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宗教軼聞

楊鍾祥

去年夏,時代週刊記者自日本最北部的札幌開始,經南韓、中國、越南、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迄印尼南端的蘇拉巴亞,共歷寒溫熱三帶,全程一萬兩千公里。其旅遊記錄中,有關宗教之奇觀或軼聞,謹摘記如下:

日本

你相信日本有地區和以色列或耶路撒冷(在聖經的某一部份)爭雄嗎?有的。如你到了大清水,可看到領導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梅瑟 (摩西)。如聘雇一導遊,他可帶領你赴一小山上參觀梅瑟的墓和墓銘。在那個鎮裡也可買到「梅瑟石榴酒」和「梅瑟石榴果醬」。如你敢問為何那裡的人相信梅瑟會葬在那裡,導遊會立即引用一九三O年代出版的一本書上的章節,強調梅瑟當年確實離開了西奈,乘 「天浮舟」東飛,止於大清水鎮。這本書的作者也主張並說明耶穌是葬於日本的北清森縣,同時在那裡還有個「耶穌參訪者中心」。其實,我們也不必真正在意在那裡對此真正信仰的有多少人,這可能是使地區或縣城復興的一項措施。

越南

凡是共產主義的國家,均無宗教自由,越南自亦不例外。一九七五年越南統一後,各國俱知其在鎮壓宗教。共黨的領導人物認為佛教徒成群結隊的赴香塔朝拜,不過只是迷信者受了鴉片似的迷惑。但穩定的進入已解放的社會主義之後,對佛教、天主教、Hoa Hau、Cao Dai、基督教和回教,放鬆了管制。此一改變導致宗教狂熱。同時其他朝拜、江湖郎中、算命及一些類似事項,亦隨之興起。河內宗教研究社主任杜克宏說:「不知是否我們無法正確解釋,到底宗教是信仰、還是迷信?」

在越南較平靜的一面是從未發生過(至少尚未發生)一如法輪功的反抗行為。政府在一九八六年採取經濟開放政策後,對宗教之管制更為寬鬆,於是宗教顯著高升。教堂、佛塔、寺廟,各處均排除以往之妄用 (若干曾被利用為穀倉甚至蔽晼^。教徒亦風起雲湧,從事宗教活動。根據聯合國統計,越南八千萬人口中,有超過一千五百萬以上之宗教信徒,其中計佛教七百五十萬,天主教五百萬,回教可能超過三百萬。教堂及寺廟等至少兩萬一千所。

泰國

泰國有一奇觀是僧袍救樹。在一九六零年代泰國的森林面積佔領土的60%。目前已縮至17%。因林區的縮小,許多動物,包括代表國家象徵的大象,都受到了威脅。林業的破壞,也助長了水災和旱災。於是政府於一九八九年下達命令,禁止砍樹。但伐木業實際上並未衰滅。

在這種情形下,於是村民開始依賴宗教保護樹木。他們以僧袍圍在欲保護的樹上,以撫慰相信居於樹上的神靈。這應是泰人將泛神論與佛教混合的例子。一九八八年伐木業者威脅要伐掉 「南省」北部的樹林時,一位名庇塔克的僧人,為保護森林,將之施以宗教儀式。他不僅挽救了欲伐的森林,其它地區亦起而效尤,結果成了一個有效的戰略。

此一方法是否一勞永逸?否。一九九零年代中期,有一美金十二億自緬甸運瓦斯至泰國的計劃,一些僧眾就沿路V實施佛教儀式;於是施工當局就徵集了另一批僧眾,解除那些袍和有關措施。

另在柬埔寨附近的布里蘭省,普拉奇克和尚組織村民共同保護面積兩千公頃的森林。結果伐木業者竟在他講經時,用機槍掃射他的手。普拉奇克不得已離開了僧團,而欲保護的樹木也都被砍掉。於是佛教學者和社會評論家蘇拉克說: 「只賴僧袍救不了森林」。有人說如果伐木的是佛教徒就有效。但泰人幾乎都是佛教徒呀!不幸的是,有些渾球崇拜金錢超過信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