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母」—入世聖衣會

凡那斯格的巡禮

陸達誠

今年(一九九九)七月,到法國東部史脫拉斯堡參加人權課程一個月,巧遇輔大李秀華老師,她參加「生命之母」已七年,最近二年在法國南部凡那斯格,接受陶成。因她的介紹,筆者逐漸了解這個著名的在俗修團,並渴望回台前去該團母院作一巡禮。此希望終得天主降福而玉成。筆者於八月四日由巴黎轉赴凡那斯格十二天,其中八天作神操,在參加了聖母升天的的盛典後,次日向這幢聖寵巨宅告辭,踏上歸途的另一站,心中感觸良多,在火車中逐一記下,為國內有興趣的朋友送上一份資料,多少也為這個盛情招待過我的團體作一個小廣告。

一九五三年,一位同班女同學在中學畢業後,進入上海徐家匯聖衣會初學。家妹達安與幾位朋友送該位準修女入隱修院。是夜,家妹描述修女入院鏡頭:一扇大鐵門由內張開,修女告別送行的親友,走入內院,大門慢慢地關上,隆隆聲響,象徵準修女與世「永」隔了。聖衣會又稱苦修會,一旦踏入,幾乎永不外出,是「出世」之極致。修女們每天祈禱四小時,又作嚴厲的補贖。這類聖召要求過高,非凡人敢企及。此外,聖衣會修女在木格後望彌撒、領聖體,也在客廳木格後會見訪客。想不到梵二以後的聖召荒從未在台灣聖衣會出現。芎林聖衣會不但吸收到受過高等教育的女青年,且有人滿之患,終於在台北深坑開設了第二會院。

稱凡那斯格的生命之母為「入世聖衣會」一點兒不過份。這些穿著時髦的女性是真真實實的另類聖衣會修道者。不但因為生命之母的會祖瑪利尤震神父是聖衣會會士,當過法國聖衣會省長及代理總會長。更因他把生命之母如法泡製,使它變成另一種聖衣會,我稱它為入世聖衣會,其會員不住在大門深鎖的隱修圍牆之內,卻以同一內修要求活在大牆之外,散播聖衣會的神恩,度活動和靜觀相合的生活。這是瑪利尤震的大手筆,在梵二前導引教會向此方向進展。

生命之母在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下,於一九三二年成立於法國南部凡那斯格。所謂「地利」指有教友慷慨捐出一大塊山地,包括其中的巨宅,足夠成為該會的母院。「人和」指創會初期不住該地的創辦人尤震神父卻能把他的理念源源地輸入該團體之中,而最先加入該會的三位女老師完全吸收到聖衣會的精神,奠定基礎,使後隨者有規可循。六十七年以來,七百多位優秀青年順利進入這個團體,會員足跡遍及全球五洲十九國。台灣亦有分會,相信台灣的聖衣會非常歡迎這個具有相同精神的生命之母,一起在台灣推展聖衣會的靈修及神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生命之母總院位於凡那斯格,距亞味農不到一小時車程,為何稱它為虎穴呢?因為每年七、八月,從世界各地回來參加「靜獨」(solitude);的會員約五百人,要作五百人的客人,難免令人生怯。但有五百人同在的團體才能把其特殊精神表現出來,故七、八月是個非常適合造訪的季節。

具有五百人的大團體本當喧天擾攘,不料恰好相反。筆者到達後一小時被帶去聽演講,四、五百人已入座,但鴉雀無聲。演講者是該會新科博士白納德神父,主題是「平信徒」。一小時後尚有發問,結束時全體在靜默中趨向聖堂唱晚課,到七點半戶外野餐時,才聽到交談的聲音。

這個團體在一九三二年由尤震神父與三位中學女老師首創,原為有意獨身奉獻的女性團體,但隨著聖神的導引,逐漸發展出男性獨身團體(一九六三),及司鐸團體(一九六四)。目前男支團有五、六十位教友,司鐸及修士支團同數,其他五百多位屬女性支團。這些奉獻的女性,在創會初期,雖為「在俗修團」,仍披黑紗,類似修女,十年後才把頭紗取消。三支團各自獨立,各選其總會長,任期為十二年,可連任一次,三支團組成的議會是決策的最高層。為了培養司鐸,該會設立神哲學院,由該會神父任教。老師中有女教授。每日感恩祭時,三十多位神父共祭,氣氛隆重、如入聖域。該會司鐸除在修院任教外,直屬教區的主教,這與其他修會直屬會長不同。值得一提的是,該會神父中已有五位晉升主教。

為何稱生命之母為入世聖衣會呢?因為該會除了必須投身各種事業外,每天須默禱二小時,加上感恩祭及日課,祈禱時間幾乎與聖衣會相等,每人每年須回凡那斯格母院「靜獨」三十到四十五天,每十二年須回來靜獨一年。靜獨期間,每天在午晚二餐末了可以講話,再有約半小時的團體散心,三支團各在自己的餐廳中散心。結束後,在靜默中各自回去。這種散心方式極像小德蘭自傳中描述的方式。講生命之母像聖衣會一點兒不誇張,只是生命之母有俗世的職務。瑪利尤震在當聖衣會代理總會長時曾反對教廷要聖衣會修女給兒童講要理,為了使這些修女能度完全默觀的生涯,卻在自己創辦的在俗修團中,要求其會員要投入世界,把默觀與工作結合。生命之母之神業要求不少於聖衣會,兩者吸收一樣的營養,抱持相同的理想。筆者認為沒有比「入世聖衣會」更好的名詞來說明生命之母的特色了。

瑪利尤震神父於一九六七年去世,一九七三年羅馬批准該會可具有三個獨立支團。尤神父的作品有七、八本,以「我要看見天主」(一九四八年出版)最為著名,已譯成六國文字。一九八五年該會開始申請會祖的立品。筆者十二天中接觸到男女會員中,不少聖德不凡,相信這個入世修團會給教會帶來源源不息的健旺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