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揚天父—天父年中九二一大地震

張春申

台灣天主教將在九二一大地震的餘波蕩漾中結束一九九九的天父年,我們也以這個題目完畢「頌揚天父」系列。分為三節:(一)台灣天主教與天父年;(二)大地震引起的宗教問題;(三)天父年的回應。

(一)台灣天主教與天父年

作為信仰的對象,一位英國神學家說得不錯,天父是「被遺忘了」的。我們不想探討其神學緣由,只自台灣天主教的實際現象來觀察。今年四月主教團在澎湖馬公會議的提案一是:公元兩千年最後準備的一年,應如何推行 「天父年」各項活動。其時間距開幕已經三、四月了。而決議一卻是:應落實在每個教區,在各堂區研讀主教團「聖父年牧函」,確實遵行。責成傳協會配合推廣。至於決議二更是:今年沒有全國性活動。我們知道 「聖父年牧函」早在去年十一月公佈的。總之,根據提案與決議,似乎天父是「被遺忘了」的樣子,否則還有這樣的決議嗎?而且這次會議中尚有各教區交換活動經驗,一般說來,新意不多;其中二個教區有關天父年,好像無可奉告的樣子。(參閱:主教團月誌,今年四月,頁四︱六)一葉知秋,大概可以推想台灣天主教怎樣以天父年來準備兩千禧年了。

另一方面,將近兩年台灣天主教中,自下興起的和好 2000 運動倒是相當興旺;其實這個運動自神學觀點而論,尚可表達得更加與信仰深深結合。其中最為基本的是天父因看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與一切和好了。假使重視這點,那麼和好2000運動明顯地彰顯天父出來。

無論如何,我們必須「頌揚天父」,而且繼續不斷。這是基督宗教的根基,靈修生活的泉源。教會生命若是遺忘天父,一方面失落「親愛」的經驗;另一方面將會無法無天,不知天高地厚。我們認為九二一大地震可能成為一個機會,為台灣天主教「回歸天父」。

(二)大地震引起的宗教問題

有關百年以來的大地震的種種,這裡連簡述也無必要。它引起各方面的問題,由此產生了各方面的傷害,也需要各方面的重建。其中之一是大地震引起的宗教問題。但宗教有別,因此問題不同。

我曾在飛碟廣播電台的趙少康訪問,以及法鼓山聖嚴法師的回話中,聽到這樣一個屬於佛教的問題。人生遭遇、苦海難關多是報應。此乃業果是也。趙問:這次大地震蒙難多在中南部,而那裡的居民一般都是誠樸善良的人,尤其埔里一帶更是佛林禪寺之所,為麼反而他們最受傷害呢?另一方面,以業與報應解釋,不是更使亡者家屬、受傷者自身,以及所有大受損失的人再度傷害嗎?聖嚴法師是如此回答的:大地震乃由台灣全島的業造成,至於中南部的傷亡受災者實在為大眾而受犧牲,他們是台灣救苦救難的菩薩。可見九二一大地震牽涉宗教信仰,法師的解釋也具有治療功能。

類似的宗教問題,天主教中也會產生。如果簡單、而且情緒化地說,九二一大地震直接受害的天主教徒首先會呼問:天主祢在那裡?而對宗教有興趣的人,也會願意了解,天主教對此世己大災難有無宗教上的解答;它與天主有無關係?

(三)天父年的因應

我自己曾在十月十日的「教友生活週刊」第五版發表了一篇短文:「九二一大地震後默想天父」。這篇倉卒之間的文章由於處理的問題本身困難,不易閱讀。一位主教當面告訴我他閱讀的困難。不過他自己也有意見,他說: 「痛苦問題是個謎,我們只須相信天主即可。然而我並不同意,仍舊認為即使困難也得嘗試解釋。而且在這真實的存在性問題前,如果我們以謎及信來解釋,大概雖能安撫受難信徒,得到心靈重建。

我們的默想出自天父年的靈感,歸納起來其實尚不太難懂。第一:天父的特徵是生與愛。祂生聖子耶穌基督,在他內、藉著他,為了他創生人類與宇宙。祂由聖愛之神創生。祂不能制死與摧毀,也不能仇恨與傷害。第二:祂是生與愛,所以人類自主自由;否則無法被愛與回愛;所以大地自動自發;否則難能進化與演變。第三:人類與大地互動共融,積極而論,人類能夠美化大地;大地也能養育人類。消極而論,人類能夠汙染大地,大地也能殺傷人類,大地震即是一例。第四,由於天父是生與愛,祂 「不能」干預,否則自主自由以及自動自發難以正常。第五:雖然如此,天父的生與愛從不間斷,常是陪伴人類與大地。祂對積極的共融喜悅,但由於「不能」干預而承擔所有的衝突與摧毀,甚至犧牲祂的子民。第六,天父的生與愛將使大地繼續完整之道,人類也不會為死亡控制,這也指出基督宗教對新人類與新天新地的希望與期待。因此,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台灣寶島定將重歸完整。至於那些死亡的同胞,我們相信天父的生生之總,以人類能測的方式,都予以 「永生」。而精神與肉體受傷的人,天父的愛將啟發台灣以及世界各地的愛來治療與恢復他們的身心與家庭。

大地震在我們默想中,如此由天父的生與愛來解說。它或者也可引領我們認識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