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當下—只有今天

呂漁亭

前不久,有一位辦公室的老職員與我作了一次長談,他的問題似乎是中年後期的一種通病;他說自己已快五十出頭,孩子長大了,工作固定了,前途卻好像模糊了,因此最近他好像失落了什麼似的,始終提不起精神來!我說中年後期快步入老年的人,都有這種失落的感想。過去為了家庭忙、為了孩子忙、更為了房子汽車等貸款忙,現在忽然一切都忙完了,真不知等在前面的還有什麼!

等在前面的是什麼?這的確是一個令人焦急的問題,也是心理學中常見的一個老話題。

幸好這位職員是天主教徒,因此我先引述了耶穌自己的話說:「你們不要憂慮說:我們(明天)吃什麼?喝什麼?因為這一切都是外邦人所尋求的,你們的天父原曉得你們需要這一切……。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瑪六31-34)

耶穌的這幾句話,我已背得滾瓜爛熟,因為我自己正是一個常為明天擔憂的人。回憶十年前我已快到六五強迫退休的年齡,那時也曾日夜自問:退休了做什麼?再找工作?找什麼工作?不找工作?就這樣退休實在有點心不甘情不願……幸好那時我已開始了一點小小的神修工夫,聖經幾乎天天唸,其它聖書及心理書籍也看了不少。正好那年「活在當下」的那冊原著剛出版(Real Moments),我就立刻托一位美國學生寄一本給我閱讀。那本書曾給了我一種意想不到的鼓勵與啟示:「生命的意義只能從當下去找,逝者已矣,來者不可追,如果我們不為當下著想,則一切將不切實際!」作者的這幾句話正與耶穌的那番勸語不謀而合,兩者都勸人「活在當下」。

實際上,除了活在當下外,我們也沒有其它更好的選擇。耶穌強調今天的憂慮已夠今天受,為什麼還要去想明天的憂慮?祂說飛鳥整天在天空飛翔,它們既不播種又不收割,但天父把它們都照顧得好好的;那些可愛的路邊小野花,既不勞作也不紡織,它們還不是天天開著美麗的花兒!我們比這些小鳥小花要高貴多了,難道天父不更照顧我們不成?

我們常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是否我們對天父已失落了應有的信心?

活在當下,因為只有此時此刻的當下握在你手中,明天會怎樣,誰知道!但這不是說我們不需要計劃,追求理想是人之本性,計劃去實現理想更是人之天職。但計劃與理想也當從當下開始,你把今日做好就是替明天做好,明天做好等於後天做好;因此你將來如何,端視你今天如何,否則一切計劃只是空想,理想也等於夢想。做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只要把今天做好,明天的事就托給天主去處理好了。

那位老職員聽我一邊講一邊點頭,似乎頗同意我的說法,但最後他還是問了一句:「叫我今天做什麼?我怎知今天的工作有意義!」那時我正熱心研究印度德肋撒修女的傳記,曾有一位英國記者問她將來有什麼大計劃?修女只笑了一下,並說了一句頗令人鼓勵的話:「我們都成就不了什麼大事,只能懷著無限的愛去做一些小事而已!」聖女小德蘭當年也曾想做一位大聖女,但她知道自己實在太孱弱,像聖方濟沙勿略到遠東去傳教,她自承沒有這種能力;像大聖方濟或大德蘭去創修會,她更連做夢也沒有想過;像聖女依搦斯聖女澤溪去致命為主流血,她更沒有機會。但她還想做聖人,于是只好在每天瑣碎的小事上去下工夫了!

在她的自傳中,她常說自己只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朵小白花、一個「撒花童子」;她曾如此形容她要撒的「神花」說:「神花者,即小小克己工夫而已:雖一舉一動之微,口一言、目一視,一切俱以愛心行之。」因此她散步為了遠方傳教士散步;她寒冬凍得難以入眠,就把痛苦替罪人做小補贖……這樣一點一滴,一步一步地走向前去,她不到二十四歲竟成了一位大聖女。

我們為什麼不能成大聖人?不是因為我們沒有做過轟轟烈烈的大事,而是因為我們沒有那顆像小德蘭、像德肋撒修女的愛心!

因此我那天曾對那位職員說,所謂意義所謂價值,說穿了,其實就是要求我們去做今天當做的事,而且抱著一顆「愛心」做這些每天的「小事」。在天主眼中,本來無所謂大事小事,造幾座大教堂、蓋幾個大醫院,在人眼中是樁大事,但在天主眼中又算得了什麼?祂一眨眼可以造幾百座伯鐸大殿、蓋幾千個輔仁大學!但是我們若懷著一顆愛心去做一件極平常的小事,如燒飯、掃地、教書、上課或辦公,雖然這些工作人人都稱之謂芝麻小事,但在天主眼中卻能變成一樁了不起的天大事,正因為我們是懷著愛心去做這些不起眼的小事的,也正是這些小事使小德蘭成了一位大聖女。

廿年前我首次返鄉探親,見堂上老母已八十又零,但耳聰目明、身體尚很健朗,我于是天真地問她說:「家裡經過了這三十年的浩劫,父親被鬥死、良田被充公、飯無一日三餐,難道你那時不常為後日擔心?」那知她一聽,竟直截了當地答說:「擔心?擔心有什麼用?一切都托給天主,活一天就算一天……」活一天就是一天,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之下,三十年不見一位神父,根本不能望彌撒領聖體,但她老人家卻活了下來,而且一直到九四高齡才逝世。你可能說這是一個小奇蹟,但我卻說她因為只活在當下,因此渡過了一切難關,當然一心依賴上主是她最大的神力。

「田地裡的野花今天還在,明天就投入爐中,天主尚且這樣裝飾它們;信德薄弱的人哪,何況你們呢?所以你們不要憂慮……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的。所以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瑪六)【請待續】