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過程對世界宗教傳統之挑戰

傅佩榮

「全球化」是個逐漸演變的過程,它的出發點可以推源於十七世紀歐洲的科學壽命。自此以後,理性佔有優越地位,在短短三百多年堶情A改變了數千年以來的人類觀念與行為。在思考這個過程時,我們看到了天文學上的地動說,生物學上的演化論,以及心理學上的潛意識理論。人的地位與角色也隨之遭受重大考驗。關於這些考驗,專家們已有不少深刻的論述。但是,真正促使全球化迅速進展的,則是廿世紀最後二十幾年的兩大成就:一是資訊科技,二是基因研究。這兩者對世界宗教傳統也提出了嚴肅的挑戰,值得我們多加省思。

以資訊科技來說,媒體的普遍與電腦的流行,固然增加了人們的知識與見聞,但是同時也模糊了他們的價值觀,弱化了他們的判斷力。學者描述今日為「後現代社會」,其中重要特徵之一即是取消或否定一切傳統價值。「讓一切從零開始!」但是,這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根本不可能實現。最後的結果是向下墮落,淪為物質主義與享樂主義,失去了生命中的崇高理想與奮鬥目標。

再以基因研究來說,複製動物早已不是新聞了,連複製人也在技術上是可能的,但是相關的倫理及社會問題依然有待考量。最近,生物科技在「人類基因圖譜」的研究上獲得重大突破,對於醫藥與治療將會產生積極的貢獻。這項科技如果妥善應用,據說將可使人類壽命延長到一千多年。活得久,是一回事;活得好,則是另一回事。且不談延長壽命,單是目前對於極為短暫的一生,已經有許多人受不了而自殺了。聯合國的世界衛生組織(WHO)警告世人:在廿一世紀中,自殺將成為第三大死因。造成自殺的主要原因是憂鬱,亦即活得無聊,活得沒有意義。

危機即是轉機,但是要看轉的方向是否正確。世界宗教傳統本身,曾經在全球化過程中,飽受壓力與質疑。似乎科學每前進一步,宗教就後退一步,以致到了無路可退的地步了。宗教在今日還有發言權嗎?宗教界若是發言,還有人願意聆聽嗎?這確實是個問題,但是情況並非如此悲觀。所謂「物極必反」,鐘擺好像又回到了另一端,現代人開始認真省思宗教的啟發了。當人們以理性及科學掌控了一切,最後卻發現自己並未得到原先所想像的幸福,反而陷於更麻煩的困境時,這個時候正是個轉捩點,而世界宗教傳統伸出了歡迎的雙手。「挑戰與回應」是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的術語,世界宗教傳統的回應是什麼呢?

首先,關於宇宙的起源問題,科學界的主流意見是:宇宙起源於一百五十億年前的「大爆炸」。換言之,宇宙並非永恆的,它有開始,也將有結束。如果進而追問:為何宇宙要開始存在?宇宙存在有何目的?結束之後是怎麼回事?這些就是宗教負責回答的問題了。宗教裡的神話與儀式,配合其中的教義主張,可以清楚說明這些「超出理性能力」的難題。如果理性確實無法回答。當然,宗教界應該保持開放的心胸,依照科學界的可靠成果來重新理解即解釋「神話」,由此減少信仰中的神秘或不合理的成分。

其次,關於人類存在的問題,科學界一般都接受演化論的前提,認為人類與其他物種在形體上有近親關係,但是從生物到人類之間顯然有一個「失落的環節」(the missing link),仍然無法找到。因此,演化的延續性中斷了,人類的心靈依然可能出自神靈的源頭;也正因為如此,人的生命才有異於其他生物的意義。譬如,人的意識能力抵達「自我意識」的程度,可以進行思考、抉擇與負責,因而建構了價值領域,呈現了或高或低的人格特質。這種自我意識繼續發展,可以朝向封閉與開放二種途徑。前者變成自私自利,後者成無私合群。宗教的立場是勸人走向無私的途徑,不但不可自私自利,反而要以無私精神表現慈悲與博愛。最終目的則是「在世而不屬於世」的超越精神。人的形體來自世界也屬於世界,但是人的心靈或靈魂才是人的真正自我,也才有超越提昇的可能性與必要性。

中國傳統宗教的內容非常豐富。一般認為儒家、道家與佛教,可以做為代表。以儒家來說,我們看到的是一套開放的人文主義,就是在關懷現實社會、肯定生命意義的同時,也不忘記對天、神明與祖先表達深刻的敬意與信賴。人的生命在真誠的反省中,可以展現向善的動力;這動力猶如良知的需求,使人努力擇善固執,求其心安,最後目標是止於至善,與天合德。因此,孔子所謂的「殺身成仁」,孟子所謂的「捨生取義」,都體現了崇高的宗教情操,要以生命作為理想人格之見證。孔子所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其實是一切倫理學的基礎原則。忽略這個原則,社會各方面的進步都像是建在沙堆上的房子,岌岌可危。全球化的過程中,各民族、各國家、各宗教傳統、各政治團體,以及各種意識型態的人群,彼此之間若想和平共存,也都必須首先考慮孔子的這句名言。

再以道家來說,它主張萬物來自於道,最後將回歸於道,一切存在之物應該構成一個和諧的整體。世間的困擾來自人們誤以為知識即是智慧,以致表現偏差的言語與行為,再造成各種後遺症。所謂智慧,是指從「道」的觀點來看萬物,如此可以不受物質慾望的控制,在簡樸生活中欣賞自然生活的美,並且以同胞手足的親情來對待一切的人。道家的目標是使人回到根源,接受萬物本來的面貌與狀態,不妄圖改變任何東西,但是卻有明確的方向,就是讓個人的精神可以向上提升,與道同遊。我們不難由此找到保護自然生態、珍惜地球資源的材料、更可以由此發現個人內心極為珍貴的智慧種子。至於佛教在中國的發展與貢獻,已有許多專家作過研究,茲不贅述。

以上是就中國宗教傳統在面臨全球化過程的回應,所提出的一點反省。我們清楚知道,全球化使地球更像是一個整體,那麼在這個整體中,許多宗教所構成的多元化現象,又該如何解釋呢?許多宗教同時存在,各有自己的信任與支持者;這是否表示真理是唯一的,而走道真理的途徑則各不相同?或者,這表示-每一種宗教都只擁有部份真理,需要經由全體合作,才能展現真理的全貌?為了獲知答案,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各宗教的代表能秉持真誠之心,並以謙虛態度與開放精神,進行交談與溝通。如果代表精神領域的宗教界無法存異求同,世間各種團體之間又如何可能和睦相處?這也是世界宗教傳統在全球化過程中,所應採取的正確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