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腳栽入了唐人街

陸達誠

不論在美洲非洲歐洲或東南亞,華人所住之都市,均有唐人街。唐人街內的街道及商店均有華名,國人即便不會居住國之言語,也能活得像國內一樣舒適,簡直可以「大搖大擺」地我行我素,因此唐人街變成中國老人的樂園。除了提供各類食品及物品外,唐人街亦有教堂,如此終極需要有了著落,可安度晚年。筆者於去年(一九九八)十二月十九日抵美,原想到美西拜訪親友走一圈後可在耶魯大學專心從事學術研究。焉知西岸之行包括溫哥華及加州,使我逐漸陷入各區的唐人街,到無法抽身的程度。

怎麼講呢?因為在聖荷西的一日避靜和溫哥華的講座的消息傳至美東各地,因此回新港(耶魯)後,邀請的電話一再響起,五月半月間共有一半時間到處遨遊,拉著行李,為了降落在某地的唐人街。從紐約上州的匹克斯基,到華盛頓,芝加哥,波士頓,滿地可,渥太華,達拉斯,亞脫蘭大,新澤西,費城,紐約佛拉盛地,上下飛機凡卅次。原本想到美國接觸美國文化,認識美國人文習俗及學府風光,結果只是跑遍了各處的唐人街,與華人教友團體交往,這是完全意料不到的事。因為筆者既不像王敬弘及李哲修二位同學神父能言善道,又不像朱恩榮及袁國慰二位學兄神父之負責留美學生的牧靈,從未有這類馬不停蹄到處講道的生涯。這種經驗是非常了不得的,因為它使我實現了做神父的本質,並一再回復去年在英國做神操的恩寵,天主使用了祂不堪的僕人,來廣播祂無限慈愛的訊息。接觸到廿幾個堂區,教友飢渴地要聽道理,要學習,祈禱的方法,要更深地與天主結合,他們主動地從事牧靈,參加聖母軍,聖神同禱會或查經班,各區均有自己的刊物,尤其在幾次基督活力運動的講習會之後,熱心之火熒熒不息。弟兄姊妹手足之情到處瀰漫。不少家庭萌發聖召的嫩芽。教友對神父的尊敬及照顧無微不至。舊雨新知,情誼難忘。筆者演講的主要內容是聖父神修及天主教的生死智慧,都得到過熱烈的迴響,使我體認到講道是每一個神父應該充分發展的潛能,因為天主曾在我們身上大量投資過,我們是責無旁貸的。

這半年來,在唐人街講道的經驗,是畢生難忘的,是否這些從前在台灣香港大陸等地受到播種過的青年,現在在海外開花結果?!那麼,有朝一日,他們或其下一代也有可能回到國內即到其他海外華人教會中繼續播種的事業,國父借重華僑從事革命,教會也需要熱心的華僑來使全國同胞皈依。相信這是絕對可以成為事實的。美國之行駛我想認識中國教會之另一面,也對北美華人教會充滿信心,這也是中國天主教整體發展的重要部分。國內外兩地教會必須互相關懷、支援和結合。這篇小文章代表我個人的看法,是走完了不少北美唐人街之後的心得,供讀友參考及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