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自己嗎?

鄭德泮

愛你自己嗎?甚或喜歡你自己嗎?耶穌說:「愛別人像愛你自己一樣。」這句話的意思,假定你真地愛自己。然而我們時常覺得,愛自己就是心中充滿了驕傲和虛榮心(也許會這樣)。但是一般來說,我們發覺,以健全的方式,或像基督一樣地愛自己,是件困難的事;我們時常發現,甚至喜歡自己,卻也是一件困難的事。

在心靈治癒的研習會中,我曾經問過不少的人:「如果主向你說:『星期天從上午十點到十二點,你可以隨便改換你的容貌 』,你想把你自己變成什麼樣子?」有人說:「我的鼻子,身高,體重,眼睛的顏色,種族等」。然而我懷疑,兩三個星期之後,我們又想變成另外一個樣子。我們仍然對自己的樣子不滿。

天主要我們喜歡自己,像祂造我們的那個樣子。祂要我們愛自己。這樣做就是自我接受,而且有個好的自我形象。這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份。我們對自我的觀感,對自己抱何種想法,決定我們向四周人們的反應方式。例如,如果想自己不好,不如人,無用,不好看,不可愛,於是我們就很難愛護別人。將發現我不可能愛我自己,而且最有可能,發現我難於愛主,並接受祂的愛。

  在西方的世界裡,養育子女的方式,往往是漸趨有害。除非發生錯誤或必須懲戒,父母與子女們的溝通,不夠深入。結果子女從父母身上獲得的信息是,他們一無是處,而且不受歡迎。即使是最優秀的父母,在不知不覺中,時而傷害到子女。這些傷害的禍首之一,就是缺乏肯定,缺乏對子女善行的獎勵。父母需要天天向他們的子女說:「我愛你」,和讚美的話。

早年的生涯,決定孩子後來成年期對自己的看法。如果作父母的稱孩子的別名:如,傻瓜,笨蛋,懶鬼,或容許兄弟姊妹們用胖仔,哭仙,瘦皮猴,笨手笨腳等名稱來譏笑他,那麼這個孩子很可能將長成自我形象很差的人。

譏笑是錯誤的,譏笑是錯誤的,譏笑是錯誤的。這些話令人傷心,痛如刀割,留下烙印。一個孩子或成年人,可能首先用最大或最長的笑聲回應,而且說:「啊,我根本不在乎」…事實的真相,是那麼回事嗎?被標以不真實的別號,是一種可怕的傷害。

我們曾經輔導那些受過傷害的成年男女,因為當他們在兒時,有人告訴過他們,不受歡迎,什麼都不是,只會帶來麻煩,浪費許多錢等等。像「你是怎麼搞的,怎麼什麼都作不對?」「為什麼你的成績,不如你兄弟姊妹那麼好?」「你怎麼這麼笨?」這樣的問題都像含有毒素的飛鏢。它們深深地盤踞在心靈裡。這些問題和許多別的問題,都記錄在心靈記憶的錄音帶上。然後多少年來,這些錄音帶不斷地重播:「你很壞,你不值錢,你令人討厭。」這些話足以推毀,人們稱之為自我形象的微妙東西。

兒童們應受管教;實際上,愛才是管教。然而我們不應該用粗暴,氣憤,和譏諷的方式來管教。管教包括愛心,堅定和公正。

聖經上說:「…不要一直責罵和挑剔子女們,惹他們生氣和怨恨。但要用主贊成的,愛的管教、提議和來自天主的勸告,教養他們。」(弗六4)我們都曉得,有的人非常「容易生氣」和「臉皮薄」。他們把感覺扛在肩膀上,人們無論說什麼或作什麼,都能得罪他們。然而這其中有著很大的區別,一個人非常敏感,無論什麼事,或一個尖酸刻薄的批評,都能傷害到他們;然而受到真實傷害的人,卻完全不是這樣。

孩子很可能在有愛心的家庭長大,但是長大以後,卻同一個專橫、跋扈的對象結婚。一個妻子的自我形象被摧毀,可能是因為常以孩子為優先,把自己的面孔或身材常同另一個女人相比,或者常把她的烹調技巧,同他自己母親的做比較。或者一個丈夫常受一個挑剔的妻子的警告,例如沒有賺到體面的薪水,沒有好職業,或找不到較好的職業,這樣他的自我也受到了傷害。

無論你處於何種情況,如果反抗你的子女們不理你,被一個過份要求的老闆瞧不起,被一個不高興或沮喪的長官或主管所污辱,於是你自我形象的基礎,很可能就發生了裂痕,而且終於破裂。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我們的自我形象,是由於他人與我們之間的關係所形成的。如果他們與我們之間的關係是友愛並且積極,我們就傾向於好的自我形象。我們對別人愛的品質,要因我們對自己愛的品質而定。經常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卻覺得自己醜陋,或者一個英俊的年輕人,卻覺得自己不如人;而有些不太吸引人的人,卻能有自信心和良好的自我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