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問題

思果

神父過獨身生活成了問題,現在談的人很多。有人,包括有些神職人員,也表示問題嚴重,以為換一位教宗,就會改變制度,讓神父結婚—至少有一位退出神職界的耶穌會神父三十多年前對我說過這話。他的話沒有實現:他說的教宗已經換了人,並沒有改,反而不給神父還俗許可,因此不少還俗的神父大不開心。

我們教友不能說話,要還俗的神父會說,你們有夫妻生活,那裡知道我們過什麼樣的日子?

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講,就是教友守貞也不容易,不少已婚教友過的是沒有婚姻的生活,諸如配偶生了重病,衰老了,夫婦長期別離,還有婦女生育子女。不少的人受不了沒有婚姻生活的不便,就做了錯事,結果家庭破裂,犯了宗教(也有時候)、法律的罪。教外人無所謂,教內人就沒有交代了,因此要批評教會不對、不顧人的需要嗎?要換教宗嗎?

我就知道有個男人說過,他不能沒有性生活。結果他的太太一旦年老,他就離婚,另娶了年紀輕的人。照人的需要說,這很合情理,不過天主教徒有這個舉動就違背了天主的誡命。我有個不正確的想法,就是人不奉教更方便,奉了教做違背天主誡命的事,良心更痛苦,受的罰更重。不傳教不更仁愛嗎?

不過傳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不能顧叛教人的利益和方便。不是有無數的人因為奉了教而很快樂嗎?得到永生是更重要的事,還有奉了教自以得別的無數的好處,如內心平安,家庭的完整等,在世上已經享福了。

耶穌教人背祂的十字架,祂從來沒有說,「來,跟我一齊享富貴榮華,儘情吃喝玩樂!」不但神父修女要放棄婚姻生活的快樂,教友也一樣要守貞。不方便也要忍耐。(我知道有位退職的神父婚後和別的女子親密,已經給他的妻子把他們的婚姻結束了。)我們信了耶穌,一切的世福全不能堅持要享,必要時犧牲性命。

我是教友,並沒有意思要求神父獨身。這件事也不歸我管,不過教友守貞的不易,我知道一點,我已經是八十多歲,雖然結婚已經六十多年的人了,早就過和獨身神父同樣的生活。感謝天主聖寵助佑,我過得平安。我也是人,軟弱的人,如果不是教義管住,也會做恨不得能做教外人認為沒有辦法不做的事,所以我相信神職人員守貞也可以做到。許多聖善的人都做到了。他們並不是稀有的少數。

聖教的要求和人的要求不同。有些是正相反的,如不許男女不合本分的親密,不許有名利的貪圖等,我想不通何以當年有許多人追隨基督。後來的聖人也沒有說,「你們可以享富貴榮華,盡情吃喝玩樂。」他們要人吃苦,做乞丐。不過信奉耶穌的人,敬仰聖人的人仍然很多。好像大家都認為他們有道理,談信仰,吃苦受罪,甚至犧牲性命也在所不辭。

神父晉鐸之前,諒必也知道他的使命,他們有權退出,既然做了神父,刀山也得上,熾熱的油鍋也得下。做了教友也一樣,刀山油鍋都不能躲避,不做教友也有自由,法律管不了他。

我不免想到波蘭的神父聖國柏,他被德國軍隊拘捕,被囚的波蘭人中,有人想逃走,德軍抓了十個人要處以死刑,裡面有個青年軍士,有妻子兒女。聖人自願替他,成了仁,他如果也結了婚,有了兒女,還能替人救命嗎?

現在這個世界守貞似乎更難。到處是色情的聲色。人人受的誘惑更大,犯的色情罪更多。可想而知,神職人員受的苦更加劇。不過教友也同樣受誘惑,是不是要免除抑制的痛苦呢?我沒有答案。不過這件事牽涉的點太大、太深。吾主耶穌的話俱在,我們要信就全信,要就不信。教宗是代表耶穌的,他要考慮全局和教會的基礎和未來,我想他的繼任和他一樣。我想,他們恨不得給大家自由,要什麼就做什麼,不過他們自己並沒有自由,這個教的基礎太重要,也就是耶穌的教訓太重要。別人可以不顧,他們不能。假如我是教宗,我該怎麼辦?一旦教會許神職人員結婚,已經宣了誓言,真的可以取消誓願嗎?我不知道,這些事我真的不知道。

    神父過獨身生活成了問題,現在談的人很多。有人,包括有些神職人員,也表示問題嚴重,以為換一位教宗,就會改變制度,讓神父結婚—至少有一位退出神職界的耶穌會神父三十多年前對我說過這話。他的話沒有實現:他說的教宗已經換了人,並沒有改,反而不給神父還俗許可,因此不少還俗的神父大不開心。

我們教友不能說話,要還俗的神父會說,你們有夫妻生活,那裡知道我們過什麼樣的日子?

    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講,就是教友守貞也不容易,不少已婚教友過的是沒有婚姻的生活,諸如配偶生了重病,衰老了,夫婦長期別離,還有婦女生育子女。不少的人受不了沒有婚姻生活的不便,就做了錯事,結果家庭破裂,犯了宗教(也有時候)、法律的罪。教外人無所謂,教內人就沒有交代了,因此要批評教會不對、不顧人的需要嗎?要換教宗嗎?

我就知道有個男人說過,他不能沒有性生活。結果他的太太一旦年老,他就離婚,另娶了年紀輕的人。照人的需要說,這很合情理,不過天主教徒有這個舉動就違背了天主的誡命。我有個不正確的想法,就是人不奉教更方便,奉了教做違背天主誡命的事,良心更痛苦,受的罰更重。不傳教不更仁愛嗎?

不過傳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不能顧叛教人的利益和方便。不是有無數的人因為奉了教而很快樂嗎?得到永生是更重要的事,還有奉了教自以得別的無數的好處,如內心平安,家庭的完整等,在世上已經享福了。

耶穌教人背祂的十字架,祂從來沒有說,「來,跟我一齊享富貴榮華,儘情吃喝玩樂!」不但神父修女要放棄婚姻生活的快樂,教友也一樣要守貞。不方便也要忍耐。(我知道有位退職的神父婚後和別的女子親密,已經給他的妻子把他們的婚姻結束了。)我們信了耶穌,一切的世福全不能堅持要享,必要時犧牲性命。

我是教友,並沒有意思要求神父獨身。這件事也不歸我管,不過教友守貞的不易,我知道一點,我已經是八十多歲,雖然結婚已經六十多年的人了,早就過和獨身神父同樣的生活。感謝天主聖寵助佑,我過得平安。我也是人,軟弱的人,如果不是教義管住,也會做恨不得能做教外人認為沒有辦法不做的事,所以我相信神職人員守貞也可以做到。許多聖善的人都做到了。他們並不是稀有的少數。

聖教的要求和人的要求不同。有些是正相反的,如不許男女不合本分的親密,不許有名利的貪圖等,我想不通何以當年有許多人追隨基督。後來的聖人也沒有說,「你們可以享富貴榮華,盡情吃喝玩樂。」他們要人吃苦,做乞丐。不過信奉耶穌的人,敬仰聖人的人仍然很多。好像大家都認為他們有道理,談信仰,吃苦受罪,甚至犧牲性命也在所不辭。

神父晉鐸之前,諒必也知道他的使命,他們有權退出,既然做了神父,刀山也得上,熾熱的油鍋也得下。做了教友也一樣,刀山油鍋都不能躲避,不做教友也有自由,法律管不了他。

我不免想到波蘭的神父聖國柏,他被德國軍隊拘捕,被囚的波蘭人中,有人想逃走,德軍抓了十個人要處以死刑,裡面有個青年軍士,有妻子兒女。聖人自願替他,成了仁,他如果也結了婚,有了兒女,還能替人救命嗎?

現在這個世界守貞似乎更難。到處是色情的聲色。人人受的誘惑更大,犯的色情罪更多。可想而知,神職人員受的苦更加劇。不過教友也同樣受誘惑,是不是要免除抑制的痛苦呢?我沒有答案。不過這件事牽涉的點太大、太深。吾主耶穌的話俱在,我們要信就全信,要就不信。教宗是代表耶穌的,他要考慮全局和教會的基礎和未來,我想他的繼任和他一樣。我想,他們恨不得給大家自由,要什麼就做什麼,不過他們自己並沒有自由,這個教的基礎太重要,也就是耶穌的教訓太重要。別人可以不顧,他們不能。假如我是教宗,我該怎麼辦?一旦教會許神職人員結婚,已經宣了誓言,真的可以取消誓願嗎?我不知道,這些事我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