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潔神話

陸達誠

所謂神話是指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或是非常少見的事。中國古代推崇貞節牌坊,五四把它推倒了。近年來傳媒鼓吹性解放,連小學生也要學保險套的使用方法。連監堯先生在他的宗教學碩士論文《基督徒婚前性行為之分析以台北地區成人基督生活團已婚成員為例》(民國八十三年六月)中提到基督生活團成人組團員抽樣調查的結果,顯示廿人中十三位在婚前已與其未來配偶有過超友誼的行為(見該論文第四十頁),可見貞潔真的難保。因此聽到貞潔的故事時,我們無法不肅然起敬,要把它們歸類到「神話」中去。下面筆者要敘述兩個故事,其一發生在以浪漫著稱的法國情侶間,其二是一對中國留美夫婦堅守貞潔聖願的佳話。

這兩個故事都是筆者在去年(一九九九)休息年親身體認的。先說那對法國情侶吧。

去年八月下旬我從巴黎與十七位法國教友到南斯拉夫梅裘高其朝聖。在一座民宅中住了七天。有兩對情侶安排在我住的三樓。每對情侶住一房。起初,我不知道他們已婚或未婚。以後知道他們都是大學畢業不久的青年,當然還未成婚。第二天早餐時,其中一對只用清水和麵包,顯然是守齋族。原來,梅裘高其的聖母屢次鼓勵教友守齋克己,為別人作補贖,不少教友每週三、五守大齋。看到這對情侶守齋,我肅然起敬,對這對有同居嫌疑的鄰居有了另一份觀感。朝聖結束前兩天晚飯後,大家去聽厄瑪努爾修女演講。結束時,他們在外面等我,他們告訴我他們堅信天主,願意一生度徹底的信仰生活。他們把自己的婚姻奉獻給天主,願意終身為教會服務。明年可能結婚。他們已約定把夫婦行為保留到婚後。他們要我給他們特別的降福,使他們將來可度聖善的婚姻生活。

月光下,我們三人圍在一起,開始作出聲的祈禱。天父和聖母好近好近,深愛這二位可愛的情侶,並接納了他們的奉獻。啊,貞潔太美了!玉簪花居然在有最大性自由的法國綻放著,這是傳媒無法逆料有關新新人類的另一章。

第二個故事的主角住在邁阿密。去年一月至六月我住在耶魯大學的一座本堂住宅中。接到一通電話。對方姓陳,自稱是先母的代女。她是在上海領洗的。震旦大學醫科畢業後,她一面行醫,一面申請入聖衣會當修女。不料數年之後,中共逮捕大批神長教友,封閉了所有的修院,聖衣會亦難逃此厄運。不能修道了,陳醫師私下矢發終身貞潔願,繼續度她渴望的奉獻獨身生活。一晃就過了十多年。有一次給復旦大學歷史系一位教授的夫人治病。那位老太太去世後一年,教授向她求婚,她堅持不肯。後來她告訴教授自己不能結婚,因為她已向天主矢發過貞潔聖願。該教授居然答允她結婚之後可以分床而居。當時有幾位神父,從監獄或勞改營獲得假釋,回到上海,知道了她的情形,告訴她可以解除她的貞潔願。陳醫師堅持不要。但因教授鍥而不捨地苦求,一再保證會尊重她的守貞意願,才得到了她的首肯。結婚後,二人果真度了有名無實的夫婦生活。

陳醫師先申請到美國簽證,抵美後在醫院開業。不久教授也來了。兩人一起埋頭苦幹。太太用英文發表了十餘篇醫學論文,丈夫則寫歷史專書,在大陸和台灣同時出版。其中有一本自傳。我翻閱時看到了他求婚時的許諾,及以後十數年,包括在美國時的踐諾。我在他們家住了四天,見二人相敬如賓,但有時也會挽著手在海濱散步。這對神仙眷屬的故事真可稱為神話了。

七十歲的陳大姐天天清晨去教堂望彌撒,家中放滿了聖書,她的最愛就是靈修。先生已過八十,仍很健壯。數年前領了洗,現在二人一起度虔誠的教友生活。從前聽過法國哲學大師馬利旦度的是貞潔婚姻,覺得不可思議,現在親眼目睹另一件同類的不可思議的事。想到聖母和若瑟更是這類婚姻的鼻祖。他們的故事為大部分人似乎在一層厚霧後面發生的。但今天在邁阿密見識到的真人真事叫我大開眼界。為天主沒有不可能的事(路一37

以上二則故事算不算神話,讓讀友自己來評估吧。或許有人會說:「才不是神話,我們也是這樣生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