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之隔

思果

有人辦告解,對神父說,他和一位聖善的異性朋友在一起,覺得非常歡喜。神父說,這是很自然的,不算罪,他可以繼續和這位女士來往。

這種歡喜不算罪,因為是人性之常。但是犯邪淫的罪也可以說是人性之常。很多人犯了這種罪說:「沒有辦法嘛,人總是人。 」無論如何,他犯了罪。

成聖、犯罪,有時只是一線之隔,一步之差。誘惑來了,不抵抗,依了本性,就犯罪;抵抗過去,不依本性,就成了聖人。喜歡不要緊,但要知道分寸,不超過界限。可是如果不加限制,讓本性繼續為所欲為,就完全不同了。

按古聖先賢都很小心。聖方濟和一位聖善的女子說話,還有她的母親在座,聖人不用眼看這位女士。他的弟子覺得奇怪,問他為什麼?聖人說出了道理。已故江西南昌總主教周濟世對我說,他和女教友說話,喜歡有位神父在一旁。我有一位同道,英國人,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他不要女學生單獨到他宿舍來 (他太太在英國)。有人說:「你不是不相信自己嗎?」他說,也可以這麼說。許多罪就是不小心犯的,我們不能不預先防範。我們不但有情慾,還有情感。不錯,我們是人。

現在的社會重視人的自由和享受,認為委屈自己、管制自己不對,犯不著。「為什麼有福不享? 」所以很多很年輕的人沒結婚就有性生活,誰也管不了。中學就要普遍免費發避孕器給學生。有人反對,說這等於鼓勵學生有性行為。但是也有人主張發,理由是不發學生也要有性行為,避孕更免得染性病,懷了孕再打胎。很多少女要打胎,因為生了孩子沒法去撫養。可是打胎不是好玩的,非法墮胎有危險,有時醫生還會脅迫。後期墮胎即使法律不管,也是殺人,殘殺成形的胎兒,做母親的心裡會好過嗎?

人性可以為善,也可以作惡;可以清白無罪,也可以邪惡不赦。人管住自己不容易,要養成習慣,及早提防。有人一向放任,為所欲為,毫不戒懼,也不以為羞。有人管制自己慣了,一舉一動都合乎理法,一生謹慎,也過來了,並沒有﹁沒有辦法嘛﹂。不但真正的信友能做正人,許多教外人都做成功君子,守足了貞潔。他們免了後患,享到平安的福,是有智慧的人。

社會風氣有作用,有些地方的人放蕩,有些地方的人謹慎。一味鼓吹放任,能害許多人。人管住自己已經不容易,再受不得別人的慫恿了。天主的誡命明明在這裡呢。

附帶一提:聖奧斯定在他的『懺悔錄』第一卷第十五章裡對誨淫的希臘神話說了中肯的話。大意是:邪淫的事能說成神的活動,如宙斯化為金雨去和達乃伊幽會,人很容易摹倣了去做,得到快樂。小孩做了,大人還當他有出息。我一向說,人學好不容易,學壞如水往下流,很快,不費力。

所以誨淫的著述對人的害處極大。我看人幾十年,發現放縱的人大都在四五十歲去世,遲早看他們放縱的程度高下,而謹慎的人多享康健長壽,很少例外。

就以節育而論,節育久了,一旦準備生子女會有困難。有的不孕,有的受孕流產,要醫生長期治療。有的婦女生許多子女,身體倒很健康,並沒有受損。所以連節育都會有害,不要說墮胎了。這種事情要順其自然。

現在有的女子和丈夫約好不生子女。所好她們是少數,人類不會因此絕種。現在我敬重肯生子女的婦女。她們的功勞不小,犧牲的精神偉大。如果得到子女和丈夫敬愛,實在堪當。我相信她們死後直升天堂。女子不肯生子女有權選擇。打胎可沒有。因為你們不能殺人,何況是殺無辜的嬰孩!天主給夫婦性的快樂,也要他們負起傳宗接代的責任。人也有不結婚的自由。

生了子女會有報酬。子女是天主賜的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