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天才

陸達誠

據說某次拿坡崙帶兵出戰,在一山頭紮營之後,安靜地過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拿坡崙召見四個將領,給他們出了一個題目:籌劃當天傍晚要向敵軍發動的戰役。四位身經百戰的將軍「乖乖」地走出大帥的帳蓬,到另處討論。足足花了四個小時的腦激盪,終於稍有曙光。三人高興地去交差,以為想出了最好的點子,一定會叫老闆滿意。拿坡崙仔細地聽了他們的報告之後,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張紙,上面寫的是他本人對此役的想法。一對之下,四將大吃一驚:拿坡崙寫的居然同他們嘔心瀝血討論所得的完全一樣。他們不得不對拿坡崙甘拜下風 ,佩服得五體投地,心中直喊:「這真是個天才!」

拿坡崙是天才,人人知道。他不需要冗長的思維,剎那間就可看出複雜事件的端倪,因此他本來不需要叫手下討論,直接告訴別人怎麼做就好了,但他沒有這樣作,因為他(至少在此役)要手下作他們自己要作的,而非服從命令。這場戰役一定結束得很精采,法軍一定大獲了全勝。

有天才真好,因為作事又省力又快速。不過天才並不常有,沒有天才的時候怎麼辦呢?沒有天才時,退而求其次:「三個臭皮匠一個諸葛亮」。換言之,用「群體動力」或所謂的「腦激盪」來達到以合作成就大事的結果。

中國的威權傳統積疾太久,根深蒂固。西潮東漸以來,民主的口號喊管喊,在位者中多數仍然我行我素。往往一人決定大小事宜,開會僅為公佈決定而已。所以聽到開會,人人頭痛。開會時,與會者或取被動姿態,明哲保身,少說少錯;或無法用理性來對話,在異見上爭執吵鬧,往往最後不歡而散。

「群體動力」重視團體內本有的集體潛力,尊重團體內每一成員。一人講話時,別人都屏息靜聽。而下一個發言者會延著主線講下去,不節外生枝。如此每次討論構成一個完整的體系。討論過程中的正反意見亦被重視。在不斷補充和修正中,問題的全貌漸漸出現,突破性的思想會脫穎而出,這就是共識。共識一現,大家立即鬆弛下來,露出會心的微笑。

要使群體動力成功,有一些絕對不能缺少的條件,如:真誠開放,全神貫注,尊重異見,理性思考。總之,要全心全靈地『聽』,也要全心全靈地「講」。聽比講更重要。主席可以提供資訊,但不要表達太多個人的意見,不偏向一方。他要像交通警察一般,使討論的管道暢通。每過一段時間,要整理一下主線,扣緊焦點,使討論不離題而更深入,讓真理出現。群體動力培養成熟的個體,亦使真正的團體誕生。有這樣的個體和團體,才能談民主。一個好團體使團體中每一份子分享「願景,決策權,管理權」 (to share the vision, the government and the power), 使人人可作主人,一起負決策及執行決策的責任。

事實上,在信仰團體中,群體動力即聆聽天主聖神的方法。教宗若望廿三世在一九六二年召開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即希望通過聖神的默導,大會代表能真切交流而尋獲天主的聖意。若望教宗已於今年九月三日被立為真福,天主似乎在說:「你們中間真的不乏天才,因為大會的許多決議恰好同我預先想的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