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佔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中華民族,近年來科技進步,經濟繁榮。大家都認為廿一世紀將是中國人的世紀。儘管我們的倫理傳統博大精深,但在宗教信仰上,仍停留在儒、釋、道三合一的自然宗教層面上。目前全球天主教徒十億四千五百萬人中,華人約佔百分之一;絕大多數中國人尚未認識救世主基督。身負全球福傳重任的教宗,為了鼓舞我們的士氣,在千禧年十月一日將我120位中華殉道真福提陞為聖人,也利用各種機會向華人招手。華人泛指所有的炎黃子孫,包括中國大陸、台灣、港澳以及海外的中華兒女。而為華人傳福音不僅是本刊和主徒會努力奮鬥的目標,也是每一位中國基督徒的時代使命。

古老的中國,地大物博,國泰民安,很少人移居外地,反而吸引了不少外國移民。直到十九世紀,中國人口倍增,加上國內的戰亂與饑饉,造成了一些中國人到國外去創天下,而國外一些新興的工業國又亟需廉價勞工,因而為貧困的中國人提供了就業機會。難能可貴的是,他們以克苦耐勞與堅忍不拔的精神,接受了挑戰,也開創了自己的一片天地。這些華人約佔八成,散佈在朝鮮、日本和東南亞大陸。他們在居留國與中國有密切的貿易關係,扮演著重要的經濟角色,許多華人因而致富。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加澳洲等等西方國家放寬了移民政策,從台灣、香港及中國大陸掀起了另一次的移民熱潮;而這些較高水準的難民、留學生、教師、科學家、移民…大大提升了華僑在僑居地之地位和聲勢。至於分散在非洲和中南美洲創業的華人,因人數太少,以致無從扮演重要角色,因而易於跟當地人同化,或再度移居他國。無論如何,只要中國能像預期中的成為強國,再小的海外華人社團,都有機會擴大其商業角色;尤其在感情與文化上,與中國均能保持著緊密的聯繫。

地球村時代即將到來,全球華人孤立發展的可能性很小。移居海外的華人,有的已歸化為居留國的公民,或至少己取得居留權。儘管如此,他們仍珍惜華人的血統、思想、傳統…。他們除了投入居留國的社區外,往往也參加華人的學校、教堂、社團…;甚至也過問祖國的政治、經濟、科學、宗教等事務。天主教在這方面便有了很大的發揮空間,目前海外的教務甚至遠比祖國(包括台灣和中國大陸)更積極、更傑出、更有活力。

今日海外華人堂區,到處可見,尤其在北美,許多堂區均有專職的華人神父、修女、修士、平信徒服務;每週分別舉行粵語、閩南語、國語、英語彌撒;教務蒸蒸日上。就以號稱北美最大華人堂區---多倫多天主教中華殉道真福堂為例,華人教友近萬人,有兩位神父、兩位修女專職服務;每主日舉行六台彌撒,並有專車接送;每週出版華文通訊,開辦慕道班、主日學、歌詠團、圖書館、聖經分享、各種善會及活動,應有盡有…

主徒會除了在本國從事一些福傳工作外,在印尼也為華人創建了數所中小學,及兩個避靜中心;在馬來西亞除了服務一個擁有近萬教友的聖依納爵本堂外,也創辦了芥子福音中心、光仁服務中心、恆研中心…這只能算是略盡棉薄,發揮一些拋磚引玉的功能而已。好在恆毅雜誌能將服務的領域擴大到所有華人的地區,讓這些異鄉作客的游子,得以獲得某種程度的關懷。讓我們有志一同,群策群力,為華人的福傳大業,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