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年與殉道者的紀念

張春申

教會傳統在禮儀中只為聖母瑪利亞與洗者聖若翰慶祝生日:前者始孕無玷,後者胎中「歡躍」(路二41)表示蒙恩,兩者誕生人間可慶可祝。至於為其他諸聖則是慶祝他們的去世之日,因為此時是他們進入永恆的生日。無論如何,禮儀紀念天主子女之永遠生命,這是降生奧蹟為人類所賜的禮品。「祂為了我們人類,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信經)於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禧年詔書「降生奧跡」標榜了那些以特殊方式為永遠生命作證的殉道者,這也是我們所要詮釋的題目。(參閱:禧年「詔書」13號)

殉道是以死亡為真理作證,因此我們的詮釋必須先自這種特殊方式說起。人是精神降入肉體的有靈生物,他的死亡確是具有與一般生物無異的被動面。不論由於疾病或其他事故,死亡出於生命之被奪去,這是所有生物,包括人類在內無法逃避的結局,此即所謂死亡的被動面。然而異於其他生物,由於人是有靈的,面對死亡他能主動地反應。舉例而論,有人視死如歸,予人安詳之感;有人怨天尤人,萬分「掙扎」而去。兩者都顯出死時主動面,但出於精神的反應卻並不相同。原來面對死亡,人性仍能表達自由接受與否;甚至此刻的自由表達,根據現代生死學家的意見,乃是終結一生的抉擇,作證全部生命的品質。所謂「生命尊嚴,死亡尊嚴」,大概指的便是面對死亡的主動面,其尊嚴與否,誠與一生有關。

根據以上簡單的指點,我們可以繼續詮釋,彰顯以特殊方式為真理作證的殉道者的死亡,以及其主動面的意義,但僅限於天主教會之內,雖然並不排除其他宗教。其實耶穌自己誠是第一位殉道者,祂在羅馬總督比拉多之前說:「我為此而生,也為此而來到世界上,為給真理作證」(若十八37)但總督卻逼於情勢,判祂釘死十字架上。面對這個死亡,耶穌表示祂的主動面,祂說:「誰也不能奪走我的性命,而是甘心情願捨掉它。」(同上十18)而且在祂死前仍說:「父啊!我把我的靈魂交托在A手中。」(路廿三46)從此,祂的殉道成為天主教會中的楷模。初期教會的首位殉道者斯德望被砸死之前也祈求說:「主耶穌!接我的靈魂去罷!」(宗十59)雖然他被人圍堵,無可奈何,但面對死亡仍然彰顯其甘願為基督作證的主動面。

同時殉道者的死亡卻又流露了生命的豐富與剛強,所謂頭可斷血可流,志不可屈是也。為此十字架象徵降生成人的耶穌基督之勝利,祂的死後復活實是天父為自己獨生子的生命加冕。因此紀念降生奧蹟的禧年不能與逾越奧跡分開,同樣也不能與彰揚永遠生命之德能的殉道者分開,由於他們為信仰作證的特殊方式,他們的死亡成了進入永恆的生日。因此教宗若望保祿說:「殉道者的見證不應被遺忘,他們是為了愛以犧牲自己的生命來宣講福音。」(「詔書」13號第一節)。

事實上,根據宗座禧年行事曆,十一月一日在羅馬聖伯鐸大殿,將有列真福及聖品典禮,他們大概都是屬於二十世紀的殉道者。這裡只能抄錄教宗的一段話使人注意他們的話。

「在這即將結束的這一世紀見到很多的殉道者,特別是由於納粹主義、共產主義、以及種族或族群的衝突。社會各階層的人,為了他們的信仰而受害,為了忠於基督和教會付出了他們的血,或是勇敢地面對終年的坐牢和各種匱乏,因為他們拒絕對成為獨裁政權的意識型態屈服。」(「詔書」13號第2節)

讀後我們無法忘記過去半世紀的中國教會,它自從得到周恩來總理鼓勵的三自運動以來,多少有姓有名大家認識的兄弟姊妹,為了信仰的完整而付出了代價。至少在此可以提起最初的兩位司鐸。一九五一年六月二日,董世祉神父在四川重慶發表「信仰宣言」;在三自運動大會上聲明:「脫離了聖統的三自,今天要我們攻擊教宗代表黎總主教,明天就會要我們攻擊耶穌代表-教宗,後天為什麼不能要我們攻擊天主呢?」另一位神父張伯達在上海市召開的教育會議上表達了同樣的堅定立場,不久他便被公安局請去談話,最後便是死在獄中。這是最初兩位信仰的見證人,此後半世紀的中華殉道者該由歷史去寫出來了。

不過,我們推測禧年的十一月一日列真福及聖品的典禮,恐怕難能如同「詔書」所言出現「這一世紀」(二十世紀)的中國殉道者的姓名了。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中國教友,根據「禧年詔書」的精神,大可自行紀念:「為了這個理由,教會在世界各個角落,應該停泊在殉道者的見證上,並小心謹慎地保存他們的紀念。」(「詔書」13號第3節)

當然,值得欣慰的是在禧年中教宗宣佈了十月一日在羅馬為一百二十位中華殉道真福的列品典禮;台灣區的宣聖委員會功不可沒。另一方面,它與禧年的關係實在並不如此密切;尤其處在兩岸關係緊張、「中」梵關係吊詭的情況下,不免使人「爽」不起來。不過我們還得聆聽宗座的訓話:「願天主子民,由於每個時代、語言和國家的這些真正的鬥士的榜樣,能在信德上站穩後,完全有信心的跨越第三個千年的門檻。在信友們的心中,希望對他們殉道的讚賞,靠天主的聖寵,如果環境要求的話,轉為追隨他們榜樣的願望。」(同上)

這是令人驚懼與超過人力的願望,但如果我們知道教會是自降生成人、釘死十字架上耶穌被刺的肋膀中誕生的話,那麼也該信賴天主子的血和水是殉道者的種子,在禧年中發揚那樣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