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克制愛人的慾望

李家同

人有很多慾望,我們從小就被人教成我們該克制我們的種種慾望,因為我們總以為慾望是不好的。其實我們有一個慾望,絕對是好的,那就是愛人的慾望。

為什麼我說我們有這種慾望呢?也許我可以這樣來解釋:假設有朋友生病了,政府禁止我們去看他,有朋友的孩子考不上大學,政府禁止我們打電話去安慰他,在學校裡有學生功課不好,我們做老師的人不能去幫助他,更嚴重的是,當我們到親戚家去的時候,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孩子,我們卻不能和他玩,也不能去抱他,試問我們是不是最可憐的人?

為什麼我們可憐?原因很簡單,我們人人都有愛人的慾望,如果這種慾望不能得以滿足,我們是不可能快樂的。

可是為什麼我們常常又不能痛痛快快地表示對別人的愛呢?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們事實上受到一種禮俗的控制,常使我們放不下身段,所以我們才不能到垂死之家替窮人服務,我們大學教授也因此不願意去教國中生的英文,大學校長更不願意去替孤兒院燒飯或掃地。

可是一般人怎麼樣呢?我每個主日在德蘭中心看到一個年青人,他沒有什麼偉大的社會地位,每個主日會送水果去德蘭中心,然後在廚房裡和修女們聊天,大概也可以嘗到修女們燒的菜,他快樂得很,因為他的愛人慾望能夠得以滿足。

我們應該互相勉勵,不要太拘泥於面子,以致於我們不能放下身段來替別人服務,不要忘了,我們人是有一個愛人的慾望的,這種慾望一旦得以滿足,我們就會感到快樂,這種慾望如果不能以滿足,我們就會不快樂。

前些日子,在一個場合,我發現狄剛總主教在替大家盛湯,會親自送去,很多人感到很不好意思,我卻沒有阻止總主教替我盛湯,倒不是因為我也已是老人,而是因為我要給總主教一個機會,讓他愛人的慾望能得以滿足也。

有很多慾望,我們從小就被人教成我們該克制我們的種種慾望,因為我們總以為慾望是不好的。其實我們有一個慾望,絕對是好的,那就是愛人的慾望。

為什麼我說我們有這種慾望呢?也許我可以這樣來解釋:假設有朋友生病了,政府禁止我們去看他,有朋友的孩子考不上大學,政府禁止我們打電話去安慰他,在學校裡有學生功課不好,我們做老師的人不能去幫助他,更嚴重的是,當我們到親戚家去的時候,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孩子,我們卻不能和他玩,也不能去抱他,試問我們是不是最可憐的人?

為什麼我們可憐?原因很簡單,我們人人都有愛人的慾望,如果這種慾望不能得以滿足,我們是不可能快樂的。

可是為什麼我們常常又不能痛痛快快地表示對別人的愛呢?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們事實上受到一種禮俗的控制,常使我們放不下身段,所以我們才不能到垂死之家替窮人服務,我們大學教授也因此不願意去教國中生的英文,大學校長更不願意去替孤兒院燒飯或掃地。

可是一般人怎麼樣呢?我每個主日在德蘭中心看到一個年青人,他沒有什麼偉大的社會地位,每個主日會送水果去德蘭中心,然後在廚房裡和修女們聊天,大概也可以嘗到修女們燒的菜,他快樂得很,因為他的愛人慾望能夠得以滿足。

我們應該互相勉勵,不要太拘泥於面子,以致於我們不能放下身段來替別人服務,不要忘了,我們人是有一個愛人的慾望的,這種慾望一旦得以滿足,我們就會感到快樂,這種慾望如果不能以滿足,我們就會不快樂。

前些日子,在一個場合,我發現狄剛總主教在替大家盛湯,會親自送去,很多人感到很不好意思,我卻沒有阻止總主教替我盛湯,倒不是因為我也已是老人,而是因為我要給總主教一個機會,讓他愛人的慾望能得以滿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