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多珍惜自己(上)

呂漁亭

請你多珍惜自己!請多愛自己!你真的並不比人家差!

這類的鼓勵聽起來似乎有點刺耳,天下哪個人不愛自己、不珍惜自己?人不自私天誅地滅,誰不想自己比別人更好?但事實早已證明,人「自以為是」的想法只是一種幻想,他們的內心卻往往只有空虛與自憐!

一個內心空虛及自憐的人,他天生已注定要活的不快樂,因為他將感覺的只有憂鬱、悲觀、失望與負面情緒!但人人可以活得快樂,老天爺造人也希望他們可以快快樂樂地度此一生,死後再到天國享永福。當初天主造成天地萬物及人之後,就說一切都很好:「天主看了祂造的一切,認為樣樣都很好。」(創一31)耶穌也一再的告訴宗徒們,凡跟隨祂的人,今生要獲得百倍的賞報,死後還要享永生。可見天主造化我們,叫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本來不是要我們受苦,而是希望我們快快樂樂地度過一生。但人又為什麼不能快樂?或甚至不願快樂、不肯快樂?

近代不少心理學家也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他們的結論似乎只有一個:人之所以不快樂不幸福,只是一種「自掘墳墓」的結果,本來沒有這個必要。潘爾斯醫生在他的名著Feeling Good中曾如此寫道:「人之所以憂鬱悲觀、自卑自憐,大致受著四個D所左右:Defeated怕被擊敗;Defective怕有缺點;Deserted怕被遺棄;Deprived怕被剝削。這四個D是自尊心受損的主要原因,同時也是它的結果!」潘醫生以他豐富的臨床經驗,強調以上這四種所怕的心理現象,其實泰半都是人自己想出來的,他們的認知出了問題,情緒及行為也就跟著出錯,於是弄得終日悶悶不樂,度日如年。心病尚須心術醫,想糾正這四個D,必須先從改正錯誤的認知著手,也就是說,一旦錯誤的想法糾正,感覺也就開始好轉,日子當然也會好過。

讓我們先來看看這四個D可能產生的後遺症及其補救之道。

首先是Defeated:害怕被人擊敗、挫折、計劃不成等等均屬於這個D。失敗本是兵家常事,有些事成功,有些事不成功,天下既沒有絕對的成功,當然也沒有絕對的失敗。可惜世界上就有不少人,一失敗就怨聲載道,好像他們生下來就與眾不同,不能接受任何失敗似的。君不見有多少人因考試失敗、戀愛失敗、或事業失敗等等,就感覺賴活不如好死,竟把一條活生生的生命付諸東流!我們雖然還不至如此走極端,但多少次也因為得不到想要的東西而感到悶悶不樂,前途竟忽然黯淡起來了。

我們若讀聖人傳記,知道其中有不少聖人,在世時竟也是失敗者,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聖維雅納。這位聖人雖然死後被敕封為「本堂主保」,但生前卻是一位徹底的失敗者。首先,他因天資遲鈍,考試常名落孫山,差一點要被開除。幸好那位主教終於給他升了神父,但他只能到最偏遠的窮鄉去傳教。慈心大動,我當年在比國求學,曾千辛萬苦的去找過那個小村落,至今村上也只有三十幾家農戶。據說當年聖人苦己克身,一心想歸化那些冷漠的村民,但成績似乎相當不理想,幸好他絲毫不失望,天天依然祈禱講道,最後鞠躬盡瘁,死後不久被教會列入聖品。

聖人尚且如此,更何況是我們呢?要知道天父只看我們的努力,聖女小德蘭從來沒有出過隱修院大門,但她死後竟被教會敕封為「傳教區主保」,只因她心中對傳教士有愛。我們若也有點信心,失敗與成功又何必放在心上,更何況有時失敗有時成功,成敗參半也不是該滿足了嗎?

第二個D是Defective:有缺點、不完美,本來也只是這個世界的真相,但偏偏有人一生抱著完美主義,一切的一切必須百分之百的完美才能滿足。這種完美當然不可能實現,因此他們自暴自棄,心中出現了許多負面情緒。前些日子我讀了一篇文章,文載從前有一位老和尚,手中執著一張中間有個黑點的白紙,問小和尚見到了什麼?第一次他們都說只見到一個黑點。老和尚不灰心再叫他們仔細看看,見到了什麼?答案又是一個小黑點。老和尚終於嘆了一口氣說:「明明有這麼一大片的空間在那裡,你們為什麼只見到一點小黑點而不注意白色的地方!」

只見到一點小黑點,這正是完美主義者的弱點。其實我們自己還不是這些小沙彌!記得有一位女生,在輔導室內常向我抱怨自己長得很醜,我問她為何這樣說,「你看,這幾個黑痣長在臉上好難看!」我於是告訴她,整體來說她還長得很秀麗,為何只注意這幾個黑痣?耶穌不是也說過,別人眼中的小木屑,我們為何看得那麼清楚,自己眼中的大樑卻見不到呢?耶穌在這裡雖然在強調,我們必須先取出自己眼中的大樑,然後才能見到別人的小木屑,但我們也可以把這個比喻貼合在完美主義者身上,他們為何只見到一些缺點小木屑,而把其他一切優點一概抹煞視若無睹呢?

第三種是Deserted:怕被遺棄、怕被疏忽、怕不被人家所接受所重視等等。這種感覺的確令人不舒服,也最易引起憂愁、自卑、甚至失望等等情結。但問題是這類感覺也往往是由錯誤的認知所引起的,客觀的事實可能並沒有那樣嚴重。上述的潘爾斯醫生在他的名著中記述了這樣一個例子:哀立克是一位很優秀的法律系新生,但他常常怕東怕西、心神不寧,他最怕上課時被老師點名站起來作報告。因此他決定請潘醫生幫個忙解決這個問題,以下是他倆的對話錄:

醫 生:假設你真的在課堂上出了洋相,那又怎麼樣?

哀立克:這樣別人一定會笑我!

醫 生:假設人家真的在笑你,那又怎麼樣?

哀立克:那人家一定會輕視我!

醫 生:假設人家真的在輕視你,那又會怎樣?

哀立克:這樣我將感覺很可憐!

醫 生:人家若輕視你,你為何變得很可憐?

哀立克:唉!這樣我將變成一個「沒有價值」的人;再者,我也因此可能被當掉,因此不能完成作律師的美夢!

醫 生:假設你真的因此被當掉、做不到律師,那又怎樣?

哀立克:那不是一切都完蛋了嗎?不是證明我真的一個大錢也不值了嗎?

這位年輕人真的好可憐,他誇大其事,為了一件怕在課堂上結結巴巴的小事,竟認為人家會輕視他,證明他是一個沒有價值的人。再者,他常怕被人譏笑、怕被人所遺棄。可能正因為他「太在意」人家的讚賞,因此常把自己的價值放在人家的反應上:別人說他好,他就認為自己了不起,人家說他不好,自信心就立刻不存在了;他的人生價值好像都操在人家手中!

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我們只能下次再來說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