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年之母—瑪利亞

張春申

一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其它宗座訓導與牧職文件,禧年詔令「降生奧跡」結束之前,目光轉向聖母。(14 號)本月禮儀也有一個聖母靈魂肉身榮召升天慶節,我們根據降生奧跡試著詮釋瑪利亞的母職,首先是耶穌的母親,其次是教會(牧者與信徒)的母親。兩者之間具有密切關係,但差別也不小。

有關前者,這是聖經與信經中的道理,即天主子耶穌基督,「祂因聖神由童貞瑪利亞取得肉軀,而成為人。」瑪利亞的身心,在她的信仰與服從中,成為母親。但是這個母職只是建基於天主的旨意,瑪利亞的同意是「願照A的話,成就於我罷!」(路一 38)於是她開始經驗自己成為母親。在一個母親的懷孕,生產,哺育,眼見兒子成長,以及耳聞目睹耶穌公開生活種種的過程中,瑪利亞相信自己是真實的童貞母親,她的兒子不是出自人性結合之力,而是由於天主聖神的德能,降生人間。母親經驗都是發生在瑪利亞的身心之上,然而對發生的一切,聖母瑪利亞面臨奧跡,它來自天主的功能,她也需要相信。「但是,他們不明白祂對他們所說的話,祂就同他們下去,來到納匝助……祂的母親把這一切默存在心中。」(路二 50 )若瑟和瑪利亞都是降生奧跡的證人,不過聖母瑪利亞更有切身經驗。

瑪利亞在信仰中的切身經驗,根據路加與若望二部福音的文字,任何做個母親的婦女大概可以揣測,因為瑪利亞是童貞的母親,不過我們不擬去採訪與記錄。但根據一個相當合理的神學類比,應該可以採用「生與愛」來綜合。因為天父的「生與愛」首先彰顯在天主子身上,那麼童貞瑪利亞,作為耶穌人性的母親豈非也是「生與愛」嗎?(參閱:張春申,親愛的天父,頁一九│六三,見證月刊出版,八八年七月。)懷著神聖的母愛,瑪利亞產生耶穌;終其一生,耶穌的母親告訴祂,「必須受這些苦難,才進入祂的光榮中。」(路廿四 26 )

兩千大禧年慶祝降生奧跡,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實有理由將目光轉向瑪利亞,她為了完全服從父,誕生了為我們而成肉身的天主子。我們稱她為禧年之母也很合適。

以上是關屬於耶穌方面的瑪利亞母職。下面討論她對教會的母職。後者有什麼根據呢?其實討論這個問題,反而複雜得多,適當的表達要顧及各面。首先,在天主救恩計畫中,瑪利亞如同其他人都是受造者與蒙救者,即使她是最為完美的蒙救者。不過人類仍舊可以如同某些基督教派所說的,稱瑪利亞是我們的姊妹;另一方面他們也並不承認新約中對她的讚美。(路一 42)其次,因此我們也必須承認她在救恩計劃中的特殊角色,以及由此而蒙受的恩典。特殊的角色無疑地該是救主的母親;為了「扮演」這個角色不出錯,不難承認她得具備異於一般的恩典。最後,即使我們不去進入深邃的堂奧,也得承認由於她的服從、信仰與同意天主的話,(路一 38),具體導致救恩計劃在基督內的實現;此舉與整個人類實際有關。

這樣陳述了在瑪利亞生命中,三層連結一起的因素之後,我們可以嘗試說明若望福音中,耶穌賦與她的母職。細加詮釋,此處無此必要,十字架上耶穌對自己母親,以及對愛徒話(若十九 25-27),表示耶穌的母親被立為門徒的母親。這段經文該與加里肋亞加納婚宴的奇跡互相呼應(若二 1-11 ),那裡耶穌的母親也在場,她的干預,以及向僕役說的話:「祂無論吩咐你們作什麼,你們就作什麼。」(二5)似乎已在提先表達她的母職了。無論如何,今日教會承認瑪利亞是所有牧者與信德的母親,亦即教會的母親。這是基督賦與她的母職,我們認為之所以如此,由於瑪利亞是人類受造與蒙救的人類中之一員;由於她在救恩計劃中的特殊角色;也由於她的服從、信仰與同意;她非常適當擔任教會之母的職務。不過也由此可見,這與她面對耶穌而擔任的母職顯然不同。後者純是屬於降生奧跡的內含,前著僅是附帶在這奧跡上的神聖措置而已;二者之間具有關係,然而性質非常不同。

因此我們必須繼續說明瑪利亞怎樣實踐面對教會的母職,她是救主之母,由於她的「生與愛」,她在信仰中生了耶穌,愛兒子地愛祂。至於面對教會,梵二大公會議說:「因此,在聖寵的境界內,聖母是我們的母親。」(教會 61 )聖寵境界指的是天主子女的信仰生活,瑪利亞在這方面的母職在於轉求、照顧、保護、輔佐、援助、中介。(參閱:教會 62)這些名詞的確可以詳加解釋;但明顯地,它們與梵二大公會議詳述瑪利亞在耶穌一生中對祂的所作所為完全不同,(參閱:教會 57, 58, 59)。對耶穌,聖母流露的是信仰中的親情,生與愛;對教會,聖母接受一個職務,這個職務僅是類比性地稱為母職,雖然它為恩寵境界的我們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具體而論不可或缺的;而且也有它的情感一面。但無論如何,我們該審慎地確定它的真意,然而適當地表達,不致引人誤解。

大禧年中,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將目光轉向聖母,使我們詮釋「降生奧跡」中的聖母瑪利亞,稱她為禧年之母。同時也詮釋了「教會之母」的意義,它與「降生奧跡」也有關係,因為這是降生成人的耶穌賜給我們的一個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