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義聖部的「主耶穌」宣言

張春申

去年八月六日,天主教羅馬教義聖部部長拉辛格樞機簽署一份重要的宣言,而且獲得教宗若望保祿親自批准,其主題是:耶穌基督與教會的唯一與普通的救恩性。這個重要文件發表得相當公開與隆重,不但天主教內神學界極為重視,而且基督教有些地區,甚而印度教也予以注意。如果有人企圖從這方面的反應來研究與解答,他們大概需要準備書寫一篇極長的論文。我們這裡採取比較實用的立場,為台灣天主教探溯這份宣言,有意同時面對 「新世紀、新福傳」會議。

從天主教教義歷史來說,新約時代便已宣揚耶穌基督人類唯一的救主。伯鐸宗徒在耶路撒冷向猶太人宣講耶穌的名字說:「除祂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因為天下人間,並沒有賜下別的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的。」(宗四12)保祿也說: 「因為天主只有一個,在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也只有一個,就是降生成人的基督耶穌」。(弟前二5)所以教會傳統常說:耶穌基督是唯一的救恩中保。因此,教義聖部宣言的主題似乎並未多說什麼。

不過困難在於幾乎二千年來,新約的堅信常與另一問題相連,說得具體一些,它與那些並不認識耶穌的人之得救有關,他們能夠得救嗎?又怎樣得救呢?對此,新約也有相當原則性的回答,比如即在上面引述的弟茂德前書經文之前,保祿同時寫說: 「這原是美好的,並在我們的救主天主面前是蒙受悅納的,因為祂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弟前二4)因此,我們一方面見到有關的耶穌基督人類唯一救主的信念;另一方面也知道天主願意所有的人得救。二個肯定若需共存,必須解釋那些並不認識耶穌基督的人怎樣得救。

我們現在非常邏輯地將問題擺在面前,其實在教義歷史中,並非很早如此清楚意識與面對。相反,開始階段,往往不知不覺傾向嚴厲的態度,偶而也說教會之外沒有救恩,意即不認識,或認識而不接受耶穌基督的人是不能得救的。無論如何,初時並無清楚地見到困難,更沒有思考天主對人類得救的普遍意願,以及實際施用的方法。即使中古時代偉大的神學家如聖多瑪斯也無整套理論,僅是作些假想式的答覆。直到近古,天主教中心地區歐洲開始向外殖民,發現地球上尚有這許多人類,而且他們中有的文化與道德水準並不低下,於是不能不思索他們以及他們的祖先又怎樣得到救恩;從此以後,耶穌基督人類唯一救主,以及教會之外的得救,成了神學家必須綜合在一起而尋找答案的問題。當然,神學歷史自此時間開始,寫下形形色色的討論,我們不必嘗試一一介紹。無論如何,到了與我們很近的梵二大公會議時代,教會提出了原則性的道理,而且特別對於其它宗教,有意肯定它們擁有救恩的真理。

首先在教會憲章16號,大公會議對非基督徒與教會的關係有了一個肯定,雖然它並不容易了解。它認為猶太民族;回教徒;尋找「未識之神」的宗教人士;甚至非因自己的過失,而不知道基督福音及其教會,卻誠心尋求天主的人;還有一些非因自己的過失,尚未認識天主,卻勉力度著正直生活的人;他們能以不同方式得到救恩。他們中或是由於自己信奉的宗教來自耶穌的祖先亞巴郎;或是由於自己蒙受天主藉著基督所賜的恩寵;都活在準備福音的道路上,所以大公會議說: 「那些尚未接受福音的人,則由各種方式走向天主的子民」。(教會16號)所謂「天主的子民」即是耶穌基督的教會,於是上述不同種類的人,各以自己的方式接觸耶穌基督而能得救,雖然他們都未領受洗禮、生活在教會有形可見的範圍之內,但都能得到基督的救恩。

以上是梵二大公會議有關「不知道基督福音及其教會」的不同人士、得到基督救恩的可能性所表達的肯定。這也是它在另一重要的「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中,所表達的重要思想。人類的得救來自耶穌基督死亡與復活的逾越奧蹟,大公會議說:「這不獨為基督信徒有效,凡聖寵以無形方式工作於其內心的所有善意人士,為他們亦有效。基督為所有的人受死,…聖神替有的人提供參加逾越奧蹟的可能性,雖然其方式只有天主知道。 」(現代22號5節)

由此可見,梵二大公會議已經明顯地肯定二點而加以綜合:第一點:耶穌基督是人類唯一的救主,第二點:基督的救恩以不同方式、或者只有天主知道的方式賞賜給有形可見的教會範圍以外的人。但梵二大公會議之後的三十多年中,天主教的神學發展極大,大體而論,在有些地區,第二點的思想極度膨脹,以致越界。具體而論,有些理論不只認定教會有形範圍之外的救恩,甚至以為它不必來自耶穌基督;不同的宗教各有來自天主的救恩。如此動搖了天主教最早的信念:耶穌基督唯一與普通的救主。對於三十年來的發展,本文不擬設法介紹,至少現在可以見出為什麼在大禧年上,羅馬教義聖部不能不公佈 「主耶穌」宣言。它並不否定大公會議的綜合肯定,但特別強調耶穌基督的定位。

尤有甚者,教義聖部實際也關懷教會的福傳使命。事實上,耶穌基督唯一救恩中保的道理鬆動,向外福傳的動機也會模糊;同時亦將失掉它迫切的意識。本文作者不敢因之而來檢討台灣天主教近三十年的福傳,不過卻深相信,如果跨過廿一世紀之初,我們強烈地加深自己對耶穌基督唯一救主的信仰,始是 「新世紀、新福傳」的真正動向。否則再多的會議也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