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永生存在?

呂漁亭

我上「人生哲學」課時,曾提到宗教信仰及永生的大問題。我當時曾問同學:「如果今天有人告訴你,你只能再活三個月,請問你將如何渡過這些日子? 」同學們聽了都面面相覷不敢作答。後來經我再三鼓勵,終於有人舉手了。他說他要利用時間去週遊世界,好好的玩一下。另一位同學說會一切照常工作,不管他還能活多久。也有人表示要把存款大肆揮霍一下,儘量把自己忘記。更有人說要好好利用僅有的時間,與家人渡幾個寧靜的夜晚。總之,有多少人,往往就有多少對死亡的想法,但不知你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由上面這些回答可知,他們對死亡不是誤解就是曲解,他們實在不知道死亡的真正意義究竟在哪裡!因此面對死亡,不是諱而不談就是談死色變。記得三十年前初抵台灣,才發現台灣人忌諱不談死,有些電梯竟也沒有4樓按鈕!

說句真心話,若人真與其他動物一樣一死百了,死後什麼也不存在,那的確很可怕。請問誰還不想在此短暫的人生中,盡情秉燭夜遊去享受物質之樂?誰還願意整日修德立功作一個大傻瓜?

日前新聞報導,台南一位殘障老軍人,在八二三炮戰中,斷了兩隻手,退伍後與一位寡婦結婚。妻子日夜照顧先生,自己也患嚴重的心臟病。夫妻倆自顧不暇,卻還省吃儉用,將每月剩餘的幾百塊捐給比他們更可憐的人。記者問道:為何如此慷慨?他只講了一句真心話: 「此生不修,修來生嘛!」

「不修此生修來生」,這種想法,當然不是他一人如此。世界上有多少善良人,他們一生可能並不太富裕,地位可能也並不太高,但他們卻孜孜行善;一生為來世修福德。若人死後一切都完了,則叫這些千千萬萬的人,不是都成了大傻瓜!

那天我們討論得很激烈,最後有位男同學終於問了一個問題: 「老師說得很有道理,我也可以接受,但我怎麼知道死後真的有永生?」

我已胸有成竹,知道如何應付。於是我對那位同學說:「死後還有永生,當然可以證明,但它不像2+2=4那樣明確,也不像我手中的這支粉筆或這張桌子那樣令人深信不疑。永生之存在正像上帝及靈魂之存在一樣,我們不能直接證明,因為這些現象均非物質現象,因此不能放在顯微鏡下去觀察,但這並不表示它們都不存在,只是證明的方式不同而已。再者,相信永生之存在也正像接受上帝一樣,永遠是一個 「宗教信仰」問題,這也說明為什麼一切正宗宗教都必須談永生,也要求信徒接受永生。宗教不談永生就不是正宗宗教,根本沒有存在之必要。

永生雖眼所不能見,耳所不能聽,但它還是有許多間接的理由可以說明的:

首先,物質不滅定律,可以證明永生存在之「可能性」。大家都知道花開必有花落,但花落後並不象徵花已不存在。那朵花可能落地變形,變成塵埃變成肥料,但花的本質並不因此而消滅! 「從無」果然不能「生有」,同樣地,從有也不能成為無;無中生有或從有變無之權利,只有創造天地萬物的造物主才擁有。更何況人的靈魂是一種不能分割的精神體,因此更不能被消滅。

再者,永生是一個普遍存在於人類思想中的觀念,凡有歷史記載以來,幾乎沒有一種民族沒有敬天拜祖的現象存在。最原始未開化的人,像新基內亞人、澳洲土著、非洲及南美原始叢林人,他們都有拜祖先敬死人的現象,拜 「圖騰」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若人死後真的沒有永生,請問這些現象又當如何解釋?

世界上出名的大科學家幾乎都有相當虔誠的宗教信仰,牛頓、哥白尼、伽利略、哥倫布、馬可尼、巴斯加皮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若是這些科學家深信永生不疑,我們又可憑什麼理由懷疑!

還有,人生來就有一種「永恆」紀念,當你愛時,總希望永遠與愛人在一起,恩愛夫妻希望永遠白頭偕老。秦始皇求長生不老之術,歷代帝王個個都為死後作打算,於是金字塔、漢陵、明陵、清陵等相繼產生。若人也像貓狗一樣一死百了,為何還要替死後作打算。當然,所謂善惡報應也必須假設永生之存在才有意義,否則好人吃苦,惡人逍遙法外又當如何解釋?

但無論我們如何解釋,永生永遠是一個信仰問題: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信是一種 「冒險」,但不信更是冒險。對於這一點,我們這群跟隨耶穌基督的人,可能真是有福之人,因為我們從小就接受了信仰,深信此生之終結正是永生的開始;深信這個世界只是短暫的一段人生路程、我們永遠的家鄉是在天上;深信此生發生什麼事情,歡樂也好,痛苦也好,一切均為了榮主救靈,希望死後能享永福,其它一切都是可有可無之物!

這就是信德,信德就是相信眼所未見、耳所未聞之事,信德使我深信永生而毫無怨尤。但信德是一種超性之美德,只有經過祈禱才能獲得;正如聖保祿所說:我們視為人的成義是藉信德,而不在乎遵循法律。 」(羅三28)耶穌當年治病後也常對人說:你的信德救了你!

最後,我想用巴斯卡對永生的感想來結束這篇短文。巴斯卡是一位相當了不起的大科學家,他以發現空氣中有細菌存在而聞名於世。但他更是一位虔誠的教徒,終身不娶,只邀幾位同道住在巴黎南門附近,白天各自工作,晚間則共同祈禱。可惜晚年他也遭到永生是否存在的嚴重疑慮,並認為若人一死百了,為何不像別人一樣去縱情作樂?幸好他是一位智慧極高的聰明人,當誘惑來襲時,他終於想出了一個如何應付的妙策。他曾如此對誘魔說: 「我願相信永生,即使我死後發現並無永生這回事,我也不後悔;終生競競業業致力行善,心安理得,不是也活的很快樂嗎?但若我不信永生,整日秉燭夜遊、行為放縱,但一旦死後竟發現還有天堂地獄,那時我又將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