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世代中的心靈價值

傅佩榮

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已經警告世人:在二十一世紀中,自殺將成為人類的第三大死因。自殺的理由容或是多樣的與複雜的,但是通常離不開「人生沒有意義」這樣的判斷。面對此一龐大的威脅,我們要立即著手因應,而最好的辦法則是從事心靈改革的工程。

所謂心靈改革,是指調整或重塑一套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在省思「正確」的依據時,傳統文化資源是我們參酌的重點。在全球化世代中,各個族群的傳統文化由於互相交流而彼此增益,也由於互相對照而更能突顯自身的特色。在「存異求同」的原則下,我們將會發現人類的心靈是最有價值的資產,因為其中蘊含了豐富潛能,只要善加開發,就能使人活得有樂趣、有尊嚴、有意義,然後自能化解了自殺的陰影。

在尋求心靈價值的任務上,中華文化(以儒家與道家為其代表)提供了一套完整的觀點。我們可以如此描述之:如果一個人想要活的有意義,他必須對生命的四個領域採取適當的態度;這四個領域是:自我,人群社會,自然界與物質,以及宗教信仰的超越世界。我們可以歸結為以下四點:一,對自己要「約」;二,對別人要「恕」;三,對物質要「儉」;四,對神明要「敬」。以下分別說明之。

一、對自己要「約」

處於資訊化的時代,人的注意力由於過多的訊息而模糊焦點,以致在語言及行動上逐漸失去了自主性與自我性,淪為群眾之一。加以商品經濟的發展與消費能力的提高,更使個人陷於慾望的輪轉與擴大中,無暇顧及內心的需求。因此,對待自己要以約束為原則,經常省思自己的言語及行動,看看是否符合規範,亦即是否「守法而重禮」。在遵守法律的同時,我們更應推崇禮儀、禮節、禮貌,使自己成為「文質彬彬」的君子。

約束自己,才會謹慎選擇自己所要的,也才會對於選擇的結果善加珍惜。約束自己,才會有較多的時間與精力去從事照顧心靈的工作。這是發現心靈價值的第一步。

二、對別人要「恕」

人不能脫離群體而生活,但是在與群體相處時,又很容易出現各種緊張的情況,形成複雜的人際關係。人們由於信仰、種族、語言與生活習慣的差異,彼此要互相了解已經相當困難,如果再加上現實利害的考量與歷史恩怨的糾結,這個世界如何可能期望和平?

針對這一點,孔子的建議是「恕」:「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出於自覺與感通的雙重作用,先察覺自己的主動能力,再運用同理心把自己當成別人來設想,然後就會尊重別人一如尊重自己。因此當我們界定人是社會的動物時,意思是:個人將在社會中,發揮正面的作用,以求貢獻於社會,並且也藉此完成了個人的天職。恕的原則不僅適用於個人與個人之間,也適用於群體與群體之間。

三、對物質要「儉」

物質是指有形可見的一切資源,包括自然界以及生活上的物質用品。現在各國均已警覺環境保護的重要,對自然資源與野生動物寄以特殊的關切。但是,另一方面,在消費主義的影響下,簡樸生活的呼聲依然十分微弱。

選擇簡樸生活的理由中,除了自然生態岌岌可危之外,還有貧富差距的考量。在全球貧富差距高達六十倍的情況下,只有倡導簡樸生活,才能使貧困者對富有者不致懷有太深的怨恨,也才能使富有者願意分享其資源。然後,最重要的理由是:物質上的享受容易使人忘記心靈的需求,限於內心空虛的困境。只有簡樸生活,才會使人積極享受心靈世界的產品,從事求知、審美、信仰與愛人的活動。

四、對神明要「敬」

仔細追溯各個文化傳統,皆可發現其中有豐富的資料,談到人與神的親密關係。這種關係在宗教堙A固然形成具體的表達方式,但是就算不談特定的宗教,每一個人也都對於生死、命運、痛苦、罪惡感到迷惑難解,因而對於超越的神明世界覺得敬畏與嚮往。

對神明敬畏,就是對人的生命源頭與生命歸宿表示敬畏,也就是對人的生命過程以及它們帶來的責任表示敬畏。缺少這種敬畏,人無異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動物之一,而人類社會也不過是都市叢林的寫照而已。有了這種敬畏,人就會謙虛而謹慎,以誠懇態度面對生命中的一切遭遇,修養身心以求淬鍊得更為完美。

以上所論四點,涵蓋了人類生命的四個領域,是自古以來人們所無法迴避的。人生的意義就在於因應這四方面的挑戰,不斷激發心靈潛能,使自己由成長趨於成熟。人生的意義,並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如何」去實現的問題。只要確定這個觀點,就是心靈改革的第一步。我們相信,任何文化傳統中都有某些普世價值,中華文化亦不例外。它是一套人文主義,但是並不是封閉的個人主義,而是由個人出發,向著群體開放,向著自然界開放,並且向著超越世界開放。只有兼顧這四方面,人的心靈才能進行全方位的運作與發展,也才能真正肯定人生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