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罪身心健,大地任我行

徐錦堯

那時,有四個人抬著一個癱子,來到耶穌那裡;因為人太擁擠,不能把病人送到祂面前,於是在耶穌所在的地方,揭開了屋頂,就把病人連同擔架@下去。耶穌看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孩子,你的罪赦了!…我吩咐你:起來,拿起你的擔架,回家去罷!」那個人就立刻站起來,當著眾人拿起擔架,出去了。(谷二31)

今天的福音故事有四點引起我們特別的注意:第一、這個故事發生的地方是葛法翁的一個民居,那裡「許多人擁上來,甚至連門前也擠得水泄不通」。第二、這位來求醫的癱子,不是自己來的,而是由他的四個朋友把他抬來的;我們不知道這個癱子對耶穌的信心怎樣,但那四個人對耶穌顯然是有信心的。第三、耶穌把這人的罪和他的疾病連在一起,也把病癒和赦罪連在一起。第四、耶穌藉這個治癒癱子的奇蹟,來證明祂是有赦罪權柄的天主。

葛法翁是一個相當熱鬧的城市,是耶穌和門徒聚腳的地方,聖經甚至稱之為「祂的城」。耶穌曾在這裡的會堂講道、驅魔,剛剛還治好過伯多祿岳母的病,和使「許多患各種病症的人」痊癒。所以當群眾一知道耶穌「又進了葛法翁」時,自然也就蜂湧而來,為了聽道,為了瞻仰耶穌的風采,也許亦為了看看耶穌將要行的奇蹟。

果然,有人把一個癱子抬來了,是他的朋友把他抬來的。耶穌「看見他們的信心」就行了這個使癱子行走的奇蹟。

故勿論這位癱子對耶穌有沒有信心,但肯定的是,如果沒有這四位朋友,沒有這四位朋友不嫌麻煩的堅持∣抬上屋頂、揭開房頂、把病人連擔架的C下去∣耶穌大概不會顯這個奇蹟,這個癱子大概也沒有康復的機會。

我們祈求很多恩典,希望奇蹟降臨在我們身上。我們有時忘記了,我們可以求恩典,但更可以「成為恩典」;我們自己就可以是奇蹟發生的原因,可以促成奇蹟的出現。

換句話說,我們可以成為「帶恩者」,而不只是受恩者。

大家可能聽過「管鮑之交」的故事。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功業彪炳。就在他意氣風發的時候,他想起了他的好朋友鮑叔牙,而說了千古傳誦的一句話:「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意思是:生我的是爹媽,但明白我、幫助我、使我重新振作、如獲新生的,卻是我的朋友鮑叔牙。

鮑叔牙就是管仲的恩典,是上天送給管仲的無價之寶。沒有父母,就沒有管仲的肉身生命;但沒有鮑叔牙,也就沒有管仲的政治、軍事和他的功業生命。就好像今天的福音,沒有這四位朋友,這位癱子未必會獲得痊癒。

我們需要朋友。朋友之間,彼此都是天主送給對方的恩典。當我們對這友誼加以珍惜的時候,這就叫做「惜緣」。

然後就是奇蹟要發生的時候了。耶穌先說:「你的罪赦了。」在旁的幾位熟讀經書、熱心維護宗教聖潔的經師立刻起了反感。他們想:「這個人在胡說八道什麼呢?除了天主以外,誰能赦罪呢?這不是褻瀆的話嗎?」(參看谷二7)

人的身心相連、靈肉相倚,心理健康影響生理健康,生理情況反映靈性現狀;心病要心藥,靈病要靈醫。耶穌是全人的、整個人的救主,祂不單救人的靈魂,也救人的肉身;祂不單關心民間的疾苦,也痛恨惡勢力的囂張。祂要醫治這個身體癱瘓的人,祂得先除去這個人靈魂上的束縛。

「你的罪赦了,你的心靈已得治癒,你已經可以重拾自由,重獲新生,逍遙於天地之間,翱翔於六合之外;在今天、於來世,與造物者遊,和那位造你、救你的天主心心相印。」

天主的經師居然認不出這位降生為人的天主,並視耶穌赦罪的言語為「褻瀆」。耶穌於是做了一個最簡單的證明:嘴裡說說赦罪的話,或在眾目睽睽之下,叫這個癱子起來行走,這兩者哪個比較容易?答案當然是:說說比較容易。這和中國人所說「畫鬼易,畫犬馬難」,有異曲同工之妙。沒有人見過鬼,你畫得怎樣都好,誰又有資格可以說「不像」呢?但如果你畫狗畫馬畫得不像,便人人都可以看得出來了。

耶穌於是對癱子說:「起來,拿起你的擔架,回家去罷!」那個癱子果然拿起了擔架,出去了。剩下的,是一群目瞪口呆的群眾,和一片讚美天主之聲。「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谷二 )【轉載主日八分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