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年大赦

張春申

有關大赦,中古之末流弊極 大,引起教會中重視精神意義者的不滿,路德便是其中突出的一位,也許不免過激。無論如何,因此教會亦有改革。然而仍舊難能超越法庭意味,久而久之,大赦種類繁多,而且數字化地計算效益,簡直令人莫明其妙。梵二大公會議期間,著名神長批評之聲群起,要求檢討與重振;不過對於大赦的基本信念並不忽視。所以,教宗保祿六世時代又有非常徹底的修正;同時神學方面的解釋也逐漸明朗,雖然尚有差異之傾向。但大體而論,精神意義更為明顯。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禧年詔令「降生奧跡」,略有扼要的說明(參閱詔令9、 10兩號)但尚可簡潔地為之澄清,當然不該再自歷史說起,以免又入困境,因此本文力求清楚易悟,為了鼓勵對於大赦之重視;尤其在此恩慈禧年之中。

大赦與罪有關;犯罪行為:得罪了天、得罪了人;同時也傷害自己,往往深入心靈,遍及全身,造成罪人心理上,甚至生理上痛苦的後果。由於懺悔與修好,天人之間的關係,以及人際的來往可以「一時」重建;但是身心留下的後果卻不易朝夕之間消除,這當然得看犯罪行為之輕重與歷時長短。重建關係,神學上稱為「罪過」之寬赦。至於留下的後果,則稱之為「暫罰」。比如:懺悔聖事賜人和好之恩,即是罪過寬赦,但並不同時予人心理或生理上,由於犯罪行為而生的後果立刻消失,這表示罪罰尚存。後者並非今日領受聖事時指定的「補償」能夠立刻解決的,因為它僅是象徵而已。於是不能不問有關「暫罰」之處理或解決的問題。

在此不從歷史中解決問題的不同方法,不過教會始終保持的大赦傳統便是與此密切有關。由於我們對於「暫罰」的解釋已經採取立場,所以不得不在同一方向下,試著解釋大赦。不過絕不否認它是天主賞賜的恩典、更加具體地說,它是天主藉著「諸聖相通」而完成的恩典。但這個恩典只是針對「暫罰」而給與的。下面逐一予以闡述。

「諸聖相通」是我們「信經」的道理,建基於「基督奧體」的教會學上面。教會所有精神「財富」息息相通,當然並不否定人之自由意願。在大赦問題上更加重視天上教會與旅途教會之相通,甚至也涉及所謂「受苦教會」。不過對相通的具體實現,今日的神學大體而言,並不認為教會聖統享有任何權力,它唯一可做的便是祈禱,或者呼籲天主子民祈禱;呼求天主藉著「諸聖相通」,恩賜「暫罰」得到化解,或者免除。教會對此祈禱的意願,必須公開表示,以便天主子民參與。為二千禧年而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已在詔令中聲明,同時羅馬宗座聖赦院也更加詳細地有所規定。(參考:主教團月誌二○九號;為得大赦的條件)由於教會是基督的淨配,它的祈禱深信必蒙天父悅納,因此我們沒有理由懷疑大赦的有效。至於今日尚存的全大赦與限大赦之分,也僅是代表教會不同的祈禱意向而已。

然而,根據恩典與自由的神學原則,大赦並不免卻人的參與:「暫罰」尚需消除,尤其按照它是身心留下的後果而論。事實上,宗座聖赦院為獲得禧年大赦也指出條件。(1、妥辦告解聖事,2、領聖體,3、朝聖,4、祈禱—按教宗意向誦念信經,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頌,5、前往教會指定聖堂祈禱,拜聖體,6、愛德行為。)不過,「暫罰」的處理或解決依我們的意見該不只是滿全條件而已,而更應同時答覆天主的恩典,或者藉「諸聖相通」消除罪過留在身心上面的後果—「暫罰」。它往往即是沈沒在記憶深處的痕跡,偶而暴露,卻予人難予平服的餘波。比如,不義施暴者難然罪過赦免,但回憶起來尚有洋洋得意的邪樂。至於受害的一方,即使寬恕對方,但不徹底,於是回憶起來仍有報復之衝動。這都可以稱為「暫罰」,由罪而生,即使罪過赦免,但「暫罰」仍存。因此,「暫罰」也可稱為尚未淨化的記憶,或者尚未得救的記憶,亦即罪過留在身心上的後果。那麼,對此又將如何處理呢?

首先,淨化記憶並非「忘掉」,此是無能為力的事;而是變化或者聖化之工程。具體而論,要求生活真實亦即面對真理,發現浮現記憶中的「暫罰」需要清除,繼而力求改變態度,愛及對方為他祈求天主寬恕;最後發揚新的精神,身心痊癒。此是淨化記憶過程,「暫罰」得以消除、記憶因而得救。可見,這實是大赦之恩,深入諸聖的共融;然而也是個人的回應與參與。至於滿全大赦的規定條件該是應有的象徵,禧年大赦更是有此必要。

由此可以深入了解大赦的真諦,禧年應是恩慈之年,同時激發靈修,加強信仰生活。禧年大赦也須天人之交會,諸聖相通共向天父感恩,祂派遣聖子降生,予人生命,豐富的生命。今年四旬期第一主日,教宗若望保祿為教會求寬恕之舉,稱之為「淨化記憶」,此是教會集體性之舉。本文採用同一名詞作為詮釋禧年大赦之「暫罰」的赦免,顯然另有詮釋之意,但實在無傷大雅。不過至少由此更加真實地指出「暫罰」的經驗;有些傳統的教會名詞,往往令人知其字義,而不識真情。犯罪必須受罰,罰從何處而來。其實獲罪於天主,天主並不需要特製刑罰,其罰即在罪人身心之內;大多深入他的記憶;記憶在身上,也在心內,「暫罰」即此。

有關大赦,中古之末流弊極 大,引起教會中重視精神意義者的不滿,路德便是其中突出的一位,也許不免過激。無論如何,因此教會亦有改革。然而仍舊難能超越法庭意味,久而久之,大赦種類繁多,而且數字化地計算效益,簡直令人莫明其妙。梵二大公會議期間,著名神長批評之聲群起,要求檢討與重振;不過對於大赦的基本信念並不忽視。所以,教宗保祿六世時代又有非常徹底的修正;同時神學方面的解釋也逐漸明朗,雖然尚有差異之傾向。但大體而論,精神意義更為明顯。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禧年詔令「降生奧跡」,略有扼要的說明(參閱詔令9、 10兩號)但尚可簡潔地為之澄清,當然不該再自歷史說起,以免又入困境,因此本文力求清楚易悟,為了鼓勵對於大赦之重視;尤其在此恩慈禧年之中。

大赦與罪有關;犯罪行為:得罪了天、得罪了人;同時也傷害自己,往往深入心靈,遍及全身,造成罪人心理上,甚至生理上痛苦的後果。由於懺悔與修好,天人之間的關係,以及人際的來往可以「一時」重建;但是身心留下的後果卻不易朝夕之間消除,這當然得看犯罪行為之輕重與歷時長短。重建關係,神學上稱為「罪過」之寬赦。至於留下的後果,則稱之為「暫罰」。比如:懺悔聖事賜人和好之恩,即是罪過寬赦,但並不同時予人心理或生理上,由於犯罪行為而生的後果立刻消失,這表示罪罰尚存。後者並非今日領受聖事時指定的「補償」能夠立刻解決的,因為它僅是象徵而已。於是不能不問有關「暫罰」之處理或解決的問題。

在此不從歷史中解決問題的不同方法,不過教會始終保持的大赦傳統便是與此密切有關。由於我們對於「暫罰」的解釋已經採取立場,所以不得不在同一方向下,試著解釋大赦。不過絕不否認它是天主賞賜的恩典、更加具體地說,它是天主藉著「諸聖相通」而完成的恩典。但這個恩典只是針對「暫罰」而給與的。下面逐一予以闡述。

「諸聖相通」是我們「信經」的道理,建基於「基督奧體」的教會學上面。教會所有精神「財富」息息相通,當然並不否定人之自由意願。在大赦問題上更加重視天上教會與旅途教會之相通,甚至也涉及所謂「受苦教會」。不過對相通的具體實現,今日的神學大體而言,並不認為教會聖統享有任何權力,它唯一可做的便是祈禱,或者呼籲天主子民祈禱;呼求天主藉著「諸聖相通」,恩賜「暫罰」得到化解,或者免除。教會對此祈禱的意願,必須公開表示,以便天主子民參與。為二千禧年而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已在詔令中聲明,同時羅馬宗座聖赦院也更加詳細地有所規定。(參考:主教團月誌二○九號;為得大赦的條件)由於教會是基督的淨配,它的祈禱深信必蒙天父悅納,因此我們沒有理由懷疑大赦的有效。至於今日尚存的全大赦與限大赦之分,也僅是代表教會不同的祈禱意向而已。

然而,根據恩典與自由的神學原則,大赦並不免卻人的參與:「暫罰」尚需消除,尤其按照它是身心留下的後果而論。事實上,宗座聖赦院為獲得禧年大赦也指出條件。(1、妥辦告解聖事,2、領聖體,3、朝聖,4、祈禱—按教宗意向誦念信經,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頌,5、前往教會指定聖堂祈禱,拜聖體,6、愛德行為。)不過,「暫罰」的處理或解決依我們的意見該不只是滿全條件而已,而更應同時答覆天主的恩典,或者藉「諸聖相通」消除罪過留在身心上面的後果—「暫罰」。它往往即是沈沒在記憶深處的痕跡,偶而暴露,卻予人難予平服的餘波。比如,不義施暴者難然罪過赦免,但回憶起來尚有洋洋得意的邪樂。至於受害的一方,即使寬恕對方,但不徹底,於是回憶起來仍有報復之衝動。這都可以稱為「暫罰」,由罪而生,即使罪過赦免,但「暫罰」仍存。因此,「暫罰」也可稱為尚未淨化的記憶,或者尚未得救的記憶,亦即罪過留在身心上的後果。那麼,對此又將如何處理呢?

首先,淨化記憶並非「忘掉」,此是無能為力的事;而是變化或者聖化之工程。具體而論,要求生活真實亦即面對真理,發現浮現記憶中的「暫罰」需要清除,繼而力求改變態度,愛及對方為他祈求天主寬恕;最後發揚新的精神,身心痊癒。此是淨化記憶過程,「暫罰」得以消除、記憶因而得救。可見,這實是大赦之恩,深入諸聖的共融;然而也是個人的回應與參與。至於滿全大赦的規定條件該是應有的象徵,禧年大赦更是有此必要。

由此可以深入了解大赦的真諦,禧年應是恩慈之年,同時激發靈修,加強信仰生活。禧年大赦也須天人之交會,諸聖相通共向天父感恩,祂派遣聖子降生,予人生命,豐富的生命。今年四旬期第一主日,教宗若望保祿為教會求寬恕之舉,稱之為「淨化記憶」,此是教會集體性之舉。本文採用同一名詞作為詮釋禧年大赦之「暫罰」的赦免,顯然另有詮釋之意,但實在無傷大雅。不過至少由此更加真實地指出「暫罰」的經驗;有些傳統的教會名詞,往往令人知其字義,而不識真情。犯罪必須受罰,罰從何處而來。其實獲罪於天主,天主並不需要特製刑罰,其罰即在罪人身心之內;大多深入他的記憶;記憶在身上,也在心內,「暫罰」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