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與塔冷通

田毓英

路加福音九章23節是這樣的:「(耶穌)又對眾人說:『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天天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這話在瑪竇和瑪谷福音也有,只是三者各有不同。瑪竇寫的是耶穌「對門徒」說的(瑪十六24),路加的「眾人」也可能只有門徒,馬谷則明白地寫「耶穌遂召集群眾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谷八34)。此外,「天天」和「自己的十字架」,則是路加所獨有。這三部福音所記載的,應是同樣的話,它們彼此補充。其所以有差別,是因為在不同的時空,耶穌講的細節有別。

跟隨耶穌需要受苦背十字架,是耶穌一再強調的(瑪十38;路十四27)。然而,要跟隨耶穌的是什麼人呢?跟隨耶穌受的苦,背的十字架,是什麼呢?

要跟隨耶穌的是門徒和群眾,群眾也包括教友在內,並非只限於神職界和以靈修為身份的修道人-往往被認為是耶穌特選的門徒的人。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天天要背的自己的十字架是什麼呢?額外的痛苦,疾病,天災人禍,迫害,酷刑,殺身就義,為主殉道,不可能天天有、人人有。不是天天有的十字架如何天天背呢?耶穌不可能要我們天天背不是天天有的十字架吧!

我們生在世上,每人都有每人天天應盡的本分,權力在內。小孩有服從父母的本分,生了兒女,有對兒女應盡的本分,人不能獨居,在人群中有敦親睦鄰的本分,擁有了財富,有濟助貧窮的本分…凡是人都有父母親長,人人有孝敬奉養他們的本分。作了首長,首長的本分就是義務責任與權力。如果我們把本分盡好,也就是完人,甚至聖人了。本分才是我們天天有的,天天要背負的擔子,十字架。耶穌沒要求我們額外的負擔,沒要求我們天天殺身或酷刑,沒要求我們人人遭受殉教聖人的苦難。祂要求我們的只是每人生下來就有的本分,這本分並不那麼沉重。但祂了解人的脆弱,雖然擔子不重,但天天背負,卻也需要克服自己,棄絕自己。何況為某些人,善盡本分就是沉重異常的十字架。我們自己是自己的證人,這不沉重的十字架我們卻往往輕易地避開。尤其在中國人之間,「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保身哲學,多少次使居上者的作為只限於在公眾場合承受人的歡呼,主持個公開儀式,在公開儀式中露個面而已。糾正督導所轄,使之人人盡責守份,需要勇氣,有時是非常大的勇氣。但居其位即應謀其事,放棄推諉應有的權力與義務,任由弊端謬誤滋生,就是不盡本分。

但善盡本分,卻是耶穌的要求。並且由耶穌接下來的話可以看出,盡本分在耶穌心目中的份量。善盡本分雖然需要克服自己,棄絕自己,背十字架,但總不致於達到致人於死的地步,何況即使喪失今生的性命,也要負起應負的責任。所以祂說:「誰若願意救自己(今生)的性命,必要喪失(永生的)性命;但誰若為我的原故喪失自己(今生)的性命,這人必能救得(永生的)性命(若十二25)。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卻喪失了自己,為他有什麼益處呢?」(路九24-26節)。

不盡本分有多嚴重?有權力而不用,有義務而不盡,會如何呢?

瑪竇廿五章14-30節塔冷通的比喻,和路加十九章12-27節米納的比喻都是盡與不盡本分的註解。塔冷通和米納都是古時錢幣的名字,我們為表達方便,就叫它們「銀元」。這兩個故事可以說就是同一個。只是耶穌在不同的時地用了不同的名稱。故事是主人遠行,分別交給僕人不同數量的銀元,要他們生息。領了五個的和領了十個的,分別賺了五個和十個。領了一個的卻分文未動,原封不動的還給主人。主人嚴責這第三人之後,把他那唯一的銀元也奪去,賞給了那有多的。然後重重地罰了這只有一個銀元的僕人:「把他丟在外面的黑暗中,在那裡必有哀號和切齒」(瑪廿五30)。

一般解釋認為銀元指的是天主賞的恩典甚至資質或本領。我個人一直無法了解這種解釋。瑪谷以一句綜合之語,道盡了耶穌在這兩則故事中所表達的含意。瑪谷是這樣寫的:「正如一個遠行的人,離開自己的家時,把權柄交給了自己的僕人,每人有每人的工作」(谷十三34)。

本份是每個人該執行的工作,該盡的責任。居上位的,除了一般為人所應盡的本份,還有職務上的權柄。上級的權柄就是他的職務上的本份。瑪谷敢單單突出權柄,一定是根據耶穌宣講時透露的原意而寫的。給十種和五種權柄的人,盡起本份來要比只有一種權柄的人不易盡到。然而他們都盡到了,只有被賦予一種任務的卻什麼也未作,難怪主人發怒,把他那一份差事(工作)也交給能負起更多責任的人。有權柄而不行使,怕東怕西,只想討好屬下,心裡還暗暗自喜,以為他那隱藏在謙虛外表下的怯懦,會為自己贏得美名,為他人所稱道。但我們中國有一句話,那就是「姑息養奸」。這話正是上級不盡職責會導致的偏差的寫照。總之,在耶穌的心目中,不盡責任並非美德,反而應受重罰。其罰才是可怕應該怕的。上級的不盡責,在社會政治上,影響人的今生;在教會內則能殃及教務的發展,教眾的永生福祉。未審此語可是聳人聽聞?

在此不禁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看的一部影片。內容是盲啞作家HelenKeller的故事。HelenKeller的父親為她請來一位家庭教師。對一個自始生活如同野人的Helen,教導她談何容易。女教師嚴格以對。使得愛女如至寶的父母,忍無可忍,最後男主人厲聲革除她的教師之職,令其當日下午離開。換成中國人,拿起薪資就走,誰管你女兒一輩子盲聾啞,一輩子生活如同野人!

這位女教師呢?在Helen父母怒目相向的注視下,她把握那僅有的數小時,盡一切的可能教導她的學生。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刻,Helen終於手摸著水發出英文water的第一個音節wa-。女教師成功了。由這第一步開始,她造就了一個看不見聽不到的盲聾啞的文字寫作者。盡責任就要付出盡責任的代價,行使職權同樣要付出應付的代價。一味討好敷衍塞責,在中國是司空見慣的技倆,是耶穌深惡痛絕的。國家社會有國家社會託付權柄的上級,教會不也同樣把權柄託付給教會的上級,不也期待權柄大無畏的執行嗎?

巧的很,寫到這裡,本來以為該截稿了。就在這時接到睄暐艭x。它的第11頁有一首【無名會】「不做=不錯」的短文,勝過我們的千言萬語。茲錄於後,與讀者共賞:「問問你自己:上次助人是什麼時候?我可曾為好友堅持到底?為邊緣人據理力爭?為冰釋誤會而費心費時?為環境品質而身體力行?」

先別問他人是否需要我的注意,也別問你的付出是否獲得回饋,更別問你對他人的信賴是不是引狼入室。

假若我們一直如此精打細算,愛心隨他人保證的多寡而起伏,信心隨他人支持的強弱而增減,希望則隨環境的變遷而跌漲的話,生活還有什麼新意?我們自己又算完成了什麼?

生趣盎然的人間,全靠你我不怕犯錯,只怕不做的冒險精神去營造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