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蓋仙重回羊棧

陸達誠

去年在美國進修時,讀到一篇夏麗蓮小姐寫的文章:(重回羊棧)。這篇文章敘述夏元瑜教授生命最後一段經歷,看了如獲至寶,特把該文內容簡述如下,再說明我的想法。

夏元瑜教授是有名的「老蓋仙」,以幽默博學見長於文壇。三十多年前在美籍張志宏神父啟蒙下,全家領洗。後來逐漸離開教堂。她的女兒說: 「雖然如此,聖母經、天主經仍是我滿心焦慮徬徨無依時唯一默念的寄托」。所以這次她從美國回來,恰好父親不適住入醫院,她又想起了天主。就到耕莘文教院請來了朱勵德神父。爸爸不但同意,還完全配合。朱神父走出病房時,非常高興地用上海國語向她說: 「感謝天主,你爸爸成功地辦完告解,傅油聖事也領了。」女兒跑進病房,看到爸爸容光煥發地笑著說:「太巧了,當年給我領洗的張神父是耶穌會神父,現在為我領終傅的也是耶穌會神父。 」再過二、三天他就去世了。最後的對話竟是三國人物。作者說她爸爸那時沈睡多而清醒少。那夜夏老太太搖醒丈夫,讓外孫考他三國人物。

「張遼在追隨曹操之前,是誰的部下?」

「呂布」,老祖父笑著回答,聲如游絲,慢慢地吐出長氣,就停止呼吸了。

夏老先生不但在塵世有一個如此溫馨的家庭,他邁入天國時,遇到的是一位更慈祥的天父。在天國裡,老蓋仙還可施展他的長才,不單細說三國,還可侃侃而談他喜愛的動物。

筆者廿餘年前接下了張志宏神父的棒子,在耕莘寫作會待到現在,接觸過眾多知名作家。其中不乏天主教教友,有些還去教堂,有些已離走多年。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尹雪曼先生。在一個文友聚會的場合中,他知道我是神父之後向我說: 「陸神父,我也是教友,只是很久未去教堂了,我希望將來有空些時回來。」我被他真誠的態度所感動,我相信天主還在作工,祂一定會把給老蓋仙夏教授的恩寵給其他同類的作家;不過希望不再是等到現世的最後一刻。

天主教作家計有前輩吳經熊、蘇雪林、張秀亞、思果、徐訏(去世前領洗)等,他們的信仰身份非常明確。稍後有彭歌、夏元瑜、尹雪曼、楊昌年 (戈壁)、張系國、楊牧、陳曉林、孟東離(孟祥森)、喻麗清、席慕容、鄭明俐、呂大明、許台英、樸月、汪其媚、黃凡、顏元叔、林水福、凌晨、葉廣海、王蜀桂、胡寶林、區紀復、童元方、葉紅……,加上十餘年前領洗的王文興,最近出現的暢銷作家李家同,以及偶然發現的曹又方、袁瓊瓊等,人數實在不少。其中類似夏元瑜先生生前情況的也為數不少。希望夏先生的故事能傳到他們的耳中,而促成他們早歸羊棧。

十餘年前,狄總主教曾授意要我集合天主教作家,組成一個團契。我思慮再三終未竟功。覺得首先是「作家 」之定義難定,那些寫過文章投過稿的都算作家的話,真正的作家大概不會再想參加。其次是集合在一起做什麼,如果信仰的身份不明,更難談目標之共識。基督教作家團契曾在報端發表過二次消息,以後卻也銷聲匿跡。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天主教作家聯盟並非不可為,這有待大家集思廣益,逐日促成了。夏元瑜教授去世前回歸天父的消息,對我來說是一則值得傳頌的喜訊。至於其他可以回歸的作家朋友,若天主願意,使他們領洗時接受的恩寵再次蓬勃起來,我想我教同仁必不會推委,而會助以一臂之力的。希望有心的讀友全力配合,提供資訊和高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