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詞的攀昇

陸達誠

形容 「美」的言詞不停地攀昇,令人眼花撩亂。「帥哥或俊男美女」雖未過時,但味道似乎不夠濃洌,「酷哥」,「辣妹」,「猛男」之說先後出籠,都為了要加味。曾幾何時,上說又嫌太淡,必須再加重味道,而有 「超猛」,「超辣」,「超酷」之稱上台。就像「人氣旺」必須升級成「超人氣」一樣。等而上之,更有「酷斃」「辣斃」「猛斃」,不知更上一級要叫什麼。大陸上的形容詞比較溫和些,加個 「老」字已算不錯,如「老好」,稍後也只有加個「挺」字,如「挺好」。台灣料理本來不及四川菜或廣東菜味重,焉知用到言語或文字上,需如此重味,真的不可思議。偶而過境為其新片宣傳的電影女星,記者稱之為超人氣的 「性感女王」或「性感女神」,指該女美到像神一般,可受人膜拜。這倒是不錯的描寫。如果去掉「性感」兩字,純以「女神」稱一美女,這應是幾及頂的形容詞吧!不過同一類形容詞用久了,難免又感乏味,必須有更重的加味出現。讀者一定還有眼福。等著瞧吧!

美的形容詞如此眾多,並且不斷攀昇,這不是單靠造字匠的靈巧使然,更須在實存世界中真有其美,且須不停出現新美:美人,美物,美景…,不然,美的文字即刻停擺,文字工作者再怎麼苦思搜索,也發明不出新的形容詞的。所以我們必須衷心感謝上主及一切生育美的 「父母」,包括肉體和精神的,沒有他們的恩賜,美會消失殆盡,美的符號亦必隨之而消失。我們的生活世界和文化領域中所以有如此眾多的美的符號,正因為我們的世界中有美,叫人感到 「美斃」了,所以美的形容詞一再翻上抬面,一再被人應用,一再需要加味,因為實有太多美極之物,心靈視覺無法包住,而現成符號不再管用了。有這麼多的美字出現證明人間真有美,人間真有可愛之處,人間並非只有醜陋,灰暗,蒼白…

不過,不論多帥,多酷,多辣,多猛,多超帥,多超酷,多超辣,多超猛,多超人氣,多性感…,這些均非美本身,遲早會被新美取而代之。二年前復活節後,筆者自加拿大東部返康州,看到新港市 (New Heaven, 耶魯大學之城)某區一片白色花海,美得令人陶醉不忍離去。焉知二週後再去該區,花已凋謝。住於紐約上州的丘太太告訴我說:「美國的女孩也是這樣,最美是十六歲,曇花一現之後,就不怎麼耐看了」。這是事實或丘夫人品味太高,我不清楚。確定的是真善美三極品中美最易凋零,比起真和善來,美的壽命實在太短。可見美雖有其當下的無限魅力,不大可能成為人的終極目的,除非美化入 「善」或「真」,且通過善和真達到可超越時間的「久」。換言之,善和真有其自身的不朽,但美非得攀上另二極品,才能避過早凋的厄運。但有多少辣妹酷哥知道這樣的道理呢?

總之,美是一個好的嚮導,但其本身不能成為我人的終極目的,它必須藉著真和善,尤其是善,才能成為不朽的美,才能成為我人的終極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