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苛德摩的智慧

田毓英

尼苛德摩雖沒有英勇的德行,衝破一切罫礙維護真理,但他有他那種程度的智慧。他有一顆開放的謙虛的求教的心。

尼苛德摩是誰?

若望福音第三章是這樣寫的:「有一個法利塞人,名叫尼苛德摩,是個猶太人的首領。有一夜,他來到耶穌前……」。

我們知道,處處與耶穌作對最後把耶穌送上十字架的是法利塞人、經師和長老。但在這些人中卻有例外。那就是阿黎瑪特雅人若瑟和尼苛德摩(瑪廿七 57;谷十五43 ;路廿三50 ;若三1-15,十九39 )。這二人都是法利塞人,若瑟是猶太人議會的議員,尼苛德摩則是猶太人的師傅、首領。若瑟和尼苛德摩二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因怕猶太人,二人都在暗中作了耶穌的門徒。前三部福音只提到若瑟求得比拉多的許可埋葬耶穌的屍體,若望福音除了若瑟,也寫尼苛德摩來參與埋葬聖屍的事,這第四部福音另外還敘述了尼苛德摩夜訪耶穌的故事。這故事讀來生動活潑,尤其顯露出尼苛德摩對尋求真理的認真與執著。

尼苛德摩相信耶穌「是由天主而來的師傅,因為天主若不同他在一起,誰也不能行你所行的奇蹟」(若三2)。尼苛德摩想親近這位由天主來的師傅,向祂求教天國的事。但身為耶穌敵人的首領,無法明目張膽地拜訪耶穌。那不只會招來物議,也可能還帶來麻煩。那麼,就放棄嗎?不,他夜訪耶穌。

他謙虛地稱耶穌為辣比,肯定耶穌的言行。話題很快就落到他來訪的重點上:耶穌來自天主,天國的情形如何,人如何才能進入天國,耶穌一定知之甚詳,他請耶穌告訴他,指示他一條道路。主耶穌不吝指教,告訴他,人應由上而生,才能見到天國。但,像我這樣的人,早已出生,而且也已年老,要見天國,如何再生一次呢?耶穌告訴他,所謂重生就是由「水和聖神」而生。這就是由上而生。尼苛德摩不明白,怎麼知道人是否已由水和聖神而生了呢?耶穌用淺顯的比喻告訴他,人是否已重生,要看它的效果:就如風那樣,風從那裡來,往那裡去,我們不知道。但如果我們覺察到風的效果:聽到風的響聲,我們就知道起風了。那麼,如何使風吹起,如何讓人由水和聖神由上而生呢?「這事怎樣能成就呢?」

這「如何」全包括在舊約之中。亞當犯罪,喪失樂園,天主許下救主降世,其後許許多多的預言,不都說明了將有一位默西亞降生救贖世界嗎?「你是以色列的師傅,連這事你都不知道嗎?」(若三10)。熟讀經書(舊約)的猶太人的師傅,應該耳熟能詳。怎麼問如何才使這事成就,如何見天國呢?經書上不是一再預言默西亞要作的事,祂將使瞎子看見,聾子聽見,啞吧說話,瘸子行走……嗎?我作的不就是這些嗎?你沒讀過依撒意亞廿九章,卅五章等等的預言嗎?我沒做別的。我只是宣講我所知道的。我是從天上來的那位,我講的都是我見過的事。我不是「以(我)口中的棍杖打擊暴戾者,以(我)唇邊的氣息誅殺邪惡者」(依十一4)嗎?我的口不是像利劍一樣,穿透人的內心,衝破人心的黑暗嗎?你沒讀過依撒意亞四九章嗎?我講的不是從學校學來的。我講的都是因為「上主的神臨於我身上」了。這不是依撒意亞六十一章所說的嗎?我來就是要實現那些預言。我如何使人重生呢?我要用我的苦難死亡救贖世界,使人獲得永生,見天國,「就如梅瑟曾在曠野裡高舉了蛇,人子也應照樣被舉起來,使凡信祂的人,在祂內得永生。」(若三14-15)。關於我的苦難死亡,你沒讀過上主的僕人等等的預述嗎?

如何得永生見天國?信你們(猶太人)的聖經一再預言過的人子默西亞。「天主……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使凡信祂的人不至喪亡,反而獲得永生。」(若三17 )。

這話再清楚不過。聖經上雖然未說尼苛德摩的反應,但這麼強有力的,耶穌不厭其煩的解釋,應是使尼苛德摩茅塞頓開。由其後的發展可以看出,他自那時起不只暗地裡信仰了耶穌,而且對聖經有了深一層的了解。以致在耶穌死後,人避之唯恐不及,他則「帶著約一百斤的沒藥及沉香調合的香料」(若十九 39)來幫忙料理後事。

尼苛德摩的行為給我們的啟示是:我們不要故步自封,滿足於我們的一知半解。在事奉天主的事上,同樣需要進取奮發。天主也在不同時代不同情況賜予不同的恩典與啟示。而這些恩典與啟示,如果我們把我們所知道的一知半解當作全部,抱殘守缺,靜止不動,恐怕天主想賞恩典也不得其門而入。尼苛德摩原可以固守猶太教的一切,像所有其他猶太人一樣,閉上眼睛,蒙住耳朵,不聞不問耶穌的言行,在猶太人中仍是個受人尊敬的師傅,「何樂而不為」! 然而,那樣一來,他就無從得曉如何見天國了。天主的真理需要尋找,還需要一點謙虛,一點善意,不看無謂的情面,不因人言人語,甚至只是人們異樣的眼光,而放棄尋求天主,而違背良知,踐踏真理。為求真理,堅持天主的道,必要時應不怕戰鬥,應衝破罣礙,直奔光明。這就是為什麼不管青紅皂白一味尋求相安無事之謬處,之怯懦處。因為,比如,你明知幫派為非作歹,你為求相安無事而不抵抗,不脫離,就是乖謬,就是怯懦,不是美德。你在社會上有某種地位,你週遭的人對你的不同流合污,(包括你的宗教信仰)可能投以異樣眼光,你要事奉天主可能需要一些膽量,不故步自封,敢於顛覆人云亦云,衝破藩籬,付出代價,不隨波逐流。事奉天主需要不凡事只求相安無事。

在一次避靜中印度籍孟飛鷗(Fr. Fio Mascarenhas)神父講了一個他親身經歷的故事。這故事發生在經濟情況不佳的印度。在旅遊季,火車一票難求。鐵路局職員紛紛以高於公定價格出售車票,謀求差額,飽入私囊。故事的主角是教友。他不願與同事們同流合污。這造成其他職員的不便,因而他不容於同僚。他有兩個選擇:或與其他職員同流合污,或離開鐵路局。他與神師商議之後,選擇了辭職。他因而失業賦閒。家中生活頓成問題。在這期間,這位神父去看望他們。四歲的孩子高興地迎出來說:「神父,神父,我們今天沒有飯吃,只有湯喝,因為我們愛耶穌」!突破藩籬的不隨波逐流的英勇的勇氣的代價與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