唸經、祈禱與靈修

田毓英

一提到靈修,一般往往就想到瑪竇福音十九章耶穌與少年的對話,把「你若願意是成全的,去,變賣你所有的,施捨窮人…然後來跟隨我。…你們這些跟隨我的人,在重生的世代,人子坐在自己光榮的寶座上時,你們也要坐在十二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支派。並且凡為我的名,捨棄了房屋、或兄弟、或姊妹、或父母、或妻子、或兒女、或田地的,必要領取百倍的賞報,並承受永生。」一直到梵二前夕,教會某些人士意識地或非意識地把修德「成聖」解釋為修道人及神職界的專利。教友是個只守十誡的沒有德行可言不必修德的人。但此處我們要注意的是,跟隨耶穌還有與其相對的果實問題。猶達斯也跟隨了耶穌,但他是否能坐在寶座上,領到賞報,獲得永生,至少無人敢保證。所以,捨棄一切跟隨耶穌還要加上跟隨耶穌的後續結果,才能獲得跟隨耶穌的「益處」。另外,耶穌沒說變賣一切跟隨祂是唯一成為成全之路。耶穌卻勸所有的人「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瑪五48 )。這個你們無論如何也不能解釋為修道人或神職界。

所以,耶穌要我們所有的人都作成全人。

如何做成全人呢?接近天主,事奉天主。靈修,祈禱。

就是說,要作個成全人,需要接近天主,事奉天主。要接近事奉天主,需要靈修,而靈修需要祈禱。那麼,唸經放在那裡呢?

很多人以唸經的多寡來衡量人的虔誠度。因而有人每天唸很多串玫瑰經,另外還加上很多其他經文﹔也有人以唸誦多少聖詠來盡責任。誦唸經文和詠唱詩歌或聖詠,尤其在團體祈禱時是必要的。玫瑰經和很多前人編的聖詠及其他經文也都是很好的。如能口頌心維,也能幫助我們在事奉天主上進步。我們雖不能說有人以口唸經文來塞責,但也有人似乎在說,「經文(聖詠)我不必懂,我都唸了,天主懂就夠了!」單以口禱而修到成全地步的,從未之聞。反過來,越接近天主的人越長時間默默地面對天主。他人寫的經文不論如何美好,也不能表達自己此時此境的心意。我們去見父母或朋友,總不會拿幾首著名的詩詞來唸給他們聽,何況一般唸的聖詠或經文並未經過我們按時空的情況來選定。

天主是至高的神,我們的造主,應受公眾的禮拜與歌頌讚揚,公眾聚在一起共唸經文歌詠讚頌敬拜是非常重要美好的。但我們的天主也是父,這是耶穌明言的。和我們的父則應有個人的關係,個人的傾訴、感謝、讚美、朝拜。而所有個人的這一切則需要祈禱,個人的祈禱。當然,口唸經文也是祈禱,如果要分,則唸經是口禱,我們此處所說的祈禱則是默禱,個別的面對天主。

習慣唸成文經的人一般一靜下來就不知要作什麼。這顯然是不會作個人的祈禱。然而,個人的祈禱是必要的。尤其如果要在事奉天主上進步,要修德接近天主的話。

其實默禱很簡單。放下自己,把我們心裡的話坦白地告訴天父,求祂賞賜向祂祈禱之恩,求祂醫治,求祂解決,求祂拯救…。平常會得到主顯然的回答。另外,讀聖人傳記,尤其聖經,慢慢讀,都會給我們豐富的默禱資料。在品嚐到天主的豐富之後,獨自面對天主就會是迫切的需要。那時,充滿幸福的你,人的恭喜都成了多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