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為小事而煩惱

呂漁亭

「我告訴你們:不要為你們的生命憂慮吃什麼,或喝什麼:也不要為你們的身體憂慮穿什麼。難道生命不是貴于食物,身體不是貴于衣服嗎?你們仰觀天空的飛鳥,它們不播種、也不收穫,也不在糧倉裡屯積,你們的天父還是養活它們;你們不比它們更貴重嗎?你們誰能運用思慮,使自己的壽數增加一肘呢?……所以你們不要憂慮說:我們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因為這一切都是外邦人所尋求的,你們的天父原曉得你們需要這一切。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所以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瑪六25-34)

耶穌不但是救世主,祂更是一位傑出的心理學家,祂把我們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祂知道什麼是人的憂慮,為什麼憂慮、以及如何解除這些憂慮。

在另一處福音中,耶穌更提醒我們,我們不必為不重要的小事去煩惱。路加福音記載耶穌某日來到一個村莊,那裡住著姐妹兩人,瑪爾大及瑪利亞。那天耶穌一進門,妹妹瑪利亞就坐在主的腳前聽耶穌講話,但瑪爾大卻為了準備飯菜忙個不停。她發現自己如此忙碌,妹妹卻坐在那裡只安安靜靜聽道,于是對耶穌道:「主!我的妹妹丟下我一個人伺候,你不介意嗎?請叫她來幫助我吧!」但耶穌卻回答她說:「瑪爾大,瑪爾大!你為了許多事操心忙碌,其實需要的惟有一件,瑪利亞選擇了更好的一分,是不能從她奪去的。」(路十38-42)。

瑪利亞選擇了更好的一分,因為她在尋求天主的國,而瑪爾大卻為了吃喝的俗務而窮忙。我們不要誤解,認為瑪爾大做了什麼錯事;她不但沒有做錯事,她替耶穌準備晚餐完全出于愛耶穌的一片好心。但耶穌覺得追求天國是人生最重要的大事,至于準備菜飯則次而又次了!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插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填不滿的是慾海,攻不破的是愁城!

憂愁焦慮、擔心煩惱等等,我們有沒有坐下來靜靜地想過,我們究竟為什麼擔憂,那些事使我們焦慮不安?我們幾乎天天煩惱,但你知不知道煩惱的原因究竟在何方?煩惱憂愁能致人于死地,心理學家這樣說,各國的諺語也似乎都這樣強調。有人問日本百歲人瑞,普通人只能活到七十或八十,他們為什麼能活得那麼久?他們及她們都似乎異口同聲地答說:提得起放得下,不把煩惱帶到明天!

人生一世痛苦八九,而煩惱又佔了這些痛苦中的一大事。只可惜一大部分的煩惱,庸人自擾,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至少沒有像想像中的那樣嚴重。

去年我閱讀一本小冊子,書名即 Don’t sweat the small stiff(不可為小事而煩惱)。該書作者 Carlson 博士曾回憶自己當年計劃出一本新書,出版商希望他找一位有名聲的人能替他寫一篇序文以提高身價,並建議最好叫那位聞名的 Dyer教授。年輕的作者于是忙著寫信打電話,但一直沒有半點消息。不久新書付梓,作者發現序文竟由 D 教授執筆,且所用的文字完全是一本前年剛出版的老序文。原來出版商既沒有求得該教授的同意,又不通知作者,這顯然有犯出版法,因此給作者造成相當大的困擾與擔憂。于是作者只好厚著臉向教授道歉,說千萬個不應該。那知兩週後作者立刻收到教授的回信,信中竟這樣寫道:「人與人之間和平相處,其實只有二個大原則,一是不要為小事而煩惱;一是一切都是小事,該序文就讓它去好了……」

世界上許多事本來就如此簡單:不要為芝麻小事而煩惱,因為一切事情除了愛主愛人之外,在天主眼中都是芝麻小事。瑪爾大為了許多小事而煩惱,其實重要的只有一件!

你為了人家的一句話而生氣而煩惱?人人都有自尊心,天主也希望我們常保持這顆自尊自愛之心;但你有沒有想過,對方的那句話、或那個動作,是否真的針對著你而發的?或者他根本沒有那種惡意,只是你自己敏感過度,不知想到那裡去吧了。不錯,世界上真有某些不懷好意的人,他們以批評別人為樂事,人家愈傷心愈難過,他們似乎覺得愈快樂。這是一種變態心理,原因是他們自己曾受過許多委曲,尤其年幼時曾受過父母的虐待、鄰居的欺侮、或其它小朋友的排斥或譏諷。這種人長大後,內心的那種壓力往往已變成仇恨,他們刻意批評人家、攻擊人家,完全受著這種仇恨心理所驅策,他們自己也做不了主!對這種人,我們除了同情之外,還有什麼好煩惱的。耶穌自己還不是被人譏諷、被人虐待、最後甚至被人釘在十字架上;你想我們比耶穌更無辜嗎?更該處處被人所尊敬嗎?

但這種變態心理的人畢竟不多,極大多數的所謂「惡意中傷,血口噴人」,其實並沒有那樣嚴重,我們之所   以感到嚴重,不是出于誤解就是自己太敏感;套用心理學的一句話:我們太缺乏自信、太不成熟、太神經過敏!

但在一切之上,我們必須有點信仰:被人誤解、被人輕視、甚至被人誣告,我們若在天父面前心安理得有恃無恐,反抗及報復之心必將消失。聖女小德蘭某次被人誣告,在院長面前說那只瓶子是她丟在窗外的。她當時曾想反抗,但終于忍住了氣,想想這件事將來在公審判時必將真相大白,才勉強控制了自己。我們只要在天主面前站得住腳,不管人家怎講,我依然是我,不該失去自信心。依我個人經驗,那些不實的批評或背後話,很快就會被人看穿,不必等到公審判才能真相大白。所謂樹大招風,人家之所以要講你幾句壞話或故意給你過不去,往往是出於妒嫉心;正因為你有若干成就,在某方面人家覺得不如你所致。你若沒沒無聞,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平凡人,人家批評你攻擊你幹嗎?若真如此,那你還有什麼好生氣的,你就把這些話當作耳旁風吧,若你有點修養,你還可能一笑了之哩。

你為了事業失敗而煩惱?為了家庭問題而煩惱?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而煩惱?或甚至為了找不到朋友而煩惱?很好,你可能真的應該煩惱,因為煩惱可能使你的生活方式改變!

煩惱其實有二種:一種是消極的煩惱,它只令人坐立不安心生憂慮。一種是積極的煩惱,它能使人以夢中覺醒,痛定思痛,努力去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失敗為什麼對有些人是一種打擊,甚至可能從此一蹶不振;但對某些人來說,失敗則是一種再反省再出發的起點,把危機變轉機,改變方向改變策略。失敗是成功之母,正是對這些人所說的。

法國文學泰斗大仲馬曾有句名言:「煩惱與喜悅,成功與失敗,僅繫于一念之間。」但這是何等的「一念」!首先,我們必須認清,失敗也好、煩惱也好、焦慮也好,我們將永遠與它們共生存;這就是世界,這就是殘酷的現實。土耳其人常說:沒有憂慮煩惱,這還算什麼人生滄桑,既將與我們共生存,當憂愁煩惱來臨時,我們根本不必大驚小怪。我們所當學習的,則是如何去應付這些不能或免的煩惱吧了。

一切都是小事,莫為小事而煩惱!

黃宗羲曾教人處憂不變:「人處憂患時退一步思量,則可以自解,此乃處憂患之大法。」這裡所說的「思量」,正是大仲馬的「一念」之差,兩者不謀而合。換句話的,煩惱是否令人憂,或令人安,這是一個「認知」的老話題:有些人面對煩惱日夜不安,有的則急起直追,這要看你如何接受煩惱吧了。

文學家Levine博士上課時曾問全班同學一個古怪的問題:「你若只有一小時的生命,你會給誰打電話,說些什麼?」有的同學說要給父母打電話,有的說告訴情人他愛她,有的說給最要好的朋友表示抱歉。最後有一個小修女卻站起來說:「我要給天父打個電話,告訴祂說我很愛祂;既然不久我就要離開人間,我求祂牽著我的手走完這最後的一段路!」

若我們也有這位小修女的信仰,人間的一切煩惱都將不再放在心上了。當然,對任何令我煩惱人或事,我將盡力去應付去改變,但我知道有這樣一位愛我的慈父牽著我的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能使我心神不安的。天父早已知道我們需要什麼,我們只要一心追求天主的國,實踐福音的信仰,一切的一切祂必能令我們滿足無疑。「你們這些跟隨我的人,在地上要得到百倍的賞報,在天上還要獲得永生。」還有什麼話能更鼓勵人、更能使人無憂無慮煩惱地生存下去的?

即使得到了整個世界但若喪失了靈魂,對我們真的有什麼益處,就從今天開始,把一切煩惱交給天父吧,由祂替我們去煩惱好了!錢要賺多少,生意要做多大、房子汽車計劃多大多貴,這一切我們認為是天大的事,在天父眼中可能微不足道。但你若給人一杯涼水、一件衣服,或一碗飯,天父反而十分珍惜:「凡你們給我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為我做的;你們來吧,承受那自創世以來給你們準備了的國度吧!」(瑪廿五)

從高空的飛機上往下看,寬闊的黃河像一條帶子,巍峨的泰山也變得像一堆小丘。同樣地,從永琲熔揖看世界,世界上的一切,榮華富貴、名譽地位也都變得微乎其微了!

請記住人生的兩大原則:不要為小事煩惱,但人間的事都是小事。瑪利亞選擇了最好的一分,沒有人能從她手中奪走!

我有一位老友,大病初癒後變得十分虔誠,彌撒天天參加,玫瑰經天天唸。他說他那條命是從死門關裡撿回來的,天主給了他第二次生存的機會,他要好好地善加利用。我們是否也該像這位老人,要好好利用賸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