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身與婚姻

田毓英

我國幾千年的傳統,造就出婚姻乃終身大事的人生觀。好像人是為結婚而生似的。所以人到了十幾歲,父母長輩千方百計地為兒女安排婚姻大事。可能也因了這種想法,認為終身不嫁的女人,一超過適婚年齡,就冠以老處女的名號,輕蔑歧視還是小事,目之為因不能滿足性慾而變態的怪物,叫人難以忍受。證之現實,這些都是偏見,都是非常錯誤的想法,說得露骨一點,都是以一己之心度他人之腹的武斷之言。實際情形呢?凡事不能一概而論。結婚與獨身也不能例外。

人世間的事本來就萬紫千紅,不一而足。不可否認,有的人最大的願望就是結婚組織家庭,這並沒有錯,因為天主在創造人類中,婚姻就是重要的一環,雖然天主並未規定人人必須結婚。也因此,有人生來就不適於結婚,他她們不是為結婚而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以女人來說,有的人興趣根本不在婚姻生活上。她生性就排斥作他人的妻子。她不可能委身在一個男人之下。她沒有這種柔順。她是她自己的主人,她不覺得孤單,不需要一個男人的愛和保護。她覺得自己是堂堂一個人,和任何人一樣,沒有依賴他人的必要。而不必費心經營婚姻,也是一種幸福。

她獨自一人生活優閒自在,有完全的自由,包括選擇靈修接近天主的方式,她有她一生的時間來探究追尋真理,追求她的精神生活。在她豐富的人生中,時間總嫌不夠。

當然,並非終身不嫁的人都是自願的。從前我國可能沒有不婚的女人。但今天,的確有相當多的女人不是自願的獨身,她們未婚,是因為沒有機會,沒有對象。因為婚姻需要兩個人。這些不幸的女人不能和自願獨身者相提並論,他她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儘管國人偏重婚姻,但一般仍認為,婚姻低於獨身生活。筆者直到十幾年前,雖然不敢在許多人面前表露這種想法,但下意識地一直有這種優越感。總認為婚姻生活太庸俗,太平凡,人缺乏自主性。加上修道人的獨身,也增強了獨身高於婚姻的看法。但在參加教會近數十年來興起的活動之後,我這種想法改變了。一則因為年歲大了,很多事也看得比較客觀。人們結婚,是天主給他們的聖召,叫他們在辛勞痛苦的婚姻生活中事奉天主,即使他們對異性的需要,也是天主安排的,其本身並無不當。況且結婚的人,要在許多困難中度生活,不但比個人獨身的人要付出更多的犧牲,比起修會的無憂無慮,事事有人為之操勞,困難犧牲更是多多。

在我有了這樣的認識之後,對修女們不了解不諒解世俗人的作為,也有了較為客觀的看法。不止一次聽到已婚婦女向修女訴苦,之後,修女的評語多少有些責其 「自作自受」的味道:誰讓她們結婚不入修會呢!

但一般人的聖召就是度婚姻生活,獨身也是聖召之一,叫我們無牽無掛、自由自在的度這一生,也不過是天主的恩典,我們不但不應自以為是,沾沾自喜,認為我們為天主作了什麼大事。我們所應該有的,反而是無限的感激。如果我們真的因了獨身而解脫了人世間的繫絆,也是理所當然,因為我們接受的多。但我們是否為天主賺得了較多的呢?關鍵在這裡。

其二,因為近年看到獲得天主恩典的,很多都是已婚的人,他們努力修德事奉天主,比修道人和獨身者付出更大的犧牲,為信仰奉獻。這使人了解,天主愛他們不次於獨身的人。在天主眼裡,他們同樣是珍貴的。

所以,度婚姻生活的人,並不次於守貞的人。人和人的區別,在於他愛多少,事奉天主多少。用天主賞的恩典賺了多少。

教友和神職及靈修界同樣有修德事奉天主的權利與義務,是我個人在梵二後所獲得的第一個認識。第二個認識就是上面所說的,度婚姻生活的人和守貞的人,在天主眼堻怳j的區別是愛的多少。

所以,像我這樣蒙受天主特恩度獨身生活的人,應該卸下高人一等的心態, 謙虛地競競業業地事奉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