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年的教宗

張春申

去年聖誕節前數天,英國的一份日報刊載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病危以致無法不只用波蘭母語說話的消息;台灣的中廣電台特邀筆者在早晨報導新聞時以電話答覆訪問,主要是有關當今教宗華底約的生平重要事蹟。可見媒體對他的重視,但幾乎當天,我們與羅馬耶穌會總院聯絡,結果知道這是烏籠。教宗的身體情況欠佳,這是幾年來世人皆知的事。不過聖誕節前,亦即大禧年開幕典禮之前,他尚能以堅強的毅力主持各項典禮與會議,這也是眾所周知的事。那張英國報紙排在關鍵時刻散播謠言,實在可惡致至,好在這裡並未散佈很廣。

另一方面,我們也得承認在天主教會中,的確由於教宗的年邁力衰,各種不同的意見到處流傳,比較常聽到的是有人建議他自己辭職,由一位更為年輕與力壯的教宗領導教會跨越年關,慶祝公元兩千大禧年。這也不能當作完全荒謬的論調。但當本文執筆與發表之時,我們大概根據事實,不能不承認若望保祿二世是最適當的領導教會度過大禧年的教宗。甚至他老弱的身體也增加了另類的光輝。

首先,我們必須注意大禧年準備得非常之好,這可閱讀一九九四年頒布的「第三千年來臨之際」的宗座文告;雖然其中若干部份似乎接近理論,不過有關當今教宗本人,卻是在他首封通諭 「人類救主」中間,已經可以見到他的目光望著公元兩千年。難道他不也在準備自己打開大禧年之聖門嗎?為此,我們大概可以這樣推論:禧年向度有意無意地影響了他首牧的任務。本文特別願意提出的是一九九Ο年頒佈的 「救主使命」通諭,其在教會福傳問題上,明顯地承先啟後,走向大禧年。這通諭紀念梵二大公會議「教會傳教工作法令」誕生的廿五週年,同時也回憶教宗保祿六世在一九七五年的 「在新世界中傳福音」的十五週年。另一方面「救主使命」事實上影響了準備禧年的教會。只就亞洲教會而論,在羅馬召開的世界會議有關福傳的討論,清楚他跟著通諭的路線。

    以上是有關走向公元兩千年,教宗領導教會的方向而言;不過更加直接準備大禧年的措置,該是一九八七年的聖母年,以及所謂一連三年的最後準備期,即基督年、聖神年與天父年。普世教會理當因此打開雙臂歡迎恩慈之年,而教宗自己的心靈不該更是熱誠期待開啟大禧年之門嗎?的確,他的健康有每況愈下的現象。不過我們也可以這樣形容他:肉體固然軟弱,心神確切願。於是在去年十二月聖誕節的午夜,他打開伯鐸大殿的聖門,為普世教會揭開大禧年的垂簾。我們實在無法想像有誰可以暫代他呢?因為他已準備了二十多年了。

為了繼續描繪禧年的教宗,我們不能不提出羅馬禧年委員會,它主要的任務之一該是為羅馬教會製訂禧年行事曆了吧。因此各地教會早已知道所有的禧年活動。(在此我們不能不遺憾地說,我們的地方教會缺少想像與靈感,未能召集一組包括各有所長的成員,為台灣天主教製訂慶祝大禧年的活動。其實只需參考羅馬禧年委員會的資料,選擇性地、創造性地應用在本地,大概不致使我們有些天主子民以為只有十月一日羅馬朝聖始是善度聖年吧!)無論如何,根據一般媒體報導,我們都知道羅馬教宗的禧年是多采多姿,令人興奮的。也可以說,他並未老態龍鍾使人失望,相反,真因為如此,許多人相信這是出於神的力量。下面我們只擬選擇幾項非常的歷史性鏡頭,用來勾描若望保祿二世―首位千禧年的教宗。

這是公元兩千年元旦日的午夜,雖然大地尚在黑暗中,他已打開窗戶,面對已經集合在伯鐸廣場的十二萬信眾,呼求基督之光自白冷到世界各地,照耀與祝福每一個心靈。教宗為人類來自上蒼所有的恩典感謝,同時也不忘祈求天主寬恕過去人類所犯的罪過。於是千禧年的元旦曙光中,他帶領教會走出聖年之旅。下面只擬提出數個難忘的禧年重要驛站。

教宗的朝聖之旅早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九日公佈,這是聖經宗教的路途,為此,原本計劃自伊拉克的迦勒底島爾出發,因為這是聖祖亞巴郎的故鄉,雖然這並非他的出生地,但那裡天主召選了他,於是他開始了選民的旅程。不過由於伊拉克的婉拒,於是教宗只能自亞巴郎的另一據點開始走上禧年的旅程。這是二月二十四日,他受到埃及總統的歡迎;我們也自創世紀知道以色列的祖先在那裡的故事。二十六日教宗飛去西奈山,在著名的加大利納隱修院逗留,我們也跟著他緬懷梅瑟、盟約、十誡等等的聖經事蹟。教宗的朝聖之旅在此中斷,三月他將繼續。

不過,三月十二日另一劃時代的禧年重要時刻在羅馬保祿大殿舉行,那是教宗為教會的過去認罪,為了洗淨記憶。他率領部會首長,以信友禱詞的方式,一一列舉教會的過錯,比如對猶太民族的抵制,對其他宗教的缺乏友善,對婦女尊嚴的忽視等等,教宗帶頭呼籲天主寬赦。這事必將銘刻於教會史上。

三月二十二日他繼續朝聖之旅去了以色列。他在耶路撒冷猶太人紀念六百萬同胞受害紀念堂中;他在哭牆前哀禱;以及他後來在白冷馬槽廣場旁小山洞堛獄w念日課,都是令人難忘與感動的鏡頭…。

禧年尚未閉幕,我們以此文結束禧年系列,並為大禧年教宗祝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