們傳統中孔孟老莊,甚至後繼的文化,多具智慧模型的特色。那麼耶穌的智慧導師形像不正是我們應予重視的嗎?

因此未來我們講的該是耶穌智慧導師的故事(當然這並不排除考慮耶穌其他的形像,但四部福音中不論耶穌的語錄,以及祂行徑確實呈顯智慧的光采。著名的聖經學家勃朗神父(Raymond Brown)曾經說過,若望福音的耶穌基督乃是降生成人的智慧、天主的智慧。可見除了三部對照福音,連第四福音都對講耶穌、智慧導師的故事大有貢獻。為此我們不能不認同亞洲主教會議的卓見,他們特別認同耶穌、智慧導師的形像;而我們也需發揚講智慧導師的故事。事實上,我自己多次曾經表示對智慧基督論的興趣,但尚須給以時日付諸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