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了電視節目的品質問題

田毓英

又是工作累了,站起來漫無目的地走到電視機旁,打開一看,映入眼簾的是fortune foundation,在腦筋還在甦醒之際,中文「財神學」三個大字,竟清清楚楚地逼近視綱膜。而且,在半信半疑中竟聽到主講人某大學教授說了一大堆無法不用似是而非來形容的話。他說:「神,你說有就有,你說沒有就沒有(或你信有就有,你不信有就沒有?);…一個基督徒說他昨天和耶穌談了六個小時,你不要說沒有的事,因為你不是他,他可能真和耶穌談六個小時;…天是管理眾神最大的神,他無處不在,你抬頭,就看見天,你不論到那裡,到天涯海角,天都在!…」記憶力差,又驚訝不止的這隻筆,無法一一記下主講人所講的每一句話,也無法一字不差地把他的話照錄下來。我注意到的,使我聽得目瞪口呆的包括上列這幾句。

「說有就有,說無就無(或信有就有,不信就無)」的說法,不知是否某一佛教宗派的論調,筆者所知,這只是民間不求甚解推卸責任的說法。拋開科學,我們的正常意識(common sense)不是告訴我們,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有就是有,無就是無嗎?如果在一般人心目中的「有」能左右人的禍福,能因你信(或你說)有就有,說無就無嗎?拋開你和他,能和某人交談的耶穌到底存不存在?難道一個客觀存在的實有,能夠對你來說有,對他來說就沒有嗎?天到底是什麼?是你看見佈滿雲彩的天空嗎?這浩翰無際的空間,是個實有,而且是神嗎?如果有人以這些話問主講教授,答案可能令人滿意嗎?

閒話少說,事事物物都應該有條理有邏輯存在。不是人的口可以任意發出來的語言就是真理。人可以說白是黑,黑色就是白色。但白色除了塗抹,不能變成黑色,一個顏色不能同時又黑又白。一個神怎能同時存在又不存在呢?這不是矛盾嗎?這神如果存在,不管對你對他都應存在,如何能對你存在對他就不存在呢?

這些都是廢話。不值得一再重複。但是,為什麼在國人中會有這樣的現象,會有這種說法呢?

筆者竊竊認為,國人缺乏思考的訓練。我們的教育在知識的傳授,在固定範圍內孜孜不息,但不會跳出範疇,不會拋開一切「法理」「規則」,解放思考,從基礎上,從根本上,根源上思考。因而,實與虛不清,真與偽混淆。

一個淺顯的例子:我們無人不以人倫道德為人所應遵循的事項。但在國人中,沒有人探究人倫道德是善,是惡,是人為的,是自然的,是天生的,是後生的…等等等等問題。人應遵守人倫道德,就是在固定範疇內思想,而探究其善惡或其起源問題則是跳脫了範疇獨力思考。

要訓練國人解放思考,需從根基作起:在學校加上「邏輯」以及哲學概論類的課程。或可為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